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瞳的告白
陈佳杏2021-05-19 01:574,272

  “小悦,你今天放学后有空吗?”宇文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自从谣言事件后,他算不清这是第几次给陈悦打电话了,陈悦要不不接,要不没空。

  于陈悦而言,她是真没空,要在医院照顾林染,当然,也是真心的不想再和宇文瞳有任何工作以外的牵扯了。

  “嗯……宇文老师……”

  也许是听出了陈悦又要拒绝的意思,他抢先开口:“小悦,我想有些事情,我还是当面和你说清楚比较好。”

  陈悦疑惑了,不知道自己和他有什么需要当面说清楚的事,不过她也觉得该和宇文瞳面对面地谈一次,跟他表明自己并不怪他,不用每次看见她都是一副对她有愧疚的表情,她也鸭梨山大啊!!两人作为普通的同事相处,也挺好的,于是答应下来:“那好吧!”

  “那下午六点,馨香堡。哦对了,你应该不知道馨香堡在哪,我来接你!”

  “不用不用,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打车过去就行!”陈悦这下拒绝的很坚定。开玩笑,要是又被谁谁看见自己上了宇文瞳的车,那还得了?!这样的事情再来一次可吃不消!

  “那好吧!六点,馨香堡,不见不散!”

  陈悦放学后在校门口拦了辆出租车去馨香堡,听出租车司机介绍,才知道馨香堡在T市是很有知名度的高档餐厅,建在南T新区的一个公园内,环境优美。陈悦不禁感叹:“宇文瞳真是很有诚意啊!”

  出租车只能停在公园门口,陈悦刚一下车就看见宇文瞳在入口的路灯下,站得有如小白杨般挺拔。他今天穿了件深蓝色修身版型的呢子大衣,下身配同色系的牛仔长裤,脚上是黑色中筒皮靴,优雅大方又凸显个性,实在是很有型,将英伦风发挥的淋漓尽致!从他身边路过的女性,没有一位是不朝他频频送秋波的,宇文瞳果然是有如明星般的存在啊!!

  听见汽车的声音,他扭头看了过来,看见陈悦从车上下来,眼睛一亮,几个大步就来到她身边,开心问道:“这地方还好找吗?”

  “嗯……不过我听司机师傅说这是T市最有名的餐厅,我们在这吃,会不会让你太破费了?”

  他听见她的话,更加喜悦,知道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陈悦还和小时候一样,保留着这样朴实,善良的性格,并没有同时下有些女人一般现实。并且她长得也比小时候更加可爱了,白皙的皮肤,秀气的眉眼,柔弱的样子让男人见了就想抱入怀中呵护,是可以娶回家的最佳人选,如果把她带回去,肯定能堵住母亲大人那成天念叨着要他找媳妇儿的嘴了!

  他习惯性地挑眉,冲她眨眨眼睛,笑着说:“放心,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唉……又来了,挑眉、挤眼、胡乱放电,他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可怜宇文瞳自觉很帅,并且也一直非常受异性欢迎的经典表情,在陈悦这里被看做了轻浮、不正经。要是他知道陈悦是如此看待他的话,他肯定会好好调整自己的颜面神经的!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对自己喜欢的人特别宽容,他(她)做任何表情,动作,都是美好的,就算他(她)当众剔牙,那也是率真大方,不拘小节;要是自己不喜欢的,他(她)就是姿势保持得犹如三军仪仗队,那也会被嫌弃:喂……站得太直了吧,又不是电线杆子戳在这儿,有碍观瞻!

