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要收网了!
水边的祈祷2018-11-07 14:303,667

  “谁派你来的?”

  “极乐岛岛主。”

  连正要继续问,感觉到身后有人,转头看去,茗,呆呆地站在那里……

  男孩儿趁机挣脱了连的手,翻身跳开,看到立着的茗,突然睁大了双眼,也愣住了。

  三个人呆立了片刻,茗转身离开。

  “茗儿!”连伸手欲挽留,却看见旁边的身影跑了过去。男孩儿抓住茗的肩膀,“能告诉我,你眼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么?”

  茗背对着男孩,闭上眼,一滴眼泪落下,然后缓缓睁开,冷冷地说,“跟你无关。”

  说完,走了出去,剩下男孩愣愣的望着,直到茗的身影不见,嘴里才缓缓的吐出一个字——“薰”,继而转身面向连,“我杀不了你,你杀了我吧!”

  “我为什么要杀你?”

  男孩难以置信地望着连,“我是来暗杀你的。”

  “那又如何?”

  男孩被问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地问,“为什么不杀我?”

  连没有回答,换了个话题,“你认识她?”

  男孩的眼神黯淡下去,低下头,那件事他永远也忘不掉,摆脱不了,“她是薰吗?”

  “是。”

  “我们以前是好朋友,”男孩开始了讲述,“记忆中,我们很小的时候是在一起的,一起玩耍,一起生活。更多的事我记不清了,只有一件事,我永远记得。那年我五岁,薰只有四岁,我们在岛上捉迷藏,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房子,里面摆满了各种兵器,正中间的架子上是一把大刀。我跟薰都觉得很新奇,就在里面玩了起来,我们想把刀拿下来看看,但是……”男孩的表情变得痛苦,眼泪流了下来。

  连上前扶住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男孩继续说道,“刀太重,我没有拿稳,从手里滑落,然后,然后刀尖划过了薰的脸……”男孩哭了,连把他搂在怀里,拍着他的背安慰着。

  “薰满脸都是血,大人们听到薰的哭声,赶过来把薰抱走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我到处询问她的消息,听说她眼睛上留了疤,还打听到她有了自己的名字——薰。极乐岛上的孩子,只有跟随了师父之后,才会有名字。我之后也有了自己的师父,我叫毅,跟师父开始学武后,就没有机会再打听她了。”

  听男孩说完,连总算放下了一件心事,但是茗脸上的疤痕已经烙在他心里了,四岁就受了这样的伤,她该有多痛,伤在眼睛,恐怕是连哭都不能,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她会恨我,她一定很恨我。”男孩捶打着自己的头,不停地说着。。

  连制止了他,搂得更紧了,“放心吧,她从来没有怨恨过你,她也一定不想让你自责。”

  “真的么?”男孩眼泪汪汪地望着连。

  “嗯,真的,她是个善良的孩子。”

  两年前,木易连派出十六名暗部分别潜入八大派,两年中,一次也没有同他们联系过,为的是避免他们身份暴露,使他们能顺利取得门派掌权人的信任。两年过去,十六人都成功在各派中担任起重要角色,成为掌权人身边的红人。五行派的两个人因为企图传消息给暗部而被发现,连岳派的两人继续监视被遣散后的连岳派弟子。现在,时机已到,剩下的十二人中六人被召回,木易连终于对其余六大派了如指掌,肯定了之前的猜测,决定发起总攻了。

  除鹰噬、天狼两派,其他门派均已被面具人控制,并且五行派和连岳派已在面具人的计划下惨遭灭门。

  “什么?这么多纷争不是鬼岛惹出来的?”天狼派掌门野狼。

  “不是,是一个戴面具的人。我原本也以为是鬼岛,但是我想他是利用这些细微的证据引诱我们将矛头指向鬼岛,然后收取渔翁之利。”木易连。

  “有什么证据?”鹰噬派掌门猎鹰。

  “自从我掌管暗部以来,就派人一直监视着南海岸,五年中,出入南海的人数一直很稳定,没有什么大的变动;而最近几个月,陆陆续续有一些人上了鬼岛,却几乎没有人出岛,师出龙瑞山庄的十八玉人在江湖中四处走访打探消息,也没有发现鬼在中原的据点。可以猜测鬼的交易始终正常进行,并且没有大量人员的调动,而要在武林中持续掀起风波、掌控除你们之外的另六大派,一个或几个人肯定是做不到的。”连。

  “为什么没有试图掌控我们呢?”猎鹰。

  “因为你们受鬼岛的影响最小,而且很有实力,面具人不想冒险。”连。

  “真是可怕,两年来我们竟一点都不知情。”猎鹰。

  “此人行事谨慎,擅于攻心。并且此事虽然不是鬼岛谋划,但是肯定跟鬼岛有关,不然鬼岛不会背了黑锅,还闭门不出。”连。

  “唉唉,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子头都大了!木易老弟你也别解释了,老夫是粗人,搞不懂,就说你有计划没?”野狼。

