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溪柔之爱,月灵之恨
雨宫冥烟2021-05-19 03:513,077

  月魅看着手中绣着朵明红雪黎莲带点陈旧的粗布钱袋,里面轻微的重量,却是重重的锤打在她的心上,想来是她娘亲平时苦苦节俭下来的。看娘亲这样,她是不会收回的。

  娘亲对她这样的恩情,月魅即便不是她女儿,即便如死神样冰冷的心也要微颤一抖。她实在控制不住不顾一切的起身扑向椅坐着的溪柔她的亲切怀里,仰起天真灿烂的脸头,虽没有点滴泪光依能触动人心。

  溪柔看着突如奇来的月魅扑向她,她明白这孩子的苦,她懂这孩子的无奈,可谁让她生在这样庞大的家族,竞争,鄙视无处不在。而自己能给的都会尽量给她。

  溪柔高举自己细白的长腕缓缓从月魅的紫发轻柔似水的抚摸而下。其实她误会了月魅的心情,是月魅为她像清水般柔惜的母爱感动……

  也许是月魅太投入了。就连院门口某束毒视着的眸光也没发现。小院里的感人肺腹,在门外的雨宫月灵看来是如此的碍眼。雨宫月灵坚咬着红润下唇,为什么母亲总是这么疼爱她而不是我,为什么……

  不过月灵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因为她怕自己会冲上去杀了她们,对。杀了她们,只有这样我才能好过,不再有任何耻辱。这样的想法慢慢的在月灵心中萌发,这里也将是月灵计划的*。而终点是什么?那就陪小烟一同看下去吧……

  离开月魅破旧的小院雨宫月灵回到自个儿的灵樱阁,迎面而来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雨宫家三小姐雨宫月秀。

  月灵有些惊呀,想她们俩的关系不怎么好两人也总是在背地里斗个不停,雨宫月秀更是从不会来她的院子,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花样。

  见雨宫月灵表情惊叹之后又是疑问,嘴边弯弯拘起,露出颗颗白亮的牙齿说:“姐姐,妹我有要事和你商量。”

  “有事就快说。”月灵没好气的说道,内心尽是厌恶。

  这月秀自然是知道,但为了目的理智告诉她必须忍。“妹妹我今夜看姐姐在台上丢尽了脸面,实在是同情,都怪那雨宫月魅长得丑又没本事,所以妹妹我想和姐姐合作一同把她给……”

  看月秀一声姐姐一声妹妹叫得如此亲热,但在月灵听来只是虚情假意,不过多个人帮忙也好。但总得为自己留几分余地,便开口说:“她是我的亲妹妹我不会和你合作的。”

  月秀见此又是火上添油道:“姐姐她今夜出尽了风头,还抢了你的格伽公子,才没把你当姐姐,你又何必多情呢!”

  这下月秀真是说到她痛处了,月灵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那咱们如何下手?我想你不会平白无故的帮我吧?”

  “姐姐说得是,我恨她是她一直都是她抢走了熙宇哥哥本是给我的疼爱,所以我要她死!”月秀对熙宇的情月灵也是听到过点风声,但看着月灵亲口承认实属难得,也放心月秀会背叛她。

  月秀的心情平复后,紧接着月灵又再月秀耳边悄悄说了几句,月秀得意的看了眼月灵转身边走了。

  站在原地的月灵手中捏紧了衣袖,憧涌着的嗜血的眼神:雨宫月魅你等着吧。明年的明天就是你的忌日。

  “哈切!”在小楼正在和艳交谈的月魅莫名的打起喷涕来。

  “魅大人?”艳关心的问。

  月魅朝她摆了摆手道:“没事,可能没睡好。”

  “那我们继续吧。”

  “好的,你说我是水晶球破了是因为我的魄气和魄精十分强大,才会如此?”

  艳严肃的回答:“是的,我尊敬的魅大人。”

  这下月魅更是疑问了她明明是个人怎么会有魄气而且她现在也感觉不到身上有一丝魄气。

  艳明白月魅此刻的疑问又开口说道:“您现在的身体处于封印装态,我现只能将你的十分之一的封印解除后,您就可以正式修练魄气不过强行解除过程比地狱般的折磨还狠,撑不过就会……如果解除了,您在这三天内是无法使用任何自己的力量。那么现在开始吗?”

