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交心知心
水边的祈祷2018-11-07 14:473,534

  莫言软软地倒在了地上……连把薰交给身旁的暗部,正要去救莫言,古煞派的人包围了暗部,白色的烟雾通过竹管喷出,又是毒烟。

  众人立刻捂住口鼻,但是白烟使视野变窄,眼前模糊起来。面具人命手下扛起莫言,准备趁机离去。木易连跃起,刚落脚在一棵树上,突然一阵风刮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上前夺了莫言,然后消失在白烟中。连嘴角上扬,扔了一个小球在地上,一声爆破,暗部的人收到了连的指令:掩护撤退!

  连跟追过来的面具人手下过了几招,暗部大部分人都顺利离去之后,也在烟雾和剩余暗部的掩护下撤退。山下,鹿青派已经被干掉了,猎鹰见到连,什么都没问,让他立刻和暗部离开,剩下的事交给鹰噬派解决。连拍了拍猎鹰的肩膀,留下一些暗部处理尸体,带其他暗部撤退了。

  绕过雁南山,木易惜月放下莫言,喘着粗气,他的体质相对较弱,必须在这里休息一下了。过了一段时间,少部分暗部带着木易茗赶到了,惜月命他们先带茗回山庄。很快,连和暗部也赶了过来,“惜月,他怎么样?”

  “武功尽失,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连舒了口气,虽然莫言做的事很冒失,但是这样一来,真相就大白了,面具人终成众矢之的呀!又开起玩笑来,戏弄惜月道,“你怎么样?要不要哥抱你?”

  惜月脸红,不知道说什么好,大哥真是的。暗部们强忍着笑,一个个都快憋出内伤了。

  木易茗回到山庄,下人们纷纷激动地围过来,表示担心,小依拉起茗的手,“小姐你真的回来了,太好了!我们都好担心你。”

  小勺挤进人群,关切地问,“小姐,你饿不饿?在外面一定吃的不好吧,你想吃什么?”其他人也问这问那起来。

  “大家,对不起。”看到先生站在远处,正转身欲离去,茗更加自责,跟了过去。

  跟着先生来到知行堂,茗低着头,双手背在后面,交叠着,互抓着手臂,等着先生训话。先生背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逃学两天,该怎么罚?”

  茗乖乖地跪下,高举起双手,平摊着,“罚四十。”

  预想中的戒尺没有落下,一根红木木棍轻轻放在茗的手上,茗诧异地看着先生。先生不紧不慢地说道,语气依然严厉,“什么都不带就离家出走,没想过一个人在外面怎么生活?”

  “没,没想过。”

  “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连照顾自己都不会,还想着离家出走?武器也不带,如果遇到了恶人,打算赤手空拳地跟人家搏斗?”

  茗低着头,被先生训斥几句,心里反倒舒服了很多,她已经悔恨自责死了,只希望被狠狠地教训一顿,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大哥、二哥还有他。先生没有继续下去,看着茗手里的木棍,说道,“我没经你同意,把它研究了一下,虽然是把软剑,但是这种构造,当暗器用确实很方便呢。你没有那样用过吧?”

  “没有。”

  “为什么?”

  “我不知道,鹰眼也曾问过相同的问题。我因为想不透他为什么会认输,所以去问他,他没有回答我,反问我之前为什么没有弹出软剑暗伤他。我想我们的答案应该是一样的,但是我还是不知道。”

  “等你长大了,就会想明白了,现在只要坚持自己的真实想法就好。”

  “先生可以现在告诉我么?”

  先生摇了摇头,“有些事需要自己去体会才能知道,我现在告诉你,你也不会懂,经历了足够多的事情,你自然就会懂了。”

  “嗯,我知道了。”

  “去吧,你大哥应该快回来了,去向他请罪才对。”

  快到山庄了,惜月对木易连说道,“哥,跟我去一个地方好吗?”

  惜月满脸的心痛与忧伤让连微微一震,命手下把莫言安顿在山庄里,跟着惜月上了山,走进山谷,穿过山洞,来到一处天然洞穴。惜月说道,“这些,是茗儿写的。”

  连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周围的石头上全部刻满了字!

