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行凶怪事
雨宫冥烟2021-05-19 03:512,744

  月魅轻缓将自己的凝雪般的玉手放入暗辰细腻的大掌之中,有种奇妙的触感传遍全身的每个细胞,牵引着她。月魅内心的那份熟悉的*更加汹涌澎湃。

  暗辰抬头隐约看到月魅清澈的紫瞳中的那抹迷茫痴恋,欣然加深了勾起唇边的笑颜。速力将站在灰白泥石而做的楼栏之上的月魅随风一拉,月魅瘦小的身子全然窝进了暗辰温馨的怀里。

  月魅一不留神发觉自己重心不稳,仔细看来自己被某男吃豆腐了。心里一阵恼火,她可是贞洁烈女。敢吃她豆腐。

  “辰先生,这个样子怎么跳,快放本少下来。我可不想和某鬼来个断袖之癖。”月魅羞红着脸说道,心跳快了好几拍。不过她依旧坚持扭动了下身子,用手主动去推开某男散发阵阵清香的胸堂,示意他能松开。

  “那就开始吧。”暗辰对于月魅的一系列动作自然是看在眼里,只是他没在意,依旧温文而雅的微笑,接着又轻轻的将月魅柔软的身子不舍的放下。而他此时此刻的样子任谁见了都会觉得他像极了童话里的白马王子,那么温柔那么高贵。

  不待反映,暗辰伸手悄然搂过月魅的细细蛮腰,月魅则是学着将自己的双手轻然搭在暗辰坚实的肩膀,尽量配和着暗辰的脚步。

  “嘶……”暗辰忍不住轻吸一口,脸色很不自在。

  正在认真配合他跳舞的月魅听闻,再看脚下,自己那双紫色长靴的后跟完全自然的躺在那双白净靴子上,月魅看向某男已经是沉黑着脸,眼里的怒火果真叫无法挡。

  “嘿嘿,我的新靴子太没礼貌了,改明儿我教教它。”说完尽早的收回脚,继续着之前的舞姿。

  暗辰也没说话,更没有骂月魅,不过不代表他没生气。他向来是个有极大洁癖的,如今月魅的小脚印毫无疑问的印在了他的脚靴上,而他原本挂在嘴边的微笑早就不见了沉着脸,像是神圣不可侵犯般。

  开端虽不是完美,但只要结局是美满的,那便足以。

  也许是舞厅音乐的疯狂,漫漫音律随风飘进观梦楼的任何角落。心平静下来的月魅和暗辰他们踏上了漫舞的旅程。月光的凌落、群星的闪烁,原本并不和谐的两人莫明的和睦许多。在专属黑暗的角落里谁也想不到会有这番王子与公主跳舞的美景。

  然而在赤炎大陆,夜晚也是腥血的,不会是那么宁静。幻想中会有乌鸦鸣叫,蝙蝠群飞,人声惨叫。恐惧、凶惨……到处都充斥着。

  “啊!不要杀我!”某个全身漆黑、脸上还带有污泥的乞丐,挣扎着看向眼前手中持刀的贵族青年。

  “哈哈!今个算我走运,被我碰到了这么可口的食物,吸了他的血我又能突破魄师瓶颈了。”黑暗中只有那位贵族在兴奋的奸笑真是肮脏至极。他试着接近小乞丐,用手掐住乞丐的两只小手慢慢伏身靠近小乞丐稚嫩的脖颈间。

  “不要!求求你不要!”小乞丐全力用四肢反抗,嘶吼着。最终无力的流着泪在苦苦挨求。但在在这位贵族眼里这名乞丐连名魄者都不是,又能奈他如何。这就是强者为尊……

  “呲呲……”贵族的利牙慢慢升露而现,凶残的徐徐刺破乞丐黑嫩的肌肤,源源抽噬乞丐全身流动的鲜血。直到小小乞丐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小,泪水都流干枯了。

  吸算我走运,被我碰到了这么可口的食物,吸了他的血我又能突破魄师瓶颈了。“黑暗中只有那位贵族在兴奋的奸笑真是肮脏至极。他试着接近小乞丐,用手掐住乞丐的两只小手慢慢伏身靠近小乞丐稚嫩的脖颈间。