  陈悦为人比较随性、低调,不喜欢和太活跃,有如花孔雀般的人来往,如果宇文瞳不是她小时候的伙伴,她早就离他十万八千里远了。因此她见了他,也不知该和他聊什么话题。

  宇文瞳因为今晚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心中忐忑,他仔细斟酌着自己的言行举止,务必要求达到完美,他搜肠刮肚地寻找话题,却觉得这个不行,那个也不妥,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好。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走在长条形青砖铺就的小径上,小径一直延伸至花丛深处。陈悦好奇地打量着四周,感觉这个地方更像是个大花园。天色已经全黑了,公园里的灯却很少,也很不明亮,隔了很远才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影影绰绰让人看不真切,只是青砖小径的两旁,有萤蓝色的地灯,让大家可以很好的看清楚脚下的路。

  他们顺着小径缓步前行,弯过一道弯,绕过一座怪石嶙峋的假山,陈悦兀的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一座有如欧洲中世纪的小号古堡展现在她面前:古堡有三层,临水而居,外墙由暗褐色的砖石堆砌,在射灯的照射下显得分外巍峨壮阔;三座尖尖的塔楼围绕着中央气势恢宏的主楼,远远望去,可以看见古堡的一层和三层灯火辉煌,人影往来穿梭,第二层相对来说会安静些。

  古堡坐落在空旷的地方,城堡内的衣香鬓影更衬托出城外的肃穆寂寥,陈悦站在那里,只听见湖水轻语,风拂过树叶的呢喃……

  “怎么不走了?”宇文瞳见陈悦停住脚步,站在那儿愣愣地望着馨香堡。想来,她是喜欢这里的,心中不禁暗喜。

  她转头朝他微微一笑,说:“这里真是挺漂亮的,让我想起去图尔参观过的古堡群。”

  “你喜欢就好,我们进去吧。”

  “嗯。”

  餐厅布置的也一如陈悦想象的奢华,他们来到古堡二层的宴会厅,整座大厅有三分之二个足球场那么大,可供用餐的桌子却不多,零零落落的散在大厅各个地方,虽然这样会让人觉得餐厅太过空旷,却很好的保护了前来用餐的客人的隐私,因为隔的太远了,说什么也不会被别人偷听了去。

  侍者带领他们来到双人座位边,他们桌子的前方不远处是一扇超大的玻璃门,透过玻璃门可以看见外面是一个半弧形露台。

  宇文瞳很绅士地先替陈悦拉开座椅,待她坐好后,自己才走到她对面坐下。菜是宇文瞳预先已点好的,待他们都落座就开始上了,两人边吃边聊,气氛倒是逐渐热络起来。

  晚餐进行到一半,宇文瞳还没说出到底约陈悦来这么贵的餐厅吃饭,是为什么,陈悦忍不住,问:“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学校不能说,偏要特意约出来?”

  宇文瞳的神情忽然有些严肃,他拿餐巾擦了擦嘴,放下,又端起玻璃杯喝了两口水,酝酿半天,郑重开口道:“小悦,和我交往吧。”

  ‘噗……’此时陈悦正端着杯子喝橙汁,突然听见他的这句话,嘴里的果汁,毫不保留的全部奔向他的俊颜。

  “对不起,对不起……”她赶紧拿起桌子上的餐巾慌慌张张的帮他擦掉果汁。

  宇文瞳现在的样子真是说不出的——狼狈,雪白的衬衫沾上了黄色的果汁,原本有些微卷的刘海也被果汁弄的湿哒哒的,变得一缕一缕的。

  “唉……你太有本事了,原本很正经的告白,被你搞的……什么气氛都没有了。”他看着衣服上的黄色斑迹,无奈的说。

  “对不起,谁让你说的话,太……太……让人震惊了。我原本以为,你是来跟我道歉的。”

  “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宇文瞳一脸的无辜,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需要道歉。

  “在李主任面前牵了我的手,还说了那样的话,害我变成全校女性的公敌,你不用向我道歉吗?”陈悦无语了,害她被流言中伤,他还一副无辜的样子。

  “我是认真的。”他忽然用力握住陈悦放在桌子上的手,眼睛牢牢的锁住她。他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严肃的让她有些不认识他了。

  “哎……”陈悦挣扎着想抽出被他握住的手:“很……很粘。”

  “粘在一起分不开才好呢!”他笑了,虽然这么说,他还是松开手,拿起湿纸巾轻轻的擦拭。

  陈悦也拿着纸巾擦着手上沾着的果汁,脑海中盘旋着他刚才说的话,‘和我交往……和我交往……宇文怎么会喜欢我?小时候的我们水火不相容,再次见面也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是不是又想捉弄我?’

