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拒绝吧!
陈佳杏2021-05-19 01:573,161

  林染说出的话就像孙悟空的定身咒一般,把陈悦定在原地。

  他的手紧紧的攥着空的矿泉水瓶,像是想从它身上汲取力量,他满脸通红,却依然盯着陈悦的眼睛,认真的说:“我知道,我说这样的话一定会让老师觉得我很随便,本来,我想等再长大一些后跟老师表白,可是……可是……我看见宇文那家伙对你很温柔,我怕,你不等我了。老师,我是认真的!”

  陈悦听见自己的心‘噼啪’一声,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再也回不去了。

  “喜……喜欢……喜欢我?”

  “是,喜欢老师,从第一次见到老师,不知不觉,就被老师吸引。还有,如果……如果被拒绝,我也不会放弃!”

  喜欢,是啊,陈悦承认,她也喜欢林染,他这样优秀,很难有人会不喜欢他吧?真的好开心,他的感觉跟自己一样,他原来也是喜欢自己的,可是,喜欢……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她没有资格啊!

  他急切的盯着她,眼神很诚恳,也很期盼,生怕她会拒绝,可是,她……只能拒绝吧!

  “对不起,林染……”她紧紧咬着下唇,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明白了!

  他转过身去,很久都没有说话。

  孟一凡从山上下来,可能在山上玩的很开心,整个人都处于亢奋状态,她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的沉默,一个劲地嚷着:“哎哟……累死了,陈老师,林染,可以准备午餐了,他们一会儿就下来,宇文老师让我先下来通知你们。”

  林染默默的起身,把面包,矿泉水之类吃的喝的都摆出来,方便一会儿大家取用,孟一凡围在他身边叙说着刚才在山上发生的趣事。

  陈悦在不远处看着忙碌的他们。那两个人,才应该在一起吧,同样年轻的面容,同样年轻的思维。林染说的喜欢自己,只是暂时对年长女性的依恋,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吧!

  回来的路上,大家都累了,没人发现她和林染之间微妙的气氛。聚餐的时候,陈悦也只是躲在角落里,看大家嬉笑玩闹,宇文瞳很照顾她,时不时的给她夹菜,倒饮料,体贴的举动惹来在场的一些女生的窃窃私语。

  林染朝她看了好几眼,想过来,却又不敢。明明被拒绝的人是他啊,为什么她那么难过的样子?

  陈悦无暇理会别人的目光,她的心情很不好,明明拒绝他了啊,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

  假期过后,复课的第一天。陈悦的语文课在第一节,正在整理讲课资料,办公室的门突然‘砰’地撞开了,李笑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老师,快来,快来。”

  他拖着陈悦的手急急忙忙就往外冲,他的块头本来就大,劲儿也大,她被拖的跌跌撞撞的一路小跑。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

  “跆拳道社的那几个人不知从哪里知道林染会跆拳道,硬要林染加入他们社团,林染不答应,要打起来了!”

  闻言,她立刻加快了脚步跟上他。

  高二年级走廊上,围了好些同学,隐约可以看见林染和几个男生被围在中间,相互僵持着。

  “林染,你到底答应不答应?”为首的那个剃平头的男生有些按奈不住,言语间夹杂着几分怒气。

  林染不耐地瞟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烦不烦,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我要上课了!”说完就拨开众人准备往教室走去,这时,他身后的那男生突然发难,抬腿就朝他的后背踢去。

  “林染小心。”

  情急之下陈悦冲了过去,猛地推开林染,‘噗’地一声,她的肚子上就中了他一脚,那个疼啊,她跪坐在地上半天都说不出话啦,胃里翻江倒海。

  林染看见她受伤,转身和那帮男生扭成一团。他下手异常的狠,与发了狂的野兽无异,李笑他们都不敢上去劝架。

  肚子疼的厉害,可是再这样打下去说不定会出人命的,陈悦在几个女生的帮助下,扶着墙慢慢站起来,轻喘几口气后,艰难出声:“林染,别打了。”

  周围很吵,他却听见了她细细的声音,他正要挥到男生脸上的拳头堪堪停住了,松开对方的衣领,他想过来看看陈悦的伤势,可是她的身边围了一圈女生,根本挤不进去。

  “社团活动不是自愿的吗?林染既然不愿意加入,你们就不要再勉强了。”

  “可是……老师,下个月有全省高中跆拳道比赛,如果林染参加的话,我们学校的胜算很大,这也是为学校争光的事啊!”那个平头男生被林染揍的鼻血直流,眼圈黑了一大块,嘴巴也有些肿了,都这样了还想着比赛的事,精神实在可嘉!

