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被动晋级
雨宫冥烟2021-05-19 03:512,794

  而在睡梦中的月魅拼命试着去强睁开眼,经过半暮的努力,一双清凝闪悦的眼眸缓开来。入目的是暗殇满头大汗,淋漓不勘的模样,月魅仿佛是看到了在地球她生病时,哥哥也是这么抱着她去看医生。月魅自然的轻轻抚摸着暗殇黝黑的脸庞,汗水的触动沾染着肌肤黏黏的,很亲切。

  可物事人非,生活也同样如此。看着暗殇想着熙辰,泪水迎然而流,微风袭过,咸衍的嫩脸带着丝丝疼痛。无声的哭泣才是最心痛刺骨的。

  心急如焚暗殇突然感觉自己的脸被阵阵冰凉感触,低头看向怀间的月魅孤独悲哀。一双闪动着泪珠的淡紫眼眸宛如带着世间的孤独生存着。

  他加紧手上的力度,希望能以此更加贴进她的心,陪伴着她。

  “暗殇,快放我下来。”对上暗殇炯炯有神的眸光说道,被紧固着很不习惯身子也跟着困难的捋动下。暗殇听着月魅的话,自觉得弯身将月魅安然放至在地。

  “你没事吧”放下月魅后暗殇不放心的又朝她问道。“我没事,不用担心。走,带我回科登尼尔酒店,筱沁她俩还在那里。”月魅抚捂着肚子微笑的回答道。

  而她一副欲想跨步的资态被暗殇死死的拦住,轻拽着月魅的手腕说:“不行,你身体都成这样了,待会还怎么去拍卖会!”

  为此月魅干脆从易容戒中那出地球师父给她的那只布袋,她头回打开时便发现那里面就是一些丹药,现在正好服下。

  打开布袋在里面找出颗豆粒大的褐色小药丸,张嘴吞下后,脸色好了很多,不在是红颜似火,反而粉嫩了不少。

  “走了。”说罢,月魅放下原本捂着肚子的手,向前潇洒的迈着阔步走去。在拍卖会场的某个暗黑角落。一道黑影在四处穿梭着。

  “十六号箱?在哪儿啊?”黑影苦苦的琢磨着,手还不忘在各式各样的箱子里探寻。

  “咔吱。”门忽然开了,耀眼的金光入室而进,几位风采各异的女子屹立于此,每位手中还拿着带着数字还被被密封着的黑色方盒,若不仔细看那数字还真发现不了它们的不同。

  见此黑影迅速撩过,破窗而出。连隐在女子当中的影觖也没发现这丝风吹草动。

  “把东西放下后,马上离开。”其中带头的一位身穿大红女袍的大龄女子冲一群正在进门堆放箱子的女子们喊道。接着又到正弯着腰摆放东西的影觖身旁悠哉打量着。

  影觖发现自己被某道眸光像猎物一般死死盯着。起身笑眯着眼对红袍女子说:“萍萍姐,干嘛一直看着人家?”影觖红润着脸,小家碧玉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额……没什么事,就是觉得你的长像很像男子。”身着红袍的萍萍干脆明寥的说道,怀疑的眼神仍旧在不上不下的打量,轻轻握起的细手捂着她自己的下巴深思开来。

  影觖心里暗暗发愁:俺当然是男的了,女的能有俺这么好的身材。要不是少主的命令……

  按耐不住的影觖将手悄移到背后,弹指一动。“砰。”一声清脆的碰击声将众鬼引向后边的角落,红袍女子惊慌道:什么声音!“话音未尽她早就飞身而去。

  影觖点了点头,时间到了。他迅速蹲下找到了十六箱柜,头朝背后抵防,而手则将上头的牌号瞬间调换。

  完成了任务可结果当他看着手旁的十六、十五、十四、十三号箱彻底蒙晕了。他可没看清那原本的十六号箱上现在挂着其中的几,。待会儿该怎么和少主说?