  宇文瞳看见陈悦发呆,他轻笑,心情好像变的很好,忽然绕过桌子,在她额头印下一吻,霸道的宣布:“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男朋友。”

  “喂……你……”陈悦完全被他的举动搞懵了,待反应过来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拼命擦着额头,好像那里留有他的口水似的:“宇文瞳,你不要把你大众情人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没用的!!从你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你了,你的本质我还不了解嘛?”

  “真的吗?你还记得它的样子?”他突然靠过来,很暧昧的在她耳边说,“它和小时候不一样了哦!”

  “呃?”她呆愣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一个二指禅冲着他邪笑的俊脸毫不留情的扭了下去,大喊道:“宇文你这个大*魔,我不是那个意思!”

  “喔……噢……噢……痛……痛……痛痛痛~~~”

  顿时,他的哀嚎引得全餐厅得人‘唰’地全部都盯着他们这一桌,宇文赶紧买单,拉着她奔了出去。

  一直跑过刚才来时经过假山,看不见馨香堡了,他才放开她的手,两人都扶着弯腰扶着膝盖大口的喘气。

  “还记得吗?小时候有一次,我也这么拉着你跑。”

  “是啊,要不是你去偷别人家的花,我们会被狗追嘛!”陈悦拍着胸口顺气,幸亏今天的鞋子跟不是很高。她擦着额上的汗,发现宇文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里面有着她不熟悉的柔情,陌生的宇文让陈悦不自在起来,*道:“呃……你看这么晚了……我们回家吧!”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一下来显,接了,只淡淡说了一句:“好,可以开始了!”

  忽然,天空传来‘嘣……啵……噼啪……’的声音,陈悦抬头望去,原本漆黑的天空被绚烂的烟花点缀成色彩斑斓的世界,整个小公园霎时明亮起来!

  耳边传来宇文瞳的声音:“小悦,我刚才说的,是认真的,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又是一声‘噼啪……’,新的烟花飞上天空,展现出I❤Y的五彩字母。

  陈悦转头看他,他刚好也正看着她,他的眼中倒映着天空中未燃尽的烟火,异常明亮。陈悦想,如果是对他有意的女人,看见如此*思,如此浪漫的告白,此时肯定已经感动的涕泪交加了吧!可于她,只有尴尬:这太夸张了吧,拍偶像剧吗?你做任何事之前不先了解情况吗?我有哪点让你误会我对你有好感,一定会答应做你女朋友?

  她清清嗓子,开口道:“很抱歉,我不喜欢你,也不会做你的女朋友!”

  宇文瞳愕然了,他之前是做足了功课的:陈悦是双鱼座,双鱼座的女生都是喜欢浪漫的,所以他才绞尽脑汁,费劲心思,安排了今天的晚餐 浪漫告白,正常的女生,此时不是应该感动的涕泪交加,扑进他怀里了吗?谁知她只是仰着头欣赏,然后一脸平静的对自己说‘很抱歉,我不喜欢你!’

  宇文瞳愤怒了,自己从小到大,都是被女人追着跑,生平第一次这样对一个人,她却不领情!他紧咬后槽牙,艰涩的问:“你说什么?”

  陈悦以为刚才烟花的声音太大,他没听清楚,遂略提高声音又说了一遍:“很感谢你的晚餐和烟花,但很抱歉,我不喜欢你!我……”

  “够了……我耳朵没聋,你有必要这么大声吗?”宇文瞳打断她的话,愤然道:“陈悦……你……你好样的!很开心吧,终于看到我丢脸了!”说完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陈悦跟在他后面一路小跑,等到公园门口的时候,看见他已经打开车门要坐进去了,赶紧喊道:“宇文瞳,我还没上车呢!”

  “你自己来的,应该也能自己回去吧!”说完‘啪’地一声关上车门,竟自己开车扬长而去,留下陈悦一人在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