  “不要!求求你不要!”小乞丐全力用四肢反抗,嘶吼着。最终无力的流着泪在苦苦挨求。但在在这位贵族眼里这名乞丐连名魄者都不是,又能奈他如何。这就是强者为尊……

  “呲呲……”贵族的利牙慢慢升露而现,凶残的徐徐刺破乞丐黑嫩的肌肤,源源抽噬乞丐全身流动的鲜血。直到小小乞丐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小,泪水都流干枯了。

  吸走最后的那滴红液,贵族才起身,放开了早已不在挣扎的小手,满意的看了眼双目瞪大突出,脸色惨白无光,害怕与悲惧表情的小乞丐。

  那位贵族取出胸口袋中的丝巾,举手擦了嘴上残留的血渍后,随地一扔。洒脱的走出小巷对着巷外的其中一名侍从命令道:“处理干净!”

  话完那名贵族又挂上了温和的伪装。在他身上依稀可以看到有丝丝绿光缠绕。又夹杂着淡淡的黄茫。他这是在吸噬高贵血液后,快要升级的现象。

  “是。”贵族指定的那名侍从回应道。紧接着贵族吸血鬼乘坐车子迅速回家,他需要找个地方开始升级。

  目送了车子的离开,那名侍从走进了充满血腥味的小巷,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想尽办法,处理完尸体。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得心应手。

  “唔唔……”类似于挂风的声音,直叫那侍从颤抖。而他只当自然是亏心事做多的原因。当他走进小巷的尽头,伸颈一望除了地上还有残流的血液,并没有他以往经验里看到的尸体。幸好他及时发现,正准备转身去报告给那刚走的贵族。

  脖子刚刚一扭,便从脖颈开始痛处传遍全身,就连身子都无法移动。而他转头斜看到的是一个满头鲜血腥味的头颅埋靠在他的肩膀出,在无情的吸噬他的血液。

  本想大声呼救的他,声音仿佛恰在喉咙间,说不出咽不下,想以他五级魄士的力量去攻击,他发觉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五级魄士的魄气。它像是在不断流失。他明白死神在召唤他,而他也只能闭眼微笑的接受自己的罪孽。

  黑暗中,只见那刚被吸光血的侍从被甩扔在地,在侍从身后出现的黑影带着笑声瞬间消失在这古老的小巷。

  “咚咚……”观梦楼最东边的大钟被敲击着,碰撞声顿时响遍整个观梦楼。而外界则是丝毫听不到。

  “拍卖会开始了。”听到声音,沉醉于音乐之中的暗辰停下自己的舞步,顿时反映过来。

  “钟声响起就是拍卖会开始?”月魅见暗辰如此的反映,有些疑问,谁让她头回参加这样隆重的拍卖会,完全不知道内幕的详情。

  “走。”暗辰说着拉下月魅放在他肩上的纤纤玉手。完全不回答月魅的问语,也不等月魅阻拦,牵起月魅的手向观梦楼的第八层奔去。

  五彩缤纷的彩光灯在大厅旋转照射在整个呈黑白的搭调的拍卖会场潮尚、唯美。

  整个场面内主分两层,二层的许多厢房可以直视到场内众多角落,这也是专门为十大贵宾设计。每间各式不相同。

  而楼下的设置也很简单,场内中间摆放着众多小客桌,而最东边摆放着舞台,舞台四周大约长达二十米。另外三周内也是厢间,每间房是用珠帘遮掩着,与外隔绝。神秘而不失优雅,倒是十分驳得多数年轻贵族的喜爱。

  “各位来宾,欢迎来到一年一度的拍卖会。现在请关上大冥门。”拍卖台上一位身着青白连纱裙,焉然秀立,拥有着美雅五观的年轻少女手持扩音器,对着正西面的那道玄绿大门及来宾素颜般说道。在暗涌涟涟的黑市之中能有她这么像青莲、像潭中仙子,能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子实属不易。

  而那站在门外的几个看守闻令,迅速配合起来。不是推动门而是要看守们直接放下手中的银线,当五位看守都放下手中的线,那么这扇冥门它会缓缓移落。而两个时段后也就是地球上的三小时后,门会自动升起十分钟后正式关闭,再次开启的时候是在明年的某一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