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雪花纷飞现桃花男(二)
玉璐霦2021-05-19 03:462,322

  表演完毕,白思薇卸了一身繁乱的装饰,换上一身轻便的衣裳来到后院。

  杜冰语早已等候在此地,她见到白思薇,上前低声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白思薇‘嗯’了一声,冷笑道:“看那贼人今晚如何逃得了本姑娘的魔掌!”

  杜冰语贼贼一笑,道:“那当然!他遇上了咱们,是他倒霉!”

  白思薇向她眨眨眼,道:“小语,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妹!”

  “那是自然的!我还得靠你赚钱呢!”杜冰语嘿嘿笑道。

  白思薇面色一黑,赏了她一个爆栗,道:“你还真是不存好心哎。”

  杜冰语撇撇嘴,道:“你管我存不存好心,只要我能帮到你就好啦!”

  白思薇道:“也是。好吧,那我们快先躲起来,就等着贼人上钩吧!”

  坐在槐树上的谷无情饮着一壶香醇的桑落酒,唇角挂着一丝冷冷的笑意,似乎在等待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醉君楼后院出现了四个黑衣人。

  那四个黑衣人身材各异且相差甚大,一个高,一个瘦,一个矮,一个胖。他们的目光都直直地盯着绮梦居。

  四人正往绮梦居前进,却突听高黑衣人道:“你们看这里!”

  其他三人闻言纷纷朝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墙角上写着:此地无银三百两。

  矮黑衣人大笑道:“这醉君楼里竟有如此愚笨之人!”

  瘦黑衣人道:“难道天下真有如此蠢笨之人?我看这其中恐怕有诈!”

  胖黑衣人道:“若天下无如此蠢笨之人,又何来‘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种笑话?再说,写此话的人又怎知我们会来,在这里设诈有什么用?”

  瘦黑衣人道:“那倒也是。那这里面莫非真有三百两?”

  高黑衣人道:“有没有挖了不就一清二楚了?”

  矮黑衣人大笑道:“哈,还是你聪明!我先来!”话音刚落,便迅速动手刨起土来。

  “岂能让你一人辛苦?我也来!”

  “我也来!”

  “那也不差我一个!”

  于是,四个黑衣人纷纷刨起墙角下的土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高黑衣人突然吃痛地喊了起来,原是手被老鼠夹给紧紧夹住了!

  胖黑衣人连忙抬手捂住他的嘴巴,道:“再大声喊,当心把人吵醒!”

  高黑衣人面色越发难看了,忙用力拍开他的手:“快放手!你这手上沾的是什么东西!熏死我也!”

  胖黑衣人缩回手,放在鼻下嗅了嗅,眉头一皱,道:“什么味道?真真恶臭!”

  另外两名黑衣人亦把自个儿的手放在自个儿的鼻下嗅了嗅,双双皱紧了眉头:“好像是狗屎!”

  矮黑衣人眉头紧皱,道:“怪不得这土怎么黏黏的。咱们上当了!”

  高黑衣人道:“还不是你要刨的?”

  矮黑衣人不满地驳斥道:“你既不想刨,又为何插一手?”

  瘦黑衣人道:“行了行了,都别废话了,办正事要紧!”

  于是,四名黑衣人虽说已经狼狈不堪,但还是不忘正事,纷纷往绮梦居而去。

  掀开床帐,见到的却是一个肥胖如猪,貌若无盐的少女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瘦黑衣人眉头一皱,道:“这就是老大所说的气质绝佳的薇薇姑娘?”

  矮黑衣人道:“此女丑如猪,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会弹琵琶的女子。”

  高黑衣人道:“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长得丑未必不能学得一身好技艺!”

  瘦黑衣人道:“但,但这也太令人反胃了吧?此等容貌若登上舞台,还不得吓跑众位客人?”

  胖黑衣人道:“你没听主子说薇薇姑娘一直都是蒙着面纱的么?且睡在绮梦居里的就是薇薇姑娘。此女若非薇薇姑娘,又怎会睡在这里?”

  闻言,高黑衣人认同地点点头:“胖子说得不错。”

  矮黑衣人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胖黑衣人道:“既然她就是薇薇姑娘,自然得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

  于是,四名黑衣人相互认同地看了一眼,便扛了床上的女子离去。

  刚一扛起这胖女子,瘦黑衣人便叹道:“此女起码两百斤!”

  矮黑衣人道:“莫非主子换口味了?喜欢如此肥胖的女人?”

  高黑衣人道:“丰满的女人才会风韵迷人,但如此肥胖的女人真真不堪入目!”

  胖黑衣人道:“胖不是罪过,长相丑陋才是最大的罪过!”

  ……

  于是,四人在嘀咕间就把人扛到了后院。

  瘦黑衣人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眼前这高高的围墙,道:“胖子,你先把人带出去。”

  胖黑衣人脸色一变,道:“瘦子,你在说书吗?单凭我一人之力岂能将此重如猪的女子带出?”

  “吃这么胖竟是一点用都没有!”瘦黑衣人道:“老高,你同胖子一起。”

  高黑衣人道:“你没看见我的手受伤了么?”

  矮黑衣人冷哼一声,道:“瘦子,你干嘛不自己亲自动手?”

  瘦黑衣人看了看躺在地上睡得正香的女子,不由面色一变:“我恐怕承受不了她的重量。”

  矮黑衣人又道:“啰嗦!兄弟们自当是有难同当!”

  语毕,四人相互看了看,然后纷纷点点头,两人抓手,两人抓脚,纵身一跃,虽说吃力,但还是出了醉君楼。

  白思薇和杜冰语从绮梦居旁边的一间房间里走了出来,狂笑不止。

  笑了一会儿,白思薇又担忧道:“如花就这么被带走了,没事吧?”

  “你放心,她的性命绝对无忧!”杜冰语自信十足,道,“我已经叫阿宣和阿永在外头放了几桶废物,那四个自寻死路的,这会子应该在洗‘粪浴’!哈哈!哈哈哈!”

  白思薇惊讶地‘啊’了一声,又禁不住大笑道:“方才才让他们见识了狗屎的滋味,这会子又让他们领略人粪的味道,小语,你实在太有才了!”

  杜冰语得意地昂起头,道:“那当然!我可不像你那样,能唱歌,能弹琵琶,还能作诗!但这些捉弄人的把戏我可是比你多得多!若是不学学这些,我小时候还不得被人家欺负死?”

  白思薇笑道:“这就叫春花秋月,各有千秋!”

  杜冰语嘿嘿一笑,拉过白思薇的手,道:“走,咱们看热闹去!”

  俩人刚离开,醉君楼后院便下起了白雪,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穿梭之大唐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穿梭之大唐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