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姐妹相遇如同陌路
雨宫冥烟2021-05-19 03:512,860

  “尊敬的白岚尊者,好久不见。”爽朗的声音在白岚尊者的路前插入,月魅闻言向那声音的来源之处看去。是位少年,看他身上的是上等褐色蕾纱袍,还长着一副英俊模样,有着霸气与文雅的之间完美结合的气志,想必他身份不会太低。

  “寒殿下,不错这一年又有所进步了。”这时白岚尊者才放下牵引月魅的手,瞬间卸下原本还满怀欣喜的表情换上一副尊者老谋深算的大家风范,又是一手抚捂着白须,一双丹凤眼眯笑着对林熵寒开口夸言道。

  “尊者您高估本殿下了。”林熵寒保持着微笑,从他的话中不难听出他还真是谦虚了,完全没有任何骄傲自喜。

  白岚尊者也没多理会林熵寒,刚才只是实话实说,这小子是块好材。再转头看了看身后的月魅,心情开朗不少。伸手扶着月魅的双肩稍稍推出,对林熵寒介绍道:“来,这是我新认徒弟,你可以叫她魅少。”谁让白岚尊者不知道月魅的真名,只好以魅少二字为称乎介绍。

  听言林熵寒将自己在白岚尊者的眼神移向身着紫衣的月魅。对于月魅的容貌林熵寒第一眼是为之赞叹,在他眼中这位紫衣紫发紫瞳的少年的气志昂高,让他莫明对月魅敬佩。

  而月魅对于刚刚白岚尊者的介绍甚是不悦,这老头怎么这么无赖,我都还没答应做他徒弟呢。本来还想大声反对的,可想想这老头竞敢算计我,那我这个徒弟就让你好好享受当师父的的好处。

  “你好,魅少。”林熵寒口中一边问候道,身子又跟着朝月魅做了个标准的贵族友谊礼,以表对月魅的尊敬。

  月魅还真是头回见得这么标准的礼仪,不禁看着赞叹:这也太有礼貌了吧。

  之后因为林熵寒的礼仪,月魅自然也必要回礼。

  “你-你好。”边说着月魅较为困难的也做了个同样的友谊礼。见此林熵寒有些皱眉,但很快就永微笑掩盖住了。

  “好徒弟,可以了。”白岚尊者心疼的看着月魅此刻做得动作真是惨不忍睹,都快摔倒在地时。主动的向月魅伸出手去扶。

  “谢谢师父。”月魅紧握白岚尊者的肩臂。咬牙切齿道。月魅的脸也红了不少。她还是头回发觉怎么做个礼仪比修炼魄气还难。

  “雨宫月灵到!”传到的声音又随之而响。

  “南宫殿下,冰莹王后到!”

  伴随着阵阵音乐的轻轻飘荡,三抹身影亭立在门前。虽然看不清容貌,但在月光皎照之下,是如此的般配。

  听闻传声,月魅笑着看向门口的吸血鬼,她这一笑可让一群怀春女子崇拜之至。跟在身后的暗殇见到月魅的此等表情,只是无奈的摇头叹气,这是月魅小姐的私事,他也无能为力。

  站在门口最右边的雨宫月灵身着一身粉嫩抛纱裙,就如同婚礼上的白色婚纱,纯美动人。她今个倒是做了个花式发型,在配上她精巧的五观,给人的感觉焕然一新,如同一只纯洁白静的小白兔,促使人主动的去呵护、疼爱。

  而最左边的雨宫冰莹一身艳魅王后装,与之雨宫月灵的着装全然不同,显得更为尊贵、优雅得体。她的五观虽不及雨宫月灵精致,但她长得另有别样风蕴。再看她淡蓝的幕发梳了个最为简单的发型,如此淡雅的她在顶着王后头衔后,两者仿佛天生就是相配。这样的雨宫冰莹不愧是一国之后。

  而在两大美女之间肃立着温伦雅志的男子。走进门栏才发现他的容颜较之林熵寒是不分上下,若说林熵寒是位文雅冰淡的吸血一王,那么一缕浓金短发至肩的南宫亦无任何点装,只是身穿金色晚装袍,身上还依能淡染着成熟稳重的气息。

