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雪花纷飞现桃花男(一)
玉璐霦2018-11-07 14:352,522

  谷无情将白思薇抱到醉君楼后院的秋千架上,道:“你已经如愿以偿了。”

  白思薇惊魂未定,不知言语。谷无情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多作停留,飞身离去。

  待谷无情的身影如风般消失在白思薇眼前时,她才回过神来,看着墙的尽头,呆愣许久。

  杜冰语见到白思薇,欣喜若狂,忙跑了过去,将她抱住:“思薇姐!思薇姐!思薇姐!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好姐姐!”

  白思薇被抱得有些喘不过气,咳了几声,道:“放开,快放开!要窒息啦!”

  杜冰语眸中泪光点点,一脸委屈:“你这一上午究竟去哪儿了?你知道嘛,阿娇姨以为你私自跑了,便要逼我去当妓女呢!”

  白思薇好笑道:“我还以为你是舍不得我呢,原来是怕自己当妓女!怪不得如此思念我,哎,我算是白疼你了。”

  “思薇姐……”杜冰语撒娇地抱住她的手,道,“你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莫要如此吓我!”

  白思薇道:“知道啦!我又不是自己愿意半夜被人劫出去的。”

  “什么?”杜冰语大惊,“你说你昨夜是被人劫走的?”

  “嗯。”白思薇点点头,道,“也不知道是谁如此大胆!”

  杜冰语紧张道:“那……那你,没事吧?”

  白思薇道:“好的很!又是他救了我。”

  “他?哪个他?”杜冰语不解。

  白思薇道:“就是上次将我从佟府救出来的人。”

  “哦?”杜冰语嘿嘿一笑,“他三番四次地救你,莫非对你有意思?”

  白思薇没来由地轻叹了口气,道:“不是,只是碰巧罢了!我现在正在琢磨究竟是谁把我劫走的,若是不将那人揪出来,我寝食难安!”

  杜冰语俏皮的大眼咕噜噜转了转,笑道:“这还不简单?咱们就来个瓮中捉鳖!”

  是夜,醉君楼依旧如往常那般热闹。

  一曲‘袖舞’完毕,白思薇便着一身金绿抹胸石榴裙,捧一把琵琶呈现在众人眼前。

  玉指轻挑,红唇轻启,便是一曲《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本是一首伴着古筝而唱的词,在白思薇的琵琶声下亦是十分凄切动人,催人泪下。

  一曲终了,便有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拱手道:“姑娘好才情!竟能作出如此绝妙之词!”

  白思薇正欲回答,又有一人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白思薇明媚的眼眸转了一转,福身笑道:“各位大爷谬赞了。此词不过是小女子闲暇时偶得,其中多有拙劣之处,岂能称为好词呢?”她边说边在心里暗暗道:“柳永啊柳永,你就帮我祈祷此词不被他人记了去吧!否则这《雨霖铃》的作者岂非变成大唐玄宗年间著名女词人白思薇了?这我可担当不起啊!”

  正说着,醉君楼里却突然下了鹅毛大雪,雪花纷纷扬扬,竟不知从何处而来,众人皆惊叹。

  接着,便有一道极为魅惑诱人的男性嗓音响起:“这位姑娘好自谦!”

  闻着这极为好听的声音,众人又是一阵惊叹。

  阿娇姨在惊叹之余又不禁吓得满头大汗:“这六月天的,怎么就下起雪了呢?此兆不吉利啊!这可如何是好呦!”

  “哈哈哈!”那道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位大妈真真见识浅薄!六月飞雪乃人间奇象,本是好兆头,怎么到了您的嘴里,却成了不吉利之象了呢?”

  白思薇睁着大眼四处巡视,眼神瞟见谷无情坐在老地方饮着酒,似乎完全不为此奇异景象所动。她眉头一皱,心里莫名其妙的就赌起了气,直瞪着他饮完一壶酒。

  阿娇姨向四周环顾个不停,面色发红,道:“你是何人?怎可称人家为‘大妈’?人家如今依旧如花似……”

  ‘玉’字还未说出口,便有一名身着明粉色长袍,头带玉冠,肤如凝脂,眼若桃花的美男从天而落。

  他嘴角噙着一抹似在调侃的诱人微笑,缓缓走向阿娇姨,将她张得老大的嘴唇合上,轻笑道:“如花似玉的大妈,若再不闭上嘴,口水就得流出来啦!到时岂不影响您的完美形象?”

  阿娇姨木讷地点点头,似被点了穴一般,眼眸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这美若桃花的男子。

  桃花男对阿娇姨眨了眨那双似会勾魂的桃花眼,然后把眼神转向白思薇。

  白思薇见他如此瞧着她,心下不悦,便冷冷地瞪了回去。

  桃花男似怔愣了一会儿,然后含笑来到白思薇跟前,道:“姑娘的琵琶声真真令人销魂!却不知琴艺如此绝妙,这面纱下的姿容是否也是同样的绝妙呢?”

  白思薇向后略退了一步,冷声道:“离我这么近干什么?娘娘腔!”

  “哈哈!哈哈哈!”桃花男笑若春风,仿佛风过处,便有桃花朵朵盛开。

  白思薇却根本不觉得他的笑有多美,白了他一眼,道:“你笑什么?”

  桃花男美眸一挑,道:“我在笑你是第一个见了我而不被我的美色迷倒的美人!”

  “你还真够自恋的。”白思薇摇头讽笑道,“我呀,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娘娘腔!偏偏你的长相,还有你的一举一动,就是典型地不能再典型的娘娘腔!你说我还有心思称赞你么?”

  桃花男笑道:“姑娘说得十分有理!但姑娘是不是也无法否认我貌若天仙呢?”

  白思薇打心底佩服此男的厚脸皮功夫,她微微抬起脸,却仿佛看到头顶上有一群乌鸦嘎叫着飞过。

  桃花男竟不依不饶了起来:“你说,我是不是貌若天仙?你说呀!”

  白思薇在心底无奈长叹:“这对你很重要么?一个大男人竟如此重视容貌,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啊?”

  桃花男似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神情,又问了一遍:“你说,我是不是貌若天仙?究竟是不是?”

  白思薇一副求饶的表情,终于妥协,叹息道:“是,你是!你是天下第一美人!这样行了吧?”

  “行了!”桃花男得意一笑,摊开手中的那把画着桃花的折扇,“第五万七千三百二十一个!只差一百个了!哈哈!”

  语毕,便有两名身着绣着粉色桃花的长裙的少女从飞扬的雪花中款款而落,落在桃花男面前,同时下跪,道:“恭喜公子!”

  桃花男温柔地将她们扶起,道:“今天我很开心。我们可以回去了!”话音刚落,三人连同漫天的白雪同时消失地无影无踪,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从未发生过一样。

  白思薇惊呆了,阿娇姨惊呆了,醉君楼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唯有谷无情,依然一派冷漠悠然的模样,似乎这一切平常地不能再平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穿梭之大唐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穿梭之大唐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