  “你们先去校医务室吧!这事情也要让林染想想,如果他不愿意你们也不好再强迫了!”

  那四人不情不愿的走了。

  林染站在一旁未动,他的脸上也挂了彩。

  “林染,你也去医务室吧!”

  他看了看陈悦,又看了看她捂着的肚子,对她身边的女生说:“扶陈老师去医务室看看。”然后径自绕过她回教室拿书包。

  “林染,你去哪?”

  他没回头,就这样走了。

  林染翘了一天的课,放学后,陈悦还是不放心他,按照他给的地址,找到新景花园C座10楼。站在门口才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按门铃,作为他的老师,来看望一下他也没什么不行的!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很久,还是没有人来开门。可能是不在家,陈悦正想走,‘啪啦’一声,门开了,林染披着一条薄薄的被子,迷迷糊糊的站在门口。

  “你还好吧?”

  他的面色不正常的潮红,呼吸有些急促。陈悦探手摸了他的额头,好烫!他在发烧!

  “我没事,老师不用管我。”他拍掉她的手,不让她碰。

  都病成这样了,还耍什么小性子!陈悦没理他,拉着他的手就往里面冲,客厅里乱七八糟,乳白色的布艺沙发上显出浅浅的睡过的痕迹。

  “你就在沙发上睡的?”

  他点头。

  “你的房间在哪?”

  他指给她看。进了房间后,押着他到床上躺好,再把被子盖上。整个过程他一声不吭,现在躺在床上望着她,眼睛雾蒙蒙的,仿佛有水气一般。

  “老师你还疼吗?”

  他问的小心翼翼,听得她心中一紧!

  “不疼了!”不知不觉,她的声音温柔似水。

  “真的没事了?”

  “没事了!”

  听见她没事了,他松了一口气:“老师这是你第二次帮我了。你当时干嘛要替我挨那一脚?”

  陈悦想了想,说出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答案:“我是老师,保护学生是老师的义务。”

  “就这样吗?”他不死心的追问。

  “就是这样。”

  “没有别的了?”

  “没有别的了。”

  他突然拉起被子蒙住头。

  等了半晌,他没有任何反应。

  “林染?”她试着喊他,依然没反应。

  她戳戳他,担心在里面是不是会缺氧。

  “你走吧,我不用你来管我!!死不了的!!!”被子里传来他闷闷的声音。

  听见他这样说,陈悦忽然觉得委屈极了!肚子疼了一天,现在还隐隐有感觉,可是担心他,下班后没回家休息,特意来看看,现在却要赶自己走,就因为不能回应他的感情。这能怪她吗?自己比他大了七岁,还是他的老师,她能怎么样?

  陈悦起身就走,手还没有碰上门把,忽然就被他从背后抱住。

  “老师,我错了,你不要走好不好?”他的声音低沉暗哑,略带软弱。

  陈悦被他抱在怀里,感觉身后的身体烫的吓人。他这样子,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热度一直传来,把她的眼泪都蒸出来了,一滴一滴的滴在圈着她的手臂上。

  感觉到手臂上的异样,林染扶着她的肩让她面向自己。果然,眼眶泛红,泪水不停地顺着脸颊滑落。看着她哭泣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心犹如被人狠狠揉捏般,疼痛。

  “怎么哭了呢……怎么哭了呢?”他喃喃道,手足无措地擦去她脸上的泪,可是擦掉了还有,擦了……还有!

  他索性,捧了她的脸,吻上去。

  陈悦一惊,慌忙推开他,退出了他怀抱的范围。

  “对不起,我只是……我……”他慌了,他怕自己刚才那样的举动惹恼陈悦,会让她觉得自己轻浮。

  他只是一直擦不完眼泪,对她又是心疼,又是怜悯,一时情不自禁……

  陈悦没有看他,自己胡乱在脸上擦了一把,然后冲出房间,抓起包包就奔出了林染的家。

  她不敢再看林染,刚才居然在他的面前哭了,这让她觉得太丢人了,如此慌乱的一天啊,明天该怎么面对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