  有了艳的帮助月魅总算完全相信自己是血族的公主。这三天虽久了点但为了更好保护母亲完成使命,不管多痛苦我都能挺过,况且这是我必须要面对的。“好,开始吧。”月魅爽朗的回答。之后月魅躺在床上慢慢闭上。

  而艳嘴边不停的念着咒语,双手在半空中涌动,最后随着咒语的完成,艳两手间出现一个金白光球,正缓慢的变成一缕缕精源,飘向月魅体内后,月魅整个人都在发光,手上的紫链也更是有光泽,中间的那颗血红晶钻顿时耀眼璀灿。

  还好筱沁两姐妹不在院里,否则她们非惊叹不可:这就是她们的小姐吗?

  至于睡躺着的月魅此刻正承受着比死还要痛苦的折磨,身上仿佛有数以万只蚂蚁在扦咬着她,温度是一下寒冰一下火山似的热量,让月魅口中喃喃道:冷……热热……好难受。

  艳用毛巾柔擦着自己尊爱的魅大人,心疼不已真想自己替她挨过。

  月魅体内的膨胀实在是忍不住了,正打算放弃时眼前出现了哥哥在对她笑:“月儿,别放弃,哥哥还在等着你陪我团聚。”

  月魅对着幻境中哥哥说着:哥哥,月儿不放弃,不放弃,你别走……别走……“

  泪水在月魅紧闭着的眸角边沿着纹路流落下来。只听月魅狂唤着:“哥哥,不要走。。哥哥!”

  鄂醒的月魅整个人处于朦胧状态,艳一把抱住月魅开心激动的说:“太好了!太好了!您没事。”

  被抱着的月魅这才发现她顺利完成了,她终于有资格踏上这强者 之路了。可是哥哥……哥哥你等着月儿一定会找到你的。

  月魅心里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时,拥抱着她的艳,忽然昏落在地,无一丝血光,月魅本想叫醒她,可怎么也不行,这下月魅也顾不了什么,直接把艳打横抱上床。

  用自己的意视对魄精空间的小果唤到:“小果,出来艳晕倒了。”声音很僵直,可却能听出其中的焦虑。

  小果听到自家主人的声音,二话不说的冲了出来,打量着月魅满头是热汗,关心的问:“主人怎么了你哪受伤了?”

  看着艳的月魅火红着脸说“是艳,你快看看。”好的主人。“言完小果立马变成小飞果的可爱样子对着床上的艳施法治疗。一个个花环似的光环套向艳。

  渐稀,艳的脸色好转了许多,小果施完法又变做小孩天真的模样却以大人似的口气敬说道:“主人,艳姐只是法力用光,所以要沉睡十天才能恢复,你无需担心,不过……”

  月魅松了口气又见小果打着哑谜好奇的问:“不过什么?”

  小果装着委屈的说:“主人你什么时候也关心关心人家,其实我很脆弱的。”滚回你的魄精空间去,姐只关心同性。“月魅说着毫不留情的一手掐着小果的耳朵拎着他丢进魄精空间去。

  这下不管小果怎么闹都无效了,小果活了三万年竞在月魅的魄精空间装成娘娘腔的样子指着某月大哭起来:“呜呜……不活了,你这个负心汉。”

  月魅对这个活宝彻底无语了:她什么时候成了负心汉?她是人妖吗会转性?

  月魅也懒得理会,现在重要的是调理好艳的身体,而她也要尽快恢复力量。之后月魅打开紫链的链口,里面射出来的紫色光辉对向艳,徐然艳缩小了许,身子渐渐的被紫链吸引过来,最终整个人都进了链口之中。

  做完这些月魅坐立在床上修炼起魄气来,她在修炼中看到了自己心中有一颗血红发着紫茫的魄丹,而身上流转的魄气都浓缩在此,可是不管月魅怎么修炼就都无法控制体内的魄气,想来这就是艳告诉她这三天内不能运用魄气的原因吧。

  “小姐,小姐不好了!”筱忆冲进门来慌张的说。

  月魅着时奇怪能有什么事让这丫头慌成这样:“怎么了?急急忙忙的。”

  筱忆知道自己失态了在原地镇定的说:“不得了了,二小姐她要寻死。三老爷夫人都去劝了。二小姐还说是没脸见人了。”

  “噢,知道了。”月魅冰淡的应了声。

  筱忆感到别样的惊奇问:“小姐,您不打算去劝劝。”

  月魅抬头对着筱忆说:“你觉得我去合适吗?”筱忆自然是知道,二小姐她最受老爷宠爱了,说不定这次小姐真得倒霉了。

  “你去看看,有什么风声尽快告诉我,懂吗?”月魅命令道。

  筱忆知道小姐变成这样的冷情是为了更好保护自己,所以筱忆要认真听从小姐的话,保护小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传说之血族月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