  “冰莹公主不是冰莹王后,她可是大陆十大美女之一啊,跟南宫殿下俩真是郎才女貌。”宾客中不时传来赞美他二鬼的话。

  而以往拥有众多焦点凝聚一身的雨宫月灵黯然失色。看得出她脸色十分不悦,悄悄撇了眼左边的南宫亦和雨宫冰莹很是不满。。不过很快她又在尽量装出一副小巧可人的怜惜模样。

  “亦,我看到寒哥哥也来了。”雨宫冰莹挽着南宫亦的胳膊,颠起身轻靠在南宫亦坚实的肌臂上嘀咕道。眼神一直盯锁在月魅那个角落。

  “噢?那冰莹咱们去同他聊聊。”南宫亦朝雨宫冰莹所看方向跨步走去,而一手温柔的轻轻挽着雨宫冰莹的纤纤细腰。口气中充斥着满是深情。

  雨宫冰莹在南宫亦的怀抱里欣然温躺全然没有心思去搭理她的表妹雨宫月灵。

  这也让雨宫月灵嫉妒的心越发焚烧。她不服凭什么雨宫冰莹天生就是雨宫国的大公主,受尽万千宠爱,还成了一国之后,从来不正眼看过雨宫族的庶出小姐,总是在她面前装自高样。

  有时候嫉妒之心就像把沾满鲜血的刀刃,嫉妒的越多,它的杀戮也便更多。

  本还和白岚尊者畅聊着的林熵寒,随意抬眼便看见南宫亦携带王后雨宫冰莹朝他而来。出于礼貌,他先是彬文的向白岚尊者辞去,雅步去与南宫亦相聚。

  “尊敬的南宫殿下,好久不见。”林熵寒手中淀酿的红酒放至胸前有礼貌的弯身敬礼。

  之后有挪动身体的方向朝被南宫亦怀中的美丽四射的雨宫冰莹看去。又伸手牵过雨宫冰莹稚嫩的玉手说道:“美丽的冰莹王后,好久不见。”说着又一次弯下腰去,亲吻放在手心中的小手。

  这样的动作使得南宫亦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立即夺过林熵寒手中的小手冲他威胁道:“小子,再敢吃冰莹豆腐,别怪我不念旧情。”

  “呵呵,下次不敢了,你看你的王后都羞红脸了。”林熵寒指着雨宫冰莹向南宫亦戏虐道。他的样子跟之前的绅士风度天差地别。

  南宫亦恼得咬牙切齿,没办法他和林熵寒在虽身为两国王子,但他们却一直是兄弟朋友。所以他俩才会如此肆无忌怠的相处。

  “咳咳--亦,寒这是舞会,你们俩注意点形像。”雨宫冰莹尴尬的看着这俩兄弟,真够让她头疼的。

  “冰莹说得对。亦,你可知否这次拍卖会的压轴商品是什么?”林熵寒镇定的轻声问道,他如此轻渺的声音也只有南宫亦和雨宫冰莹听得到。

  “听准确情报说是传说中的蓝晶球。寒,难道你--”南宫亦惊奇又认真的回答,他只是来看热闹的,他没有寒那么大的野心,他只想陪着心爱的冰莹一直到老。

  而一旁的雨宫冰莹吱言不语。她知道他们男人的事她不易插嘴。

  “亦!你别瞎猜了,我希望我的兄弟别阻拦我。”林熵寒扭动着手中的红酒一仰头全部饮尽。愣罢的朝南宫亦盯去,在等待对方的回答。

  “寒,我-我-”南宫亦吱吱唔唔道。对于寒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说,最终也未能说出他的话。

  “黑娘子,璃殿主到。”

  本来还想劝说几句的宫亦,听到楼道内响亮的报喊声,自己的声音戛然而止。与众多吸血鬼一样将目光放至门口。

  门口的男子一脸冷俊,一手携着美丽动人的黑娘子走进舞厅。他一身暗墨丝袍的晚礼服迎穿于身,更甚冰酷。蓝海般的绸发有些凌乱,也正因如此,又显得比之庸懒俊巧。他的五观仿佛是上帝为他精挑细刻般,找不出一丝匣厮。他的皮肤虽没有远胜女子的雪肌,但也是白嫩光透。当他进来时,这样的装饰结和,让他甚加霸气英俊。

  而周围原本热闹的氛围在男子冰冷的面照下,多了几分疏离少了几分亲切。

  他身旁的女子今夜穿了件与他相配颜色的黑色琉纱裙,胸前曝露很大的面积,而裙边只遮到大腿中间,十分截短。一件衣服为她基本上是没能遮盖多少。看着这样的黑娘子照旧是那么的妩媚多姿,连那发型也是十分招扬。

  黑娘子因为自己能作为璃殿主的舞伴特别欣喜。起码自己现如今在璃殿主面前的女人中,她是最受宠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