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笨思薇误落吟春园(一)
玉璐霦2021-05-19 03:461,380

  是夜,风淡月圆。

  来福客栈。

  透过窗柩,白思薇抬眼怔怔地看着高高地悬挂在夜空之中的那一轮皎洁的婵娟,思乡之清油然而生,眼泪也不知不觉地滴落在地上,悄然绽放成朵朵晶莹的泪珠。此时此刻,她好想好想回到二十一世纪,她从来就没有这么想念家乡,想念亲人。

  已经两天了,谷无情并未来找她。

  “他真得不要我了吗?”每每想到这,白思薇的心就泛起一阵阵的疼痛。

  可是她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他来找她呢?她只不过是他的丫鬟而已。哪比得上桑之落的美貌和身份呢?

  又想想桑之落,白思薇突然觉得自己真得做错了。

  “桑之落喜欢谷无情,我又凭什么阻止?凭什么不满呢?谷无情有说过喜欢我吗?从来没有,从来没有!”

  忽听门外传来一阵男子吟诗之声:“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太白先生?”白思薇很熟悉这几句出自李白之口的诗。于是便站起身,推开房门,只见李白正独自一人坐在她房前庭院里的石桌上对月饮酒抒怀。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白思薇缓缓走上前,对他礼貌一笑,道,“太白先生是在跟月亮聊天吗?”

  “姑娘当真是满腹诗采哪!好一个‘把酒问青天’!”李白爽然笑曰,“我并非与月亮聊天,而是通过月亮与姑娘对话。”

  “与我对话?”白思薇不解。

  李白笑道:“你真得打算自己一人离开,不再去找你家公子了吗?”

  “提他干嘛?”白思薇有些赌气地说。

  “你们年轻人,难免都要为情所困,又何必掩饰什么呢?我早就知道你跟无情之间并不只是主子与丫鬟那么简单。况且无情是一个讨厌被牵绊的人,试问又岂会带一个丫鬟在身边?”

  白思薇怔了怔,道:“这是他自己的事,我哪里会知道?”

  “哈哈,你们之间是闹了点小别扭了吧?”李白摇头一笑,道,“丫头,莫要因为一件小事而错过身边的人,知道吗?否则留给自己的将会是无尽的悔恨。”

  “这些道理我又岂会不懂?只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罢了!”白思薇双手拖腮,对夜空轻叹,“既然他讨厌我,我又何必死缠烂打?”

  “襄王若是无梦,也只因神女之心不够诚。”李白笑道,“你们之间唯一的障碍便是都看不透自己的心。”

  “我已经看清楚了。他是个冷漠无情的人,根本不会爱上谁。他之所以难以拒绝桑姑娘,是因为桑姑娘的容貌实在太美。自古英雄难过美人过。桑姑娘有一副闭月羞花之容,相信不管是谁,都无法拒绝的吧!”白思薇突然眼神黯淡了下来,“而我,又做了伤害他心上人的事,他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李白笑道:“那你都没有想想你自己为什么那么做吗?若不是因为你深爱着你家公子,你又怎会这样呢?”

  白思薇否认道:“我哪有深爱着他?我只是看不惯桑之落的所作所为!”

  李白摇摇头,笑道:“年轻人哪,年轻人。丫头,让月光照亮你的心吧!”语毕,转身离去。

  白思薇呆呆地看着桌上那壶散发着醇醇酒香的桑落酒,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秋夜的风带着丝丝冰凉,轻抚着醉倒在月光下的人儿。吹乱她乌黑的青丝,吹干她面上的残泪,吹散那空气中浓浓的桑落酒的芳香。

  而她却沉沉地昏睡着,偶尔会有几声低喃自她微微苍白的唇间溢出,伴随着眼角淌下的泪珠,随风消逝。

  在她的手肘下压着一张滴落泪珠的白纸:花前失却游春侣,独自寻芳。

  满目悲凉,纵有笙歌亦断肠。

  林间戏蝶帘间燕,各自双双。

  忍更思量,绿树青苔半夕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穿梭之大唐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空穿梭之大唐恋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