  “影觖!”发现后头角落里无恙便匆匆回来的萍萍搭着影觖的后肩叫道。

  “啊!”影觖全身一蹦,吓得心里嘣嘣的。回懵一瞧是萍萍,看她的样子是没发现,影觖暗庆还好,他的大手还轻缓抚下胸口。

  萍萍略有些奇怪,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便没问影觖,直接是召集大家离开。影觖也只能是苦愁着张脸扭着蛮腰跟大伙一起走出门。

  至于那道黑影出窗之后就朝卡布德堡的中心飞趔而去,身上带有着的闪闪蓝光,在夕阳唯美的印沦下犹如炎炎夏日的那盏冰灯,给人别样风度异情。

  只见这抹黑影轻而易举的跃进了一间看起来外型精雕细致的金壁城府。上头刻攥着四个大字“黑暗璃殿”。

  “主上”一入殿璃青便直接朝殿上的蓝发蓝衣的璃衡跪拜道,内心早是忐忑不安。

  “怎么样,到手了吗?”此刻的璃衡不带一点表*彩的问道,头一直低仰看着桌前的折书,一手还在认识批阅着。正是因为这样淡然无味的举动更让璃青毛悚紧然。

  “璃青没用,没能找到。”璃青的话里有着敬重和气馁。他知道主上最讨厌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所以即便现在他心里一直抖悚不断,他也必须镇定,这也正是他能在璃殿当这么久左护法的原因之一。

  “自己去邢房领五百长鞭。”璃衡喃说道。低头的他是什么脸色,这谁也不得而知。

  此刻的璃衡并没有为璃青没能尽快拿得蓝晶球而生气,相反他更多的是不希望璃青拿到手,只有这样,那场拍卖会才能如期举行,他才有机会一探黑娘子口中说得公子是不是他要找的人。

  而月魅一回酒店就在房间里就加紧在修练。若大的房间内并没有价值不诽的奇珍异宝,只有一张木棉床和客桌椅整齐的摆放着,窗台前放着一盆白色寸茵香,简单又不失雅静。

  双腿交叉的坐立着的月魅此刻正进入水深火热的境界。月魅的神识发现此时的体内所有魄气都在无规则乱窜,丹田内原本是由黄色元气包围着,而现在却在慢慢转变。另一种颜色的强大气体在侵入,月魅想将两者好好溶合。可不管怎么做,这两气流都无法相溶,就如同水火般仇视对方。渐渐的,月魅越是控制不了它们。

  忽然小果在魄精空间也感受到月魅体内的魄气像似炸开了锅,一发不可收实。“主人,主人……”小果扯着嗓门大喊道,希望月魅能听到他的声音。

  汗流淋漓的月魅迷恍的听道谁在喊她,告诉她别去将两股气流溶合,试着去分解。

  月魅照做着用自己的意念去分斥,令她惊喜的是这次竞没有之前那么的疲惫难受反而清爽活力。体内的两股气体莫明其妙的转化成了另一种比之先前更有力的气流,呈粉色,不过不是很浓密。

  再经过一番调整后,月魅终于是睁开了眼,正想起身活动活动精骨时,脚下出现了她意想不到的结果。是一只闪动着粉色光辉的活灵活现的凤凰。

  “恭喜主人,您已经是一名真正的一级魄士。想魄者和魄士之间相差很大,而您才三天就将您的魄气等级跨上一个大台阶,小果为您高兴。”小果坐在床前眨巴着小眼告诉月魅。

  闻声月魅这才发现小果早就不在什么魄精空间修炼,月魅生气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小果起身走到月魅身旁仰着头嘟着小红唇委屈的说着:“人家刚刚是被那个小黑球给弹出来的。”

  “噢?他不是还在蛋里,你就斗不过他了?”月魅戏虐道。

  小果红着小幼耳冲着月魅解释道:“才不是呢,我现在的能力也只是以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如果是以前,那破凤凰只有给小爷我提尿壶的份。”

  “嗳吖吖,烂果子,小姐我懒得和你计较。主人快放我出去。”不知是哪来的声音嗲得可爱。

  月魅本想寻声而去结果被某果给阻拦道:“主人,刚才是我在叫你。我们去买草药制做您晚上的大惊喜吧。”说完就拽着月魅的手腕出门去。

  气得某凤凰在魄精空间里直吐血:“啊……烂果子,你等着,我灭了你。”说完只见一只小狗大小的鸽子样的凤凰黑着身瞪着门口的小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