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确认心意了……
陈佳杏2021-05-19 01:573,339

  回来这么久了,却一直忙忙碌碌,都没有时间好好的逛逛这座城市。

  陈悦沿着学校旁边的人行道慢慢走着,沿街商铺林立,她前年回国的时候,还是一片在建的工地呢;走过沿街的商铺,展现在面前的是满眼繁花,这是今年上半年政府才新建成的,为了申请优美宜居城市而建的街心花园。花园面积挺大的,中间是长方形的落地喷泉,喷泉的两边有长椅,可以让走累的行人歇歇脚,欣赏喷泉。长椅的后方就是步行的街道了,街道两侧栽满了花草树木,不远处还有老年人的健身器材。

  她在长椅上坐着,现在是白天,喷泉没开,孩子们却喜欢围着它跑来跑去,年轻的妈妈追在身后喊着‘小心啊,注意别摔了。’她看了一会儿,离开了。

  她离开街心花园,来到步行街上。现在正是饭点,满街飘荡着食物的香气,勾的她饥肠辘辘。她找了家小店进去,挑了靠窗的位子坐下,点了一份西红柿鸡蛋打卤面。

  西红柿炒蛋是她在国外学会的第一道菜。做这道菜的时候,她喜欢把西红柿切的小小的,蛋要炒的碎碎的,然后多放一点点糖,多放一点点水,把汤煮的浓浓的——拌饭,那酸酸甜甜的味道让她可以吃下两大碗饭。

  这么多年在国外,她早已经练就了一手烧菜的好本事,但是西红柿炒蛋,依然是她的心头最爱。

  面的分量不小,红红的西红柿和黄黄的蛋搭配在一起,让她看了就觉得心情舒畅。她吃的很慢,偶尔发呆看向窗外,渐渐地,一碗面也见底了。

  付完面钱,她在步行街上继续逛。

  今天不是周末,步行街上人不是很多,但是商家依然在卖力的宣传,两边店铺的音乐开的山响,热闹异常。

  陈悦走了一半,就返回了,她觉得自己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又被吵的烦躁起来!她走回街心花园,在那里随便选了一路公车,投了一元钱,坐下,跟着公车一站一站地逛着城市。

  她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看着窗外,现在才能完全静下心来想上午发生的事:真是衰,碰见宇文瞳就没什么好事啊!!!我进学校以来,和他是一直是保持距离的,好像……嗯……不是,是绝对没有做出什么会让人误会的事情,他虽然很优秀,但不是我的菜啊,果然大众情人什么的,最可怕了!!!明天还有一天假期,可以趁机好好休息休息,后天回学校,后天……嗯……后天的事后天再说吧,我问心无愧啊,不用拿别人的错误为难自己,嗯!

  她想的入了神,身边座位上的人来来往往,她完全没有觉察,直到——一声轻唤把她拉回现实。

  “老师……”

  她转头,愕然——“林染,怎么是你?”

  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正顺着鬓角滑落,眼窝处淡淡的阴影,下巴上也冒出青色的胡茬。才一天不见,他怎么这样憔悴?

  “我找了你一天了,你的手机为什么一整天都是关机?”他疲惫的问。

  “我出来的时候顺手给关了,然后就忘记开了。”她这时才注意到,车窗外已经是灰蒙蒙的,路灯都开了,原来这么晚了啊!

  她从包里翻出手机,摁了开机键,熟悉的开机音乐响起,然后是不断的,短消息进来的声音,她看了看未读消息的数量:71条。

  陈悦觉得很不好意思,让别人这样为她担心,讪讪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准备再去青河大桥那边找你,去的路上看见你坐在公车里,从我眼前一晃而过,就赶紧跟着公车后面跑,追了一站地,总算找到你了。”他长呼出一口气,眉头紧皱,很不舒服的样子,陈悦刚想问,他又开口:“老师,可以让我靠一下吗?”说完,不待她反应,头重重的垂在她肩膀上。

  林染靠在她肩上,呼吸粗重,呼出的热气都喷在她的脖子上,她摸摸他的额头,果然烫的吓人。

  “林染,你还发着烧呢!”陈悦着急起来,推他,没反应。她赶紧抓起他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下了公车,打的去了市立医院。

  市立医院不管什么时候,人都是那么多,陈悦站在熙来攘往的急诊大厅里,看着手上还有50多人才能轮到的号码牌,无奈,掏出电话找王清远。

  王清远刚下班,正准备走了,接到她电话,急忙赶来了,看见这样的情况,赶紧联系相熟的医生帮他检查。

  医生姓李,年纪看起来挺大的,头发花白,动作比较缓慢,先给林染仔细检查了一下,后又让小护士量了体温,39度8。看见陈悦在旁边,一脸的焦急,问:“你是病人家属吗?”