  “野狼大哥说得有理,木易兄,我们都是信任你的,今日叫我们前来,必是有了什么打算?”猎鹰。

  “嗯。五行派灭门后,面具人将九华派作为了新据点。九华派的前身是华山派,金叶秋大侠失踪后,华山派也分裂了,但是很快清风老人就整合统一了分裂的弟子,重建九华派,并且九华派的实力迅速提升,几年内就成了中原第一大派。然而两年前,清风老人也失踪了。我曾经派人查探九华派的实情,详细了解了那里的地形、门下弟子的分布、武功及生活习惯,想要攻打,并非难事。现在面具人和他的手下刚到九华派,根据内线的报告,九华派的兵力分布还没有变,我打算趁这个机会给他们致命一击。”既然面具人主动跑进了自己的网中,那就要抓住机会及时收网,时间拖得越久,变故就越大。

  “好!什么时候打?”野狼。

  “明晚埋伏,后天天一亮就突击。”连。

  “他有多少手下?”猎鹰。

  “三十到四十人。很遗憾,我查了两年,只查到他的手下一般都单独行动,武功很高。”说到这儿,连皱了皱眉头,惜月跟“鬼岛血剑”到底是什么关系?“暗部的精锐部下会专门对付这些人。我的作战计划是龙瑞山庄和天狼派先行进攻,鹰噬派后援。”

  “好!”野狼。

  “没有十足的把握吗?”猎鹰。

  连点了点头,“很可能会遇到突发情况,到时主要靠你们了。”

  “放心。”

  “这次行动还是要打着攻击鬼岛的旗号,现在大家进攻鬼岛的情绪很高涨,要避免扰乱军心。”

  “好!你是大军总领嘛!当然要带我们攻打鬼岛!”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就明晚雁南山南面集合。”

  九华山九华殿。

  “主上,属下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对那个女孩那么上心?”天女。

  “因为她是血剑培养出来的人。”面具人。

  “可是她现在已经是龙瑞山庄的人了,并且,属下看不出她的出众之处。”

  “她来岛上时,你已经去了醉心楼,当然不了解她。将内力注入兵器中,这世上,除了血剑,只有她能做到,而且轻而易举;对人体穴位极其精通;暗器快而准,例无虚发;自己研究出了杀伤力最强的软剑的用法。她天生就是个杀手!”

  “竟然这么强!属下确曾听闻‘鬼岛暗器’的绝招——‘花雨’。”

  “呵呵,‘花雨’不算什么,只是她觉得好玩罢了。事实上,她现在还不够强。她自小被血剑培养,她的天赋都被开发出来了,但是只培养了六年,就离开了岛。六年的时间不短,但是她太小了,如果身体的成长跟不上头脑,有天赋也没用。”

  “可是,让她离开极乐岛的,不是主上您吗?”

  “是血剑,血剑在我一出山就摆了我一道。”

  「回忆」

  鬼岛血剑:我愿意帮你做事,但是有一个条件。

  面具人:说。

  鬼岛血剑:让薰儿回龙瑞山庄。

  面具人:就这样?

  鬼岛血剑:就这样。

  面具人:看来果真是个不简单的女孩啊,真让人心动。

  鬼岛血剑:她现在太小了,不值得你利用。

  面具人:你心疼了?

  鬼岛血剑:龙瑞山庄的武功可以增强她的体能和内力,并且,木易家有一位二公子据说可以瞬间移动,我想让薰儿学会。

  「回忆结束」

  “两年来,我一直任由五行派的人多次暗杀她,就是担心她忘记作为一名杀手的感觉。我现在迫不及待要亲自培养她,把她培养成最强的杀手,为我所用。”

  “可是她会跟随主上吗?”

  “只要她出了龙瑞山庄,我自有办法让她跟随我。”

  “如果是这样,那属下立即去把她劫过来。”

  “不,这样就没意思了,我要让她自愿离开木易连的保护。”

  无名山,茅草屋,两位老人悠闲地品茶,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忽而相视一笑,“来了。”话音刚落,一袭蓝衣走了进来,“木易麟!薰儿在比武大会上差点杀死人,是你搞的鬼对不对?她被极乐岛作为杀手来培养,你既然想改变她,就不应该再逼她做那种事。”蓝指着木易麟的鼻子愤愤地说道。

  “我相信茗儿本性纯良,她绝对不会变成冷血杀手,但是,我也不会让我女儿被人欺负,变成柔弱之辈。”

  “唉,算了,是我多心了,你有你的想法。”蓝坐下来,平静了一会儿,继而说道,“风儿已经出岛,很可能会去找木易连。”

  “真的?是敌是友?”木易麟。

  蓝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我只能肯定地说,风儿不会帮他爹,老岛主也没打算用他。”

  “既然他不会帮那个老狐狸,那么我们胜率应该很大啊!”

  “你也太小看老岛主了,我在他手下待过很多年,依我之见,他已经通过这次比武大会摸清了龙瑞山庄的实力。”

  “当真?”

  “蓝说的有道理,”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位老者——紫檀老人开口说道,“我又卜了一卦——神人下凡来,天下大乱也;纵精兵过万,自取灭亡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