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深夜造访
水边的祈祷2018-11-07 14:303,592

  五行派,略显低调的两层阁楼,一青衣人立在栏杆前,面朝远处的天空;一黑衣人走过来,在他身后站定,欠身道,“主上,两人均已抓住。”

  “好,先关起来,稍后我亲自审。把岳掌门带上来。”

  岳齐天被押了过来,跪在地上浑身颤抖,脸色因恐惧而苍白,青衣人转过身,面具下一双鹰似的双眼紧盯着眼前这个人,“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毁了我的游戏?”

  “我不是有意说出去的,饶命,饶命啊。”声音颤抖着。

  面具人凑近岳齐天,盯着他的眼睛,“没关系,那两个卧底都已抓住。我知道你忍了两年忍的很辛苦,但是,我会帮你讨回公道。你受惊了,回去好好休息。”

  岳齐天被带走了,黑衣人问,“主上,属下不明白,既然他没什么用,为什么不杀了他?”

  “我要留着他,送给木易连。”面具人面具下的眼睛露出深邃的目光,与反派角色的狠绝眼神不同,这个人只是像在单纯地在计划某件事情,而且成竹在胸。

  一个看上去高傲冷艳的紫衣女子从走廊上经过,并没有看面如死灰的岳齐天一眼,转过拐角,走到面具人近前,“主上,您找我?”

  “天女,一直没有问你,你是怎么把自己的手下混入龙瑞山庄的暗部的?”

  “我在醉心楼的时候,认识了木易家的二少爷木易惜月,获取了他的同情,通过他,把我弟弟送进了暗部。”

  “原来是这样,不愧是我最看好的人,善于利用敌人的弱点。”

  “主上过奖。”

  “你弟弟的名字是天昊对吧?我有意去拜访他。”

  “明白,我立刻通知天昊。”

  面具人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看着这个名叫天女的美人,“我还记得两年前我找到你的时候,你的身上失却了很多极乐岛的特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普通女子的柔情和柔弱,任何一个女子陷入爱情时的……”面具人越说越慢,等待着天女的反应,天女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眼神亦没有一丝的闪烁,面具人眼角微弯,“不管怎么样,很高兴你放下了心事,变回了你应有的模样。”

  “主上放心,木易惜月只是我利用的一个棋子,我不会有其他的情感。”

  北固山,天昊和天女坐在草地上,“天昊,你最近过得好么?”

  “我很好,姐姐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不用为我担心。”

  “可不可以跟姐姐去见一个人?”

  “嗯,没问题。”

  两人从山坡上下来,走到面具人跟前。

  “你就是天昊?”

  “是。”

  “我来找你的目的很简单,我要你带我去一个地方。”

  天昊看了天女一眼,天女点了点头,天昊才点头答应。

  龙瑞山庄意行阁,木易茗躺在床上,用被子包裹住自己,仍无法安心入睡。桌子上点了两盏灯,木易茗半睁着眼睛,她也不确定自己脑子里正在想些什么,因为明日的家人团聚而兴奋么?当然。因为恐怖的记忆而害怕愧疚么?呵呵,不知道。当房间的门渐渐打开时,木易茗没有马上坐起来,而是直直地盯着,直到一个戴面具的人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有那么一刻在想,是他么?他来找我了?但是立刻知道不是她心中所想之人,虽然那副面具是如此的熟悉,但是身形、眼神都不一样,声音也不一样,“陌上薰。”

  “你是谁?”茗心中一惊,从床上跳下来,知道“陌上薰”的人屈指可数,名字是哥哥起的,她只将这个名字告诉过师父、二老和大哥,而这四个人是绝不会说出去的。

  “我是他的父亲,来接你回极乐岛。”

  “他?”

  “嗯哼,你知道‘他’是谁。”

  “我为什么要回极乐岛?”

  “极乐岛上有你想见的人,而他也想见你。”

  “不需要您费心。”木易茗冷冷地回答,她很怀疑,这个人真的是他的父亲么?两人给人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你以为你留在这里有何用?”

  “这里有我的家人,就足够了。”

  “家人?什么是家人?你把他们当做家人,他们对你又如何呢?想想你的成长经历,这些人只不过当你是兵器罢了。之前不敢拿出来用,是怕惹来麻烦,等到需要的时候,就会把你推到前面去,为他们杀敌,为他们挡箭,他们不像我和你哥哥一样珍惜你。”

  “闭嘴!”