  “我们不在的这两年,她每天都思念着我们,她过得好孤独,没有人可以说话,没有人在她身边陪着她,她需要的,是我们的关心,是我们的陪伴。可是,我们……”惜月已说不下去。连颤抖着手去摸石壁上的文字,茗的脸庞仿佛出现在了眼前,“大哥,茗儿好想你。”“大哥,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二哥,茗儿以后会听话,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不要丢下茗儿……”“爹爹,你玩得开心么?”“大哥,你现在在哪儿呢?一定很辛苦吧。”“三哥,你过得好么?”……“哥,帮帮我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人要我了,为什么?为什么不想想我的感受?爷爷,我该相信谁?”“再见了,大家。”

  连的头抵在石壁上,陷入深深的自责。我是怎么了?把茗儿带回来,是要好好照顾她,补偿她,爱她,可是却一边想着她八年来痛苦的生活,一边还要给她两年的孤独!为什么我没有意识到她对我的依赖?为什么要在她刚刚变得活泼开朗一点之后就离开了她?我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好她,却不能阻止别人对她一次次的暗杀;我口口声声说要让她开心快乐无忧无虑地长大,却给了她最大的不开心,成了她忧虑的根源!

  时间一点点过去,连一遍遍地摸搓着刻下的文字,茗儿所有的伤痛他都要经历一遍甚至几遍。最后,终于停下来了,搂过惜月的肩膀,“走吧。”还有很多事要处理,茗儿和山庄都是他的责任。

  第一次,连放下公事,把茗的事放在了首位,一回到山庄,连就赶到了意行阁。

  十多年来,意行阁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没有变过,这是茗儿的娘亲左百合曾经住的地方,左百合,一个曾经让所有的男子都为之倾倒的女人,也是父亲最爱的女人,她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却绚烂无比。

  “大少爷,”小依出来迎接,“小姐不在房中,好像是去找您了。”

  连点点头,转身离去。

  进了意连轩,看见茗正坐在圆桌旁出神,连轻轻地唤道,“茗儿?”

  “嗯?大哥。”茗急忙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双手不知道该放哪儿。

  连微笑着走过去,摸摸了她的头,真的长高了呢!突然有些哽咽,一把把茗拽过来搂在怀中。茗一愣,眼睛里立刻擒满泪水,紧紧地抱住连,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连回想着石壁上的字,心痛地说,“是大哥不好,都是大哥的错,大哥没有好好陪你,大哥冷落了你。是大哥不够关心你,没有保护好你。原谅大哥好不好?”

  “大哥……”茗心惊。

  “都是大哥的错,大哥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让你多次被暗杀,让你孤独寂寞,让你陷入对黑暗的恐惧……”

  “大哥……”

  连紧紧地搂住茗,茗儿,大哥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再也不会让你孤独,再也不会让你受伤。

  “大哥,是茗儿不好,是茗儿错了,大哥不要自责了,好不好?”茗哭着说道,抬起头来看着连。

  连笑着说,“傻瓜,我是你大哥啊!我应该是你的天,我也希望成为你的天。”

  茗重新把头埋进连的怀里,“大哥就是我的天,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连欣慰地抱起茗,坐到床上,把小家伙搂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茗贪婪地依偎着大哥的胸膛,宽广而温暖。

  过了好一会儿,茗才抬起头来,“大哥不怪茗儿么?”

  “为什么要怪你呀?”连捏捏她的小鼻子。

  “因为我离家出走,”茗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还被劫去了。”

  “大哥不怪你,你能不能告诉大哥,为什么离家出走?”

  “我以为你们不爱我了,我以为大哥要攻打鬼岛,还看到大哥被鬼暗杀,我……我觉得好难过,想离开,想逃离这一切。但是路上被打晕了,劫到了九华山,老岛主说,他说大哥是坏人。”茗的声音小了下去,又抬起头来迫切地看着木易连,“大哥,老岛主是骗我的,对不对?”

  “他说的话亦真也亦假,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连心有余悸,把面具人的计划和这两年发生的事情以及那晚暗杀的实情简单讲了一遍,“总之,大哥和鬼岛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大哥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让你们平安。”

  “嗯,我知道了。”茗低下头,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啊,自己应该很信任大哥的,既然很信任,为什么怀疑他呢?

  “茗儿,你要相信你自己,你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我真的是个好孩子么?”

  “当然是。”

  “可是今天,我惹了很大的麻烦。”

  “不是你的错,不要责怪自己了。”

  “大哥真的不怪我?”茗放不下来,先生没有罚她,大哥也不责备自己。

  “不怪,不怪,大哥说了,不怪你的。”连捏捏茗的小脸,看她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把茗翻过来摁在自己腿上,拍了几下,“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

  连笑着把茗放下来,这个小家伙,非要挨了打才舒服。茗揉揉自己的屁股,然后很认真地看着连,“大哥,三哥说,大哥和二哥都是十二岁开始执行任务的,茗儿今年也十二岁了,我想跟在大哥身边,帮大哥做事,可以么?”

  又是那双清澈的眼眸,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淡定和自信,这才是真正的茗吧!连点了点头,“可以。”

  离开龙瑞山庄的具体原因,我说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离开龙瑞山庄的那一刻,仿佛再一次嗅到了他的气息,幼年的气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