第二十章:飘香楼初遇李太白(一)
玉璐霦2021-05-19 03:462,506

  “谷无情!”白思薇跑到谷无情前面,面对着他向后前进。

  “还有何事?”谷无情挑眉道。

  白思薇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便道:“呃……今天……谢谢你咯!”

  谷无情俊眸微眯,语气虽冷,却带调侃:“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原来你是峨眉山微尘师太的关门大弟子。而微尘师太教给你的就是在最危急的时刻喊救命。”

  白思薇面色一红,解释道:“刚才情况那么紧急,而那个变态又说什么微尘师太的,我就将计就计咯!只不过想吓吓他而已,谁知道他会如此色胆包天,连命都不要了。”

  谷无情冷哼一声,道:“我以为你真得不怕死。”

  “怕,当然怕!”白思薇随即又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但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还说不是跟踪我?”

  谷无情不愿理会她的话,加快了步伐。

  “喂,我开玩笑的嘛!”白思薇忙追了上去,“我知道你只是碰巧路过的,是不是?”

  谷无情有些不耐:“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我……”思想争斗了一会儿,白思薇最终还是开了口,“我想求你陪我去长安!”

  谷无情停了步伐:“我昨晚就说了,我不会陪你去的。”

  白思薇急道:“可是你也看见了,刚才桑之落遭遇狂徒的轻薄,像我这样如花似玉的姑娘,一定也是不安全的。你之前救了我几次,难道现在就要置我的生死于不顾吗?”

  “你的死活与我何干?”谷无情道,“之前那几次只是碰巧罢了,我并无心救你。”

  白思薇急得直跺脚:“你就陪我去吧!只要你肯陪我去,我愿意给你为奴为婢!”

  谷无情剑眉一挑:“当真?”

  “当然了!只要你肯陪我去长安。”白思薇认真地看着他。

  谷无情终是点了头。“不过……”

  “不过什么?”白思薇忙道,“你有什么要求都提出来,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全都答应你!”

  谷无情道:“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办,首先得去趟幽州。”

  “那你会陪我去长安吧?”白思薇还是忍不住要确定一遍。

  谷无情道:“你若想要我陪你,你就得先陪我。不过你如果不愿意,我绝不勉强。”

  “行行行!我答应!我答应!”白思薇点头如捣蒜。反正盛王估计也没那么快回长安,消耗一些时日又何妨?而且跟着谷无情,顺便还可以好好见识见识这大唐壮丽的山河,也不枉来此一趟了。

  于是,白思薇便跟着谷无情,开始了长长的大唐之旅。

  一段时日之后,俩人终于来到幽州。

  白思薇道:“你这次来幽州干嘛?不会纯粹只是为了游玩吧?”

  “来见一个人。”经过城门守卫的检查,谷无情丢下一句话便径直往城里走去。

  “喂,等等我呀!”白思薇忙牵了马快速跟上。

  俩人在一家名曰‘七里飘香’的酒楼停下脚步。

  “哇,这‘七里飘香’还真是名副其实呢!你要见的人就在这里么?”白思薇好奇相问。

  谷无情点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他似乎已经对这个酒楼很熟悉了,勿须小二哥带领,他便径直往二楼走去,然后来到名曰‘踏雪寻梅’的雅间。

  门还未推开,便听见里头传来一道男子慷慨激昂的声音:“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哈哈!说得好!”谷无情哈哈大笑起来。

  跟在他身后的白思薇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她刚才所听见的所看见是真实的么?天哪,一向不苟言笑的谷无情竟然也有笑得这般开怀的时候!眼前这位看上去潇洒不羁,年约五十出头的男子究竟是谁?为何会有这般魔力能让谷无情畅笑?

  “无情?”男子放下酒杯,又是讶异又是欣喜地看着他,“你怎知我会在此?”

  谷无情道:“太白兄你一旦怀有心事,必定会来幽州,若来幽州,又岂能不来这‘七里飘香’?而这‘踏雪寻梅’安静雅致,更是太白兄你的最佳落脚之处。”

  “李太白?李白?你就是大唐著名诗人李白?”白思薇惊呼道。

  “不得对太白兄无礼!”谷无情低斥道。

  李白却爽快地大笑起来,道:“哈哈,著名倒是不敢说,不过是一个落迫诗人罢了。”

  “谁说你落迫了?你以后会名扬千古,为世人所称颂的!”白思薇信誓旦旦地说。

  “哦?若真是如此,那我这一生岂不是很值?”李白掳了掳自己乌黑之中带着几丝斑白的胡须,笑道,“无情,这位小姑娘,你们先坐下再说。对了,无情,这位姑娘是?”

  不等谷无情开口,白思薇便笑答:“我叫白思薇,是……是我家公子刚买的丫鬟!”能亲眼见到自己从小学便开始崇拜的李白,白思薇的心里实在是抑制不住地激动。

  “公子,丫鬟?呵呵……”李白笑了笑,饮了一杯酒,“不管是什么身份,俩人能走在一起便好。”

  “太白兄,你又在想我嫂…不,如今这个称呼已经不适用了,呵,真是可笑,我竟不知该称呼她什么了。”谷无情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亦吞下一杯苦酒。

  “哈,已经这么多年了,一切都早已化为尘埃,勿须重提。”李白又突然笑了起来,“一切终究只是梦一场。”

  “太白兄不必过于难过,是当今皇上被馋臣蒙蔽了双眼,才会这般埋没人才。”

  “才华盖世又如何?《清平调》再好又如何?一曲“可怜飞燕倚新妆”激杨妃又如何?在皇上眼中,我只不过是一名弄臣,为他舞文弄墨。最终还落了个被谗臣陷害,赐金放还的下场。呵,何其悲也!”

  “太白先生,你不必气馁的,有朝一日皇上一定还会重用你的。”白思薇在一旁劝说道。看李白当下的样子,一定是仕途不济时期。不过还是难挡潇洒。

  “呵呵,无情,你这个小丫鬟嘴里吐出的可都是吉言哪。”李白笑道。“我原想从此远离朝廷,遨游于高山流水之间,但如今是奸相李林甫把持朝政,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既然如此,太白先生就该好好振作,何必拘泥于这一次小小的失意呢?”白思薇接过他手中的酒杯,道,“正所谓‘举杯消愁愁更愁’,太白先生还是别喝了。”

  “哈哈!好一句‘举杯消愁愁更愁’呀!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妙,妙呀!姑娘好诗采!”李白掳了掳胡须,满意地大笑起来。

  “呃…太白先生谬赞了。”白思薇有些心虚地笑答。这不就是他自己写的千古名句嘛!只是阴差阳错地变成她说的了。

  就连谷无情也用一种讶异的目光看着她,显然他也是从不知道她会作出如此精辟的佳句来。

  “无情,此次你算是得了一个‘珍宝’了,哈哈!”

  此话一出,谷无情只是淡淡一笑,而白思薇却尴尬地羞红了双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穿梭之大唐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穿梭之大唐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