  “我是他的老师,医生,他怎么样?”

  “他不太好。”李医生说了这四个字,就闭口不谈了,又用听诊器在林染胸前这里敲敲,那里听听。

  陈悦听见他说的,都要急死了,偏他又迟迟不开口。

  王清远看见陈悦一脸焦急,有些于心不忍,帮忙问道:“好了,李医生,您快告诉我们吧,我们这着急呢!”

  李医生瞟了陈悦一眼,见她是真着急,才不紧不慢的说:“他原来就在发烧,肺部已经受感染了,后来又大幅度的消耗体力,所以现在才会这么虚弱。你说这孩子生病了怎么还有精力折腾?真是傻小子睡凉炕,硬充火力旺啊!先挂水吧,消炎,得住院。”说完把听诊器放下,白大褂脱掉,下班了。

  “李医生,谢谢您了。”王清远把李医生送到门口,又回来跟陈悦解释:“别介意,李医生是这里的老医生了,医术很好,就是为人有些傲气。我先让护士给他做个青霉素皮试,如果没问题就先吊一瓶青霉素,然后去住院部安排床位。”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人情我可记着啊,下次请我吃顿好的!”

  “没问题,随时恭候!”

  陈悦悬着的心直到看见林染打上点滴,沉沉睡去,才放下来。今晚看来是不能回去了,要守在这里。她拿出手机,给陈妈妈打了电话,简单说了下情况,陈妈妈让她好好在那守着,明天她去买只老母鸡,炖汤给林染喝,让他好好补补。

  挂了电话,她翻出未读短信,逐条读起来:

  “老师,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

  “老师,你是想一个人安静会儿吗?那我不打扰你!”

  “老师,中午了,吃饭了吗?”

  “老师,你还没想好吗?看到短信可以给我电话吗?”

  “老师,你躲到哪儿去了呢?别让我找不到你好不好?”

  “你不想见到我吗?”

  “你在哪里?在哪里?告诉我,我来接你!”

  “开机啊,让我知道你安全就好!!!”

  ……

  看着这些信息,陈悦心间五味杂陈,她可以想象的到当时林染有多着急。陈悦正青春少艾,她也不只一次的幻想过自己将来的男朋友是什么样子的,现在这个虚无缥缈的形象好像渐渐凝成林染的模样。真没想到,从小到大,除了父母以外,最紧张她的人居然会是他,比她小7岁的男孩。

  ‘层林尽染的林,层林尽染的染’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是这样自我介绍的;在小树林里他打赢那些坏学生后开心的笑脸;他练习跆拳道时认真的表情;他耍诡计时眉眼间的坏笑;他跟她告白时,那绯红的脸颊……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是眼中只有彼此,爱的,就只是他这个人,年龄、身份、地位、阶层,都是过眼云烟。既然相互喜欢,那就在一起吧!陈悦决定,不再退缩了:‘林染,我就这样,中了你的毒。即使这种毒无药解,没法医,我也无悔!’

  林染醒了,他打量着陌生的环境,一时有些怔忪,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室内一片昏暗,窗帘是拉上的,有淡淡的光照进来。他抬头看见墙壁上有灯,灯绳垂下来离他的床头不远,他想开灯,要抬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攥住了。

  那人趴在床边,攥着他的手压在她的小脸下面,面朝着他的方向,呼吸均匀,睡的很熟。

  “老师……”他诧异地轻呼出声,陈悦怎么会在这里,还……攥着他的手。

  他的声音很轻,陈悦好像还是听见了,睫毛轻颤了两下,张开眼睛。她睡糊涂了,一时也没弄清楚自己在哪,只觉得脖子酸痛异常。

  林染见她睡得懵了,眼睛雾蒙蒙的,左边的小脸因为一直被压着,现在红红的,还有两道斜着的很深的印子。他笑起来,这样子的陈悦是他没见过的,那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可爱,就像是小仓鼠抱着小爪子,然后用水汪汪的小黑豆的眼睛望着你,向你讨要食物般的萌。

  “嗯?!林染……你醒了?!你要不要……”她想揉揉眼睛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却觉得手里有东西,定睛一看,天啊~~~~~自己还攥着他的手!!!

  她好似触电了一般迅速地把他的手放开,她觉得自己的脸霎时变得火热,一定红的像红焖大虾!

  “你一定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水!”说完慌慌张张地跑出去了。

  “哎……”林染才刚来得及说一个字,陈悦已经不见了身影,“我好饿啊……”林染对着她消失的门口无奈哀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是谁的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