  “人为己而活,怎么会存在‘家人’?那些你以为爱你的人残酷地训练你,教会你武功,然后把你作为兵器使用,想想你杀过的人,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够了,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薰儿,你有足够的时间考虑清楚,想明白了就离开山庄,我会派人来接你,你应该明白,我儿子是唯一一个不愿意你作兵器的人。”

  ……

  暗部一队,是以保护龙瑞山庄为使命的。多少年来,没有人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入龙瑞山庄,而这个定律,已经打破了,其实它早就打破了,从暗部一队队员天昊接见他姐姐的第一个“朋友”开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厨房里传来欢快的笑声。每天傍晚的这个时候,是龙瑞山庄里最热闹的时候,也是大家最开心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下人都聚在厨房里吃饭聊天,老爷夫人少爷们都不在,四小姐就在厨房里和下人们一起吃饭。

  木易茗把上衣掀起来,露出圆鼓鼓的小肚子,一只手在头顶上方作蛇状,扭来扭去,学西域的舞蹈,甚是可爱。

  “哈哈哈哈——”“哦——”“哦——”众人拍手起哄,也纷纷起身乱舞。

  众人的兴致正在头上,门开了一条缝,木易茗偷偷遛了出来,轻轻叹了口气,低头默默离去,留下窗纸上欢快舞动的身影。

  走过意连轩,黑着灯;走过意月轩,也黑着灯;抱着一丝侥幸向意曦轩走去,没错,这里还同半年前三哥刚离开时一样寂静。苦笑,转身欲离去,一股寒气从背后生出,木易茗一惊,侧身避开,一枚银针刺入肩头,刺痛。眼睛盯着银针飞来的方向,拔出银针拿在手里,左臂已完全麻木。

  晚风吹拂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寒气渐渐退去,茗眼前变得模糊,头一歪,倒了下去。

  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小依进来,“小姐今天怎么睡这么早?还没有洗漱呢吧?”

  “额……没有。”

  泡在浴池里,木易茗困惑不已,是谁要杀她?又是谁救了她?

  半个月之后的一天清晨,茗在树林里练惜月刚教给她的瞬移之术,不远处就是山庄弟子们练功的地方,喊声依稀可闻。瞬移之术的第一层是在地面上迅速移动,第二层才是最上乘的轻功,在空中快速移动。其实对顶尖武功没有什么渴求,只是二哥教给自己了,不想让他失望。不知道练成第一层需要多长时间,二哥一边研究一边练习花了一年半的时间。

  行如风,带起片片落叶,一个白影穿梭于树间,似脱兔,似树精灵。突然,“嗖”地一声,茗停下来,慢慢转头看去,一支飞镖插于树中。知道有其他人在,茗静心凝听,此刻,一点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她的耳朵,浅笑,手指一动,飞出银针,只听“呯”的一声是金属碰撞的声音,一个少年从树后跳出,手中握着一把小巧的匕首。

  “你是谁?”

  少年单膝跪地,抱拳行礼,“属下是一队的天昊。”

  “你为什么在这里?”

  “属下奉命保护四小姐的安全。”

  茗一脸怀疑地看着他。突然,一枚银针朝茗的背后飞来,天昊跃起,推开茗,茗手中的银针飞出,便听见树那边有人倒地的声音。再看天昊,银针正中左边的肩膀,茗迅速点了他的穴道,制止血液的流动,拔出银针,果不其然,是有剧毒的,而且是她曾经接触过的五毒散!

  把天昊扶到树下坐下,“你等着,我去拿解药。”

  很快,茗就飞回来了,把解药喂到天昊嘴里,解了他的穴道。

  “谢谢四小姐。”

  “上一次,是你救了我么?”

  天昊点了点头,“最近想杀小姐的人很多,请小姐一定要万分小心。”

  “他们是谁?”

  天昊摇了摇头。

  茗看了看银针,银针是很难区分的,她只能辨认出自己的和师父的,上一枚银针上只有迷魂药,这一枚却沾了五毒散,而在继任大典上的那枚银针虽然也浸了五毒散,但是那枚银针比起这两枚要小一些,这些银针是极乐岛上的么?唉,她根本就想不透,杀了太多的人,说不定是仇家找上门来了。起身拔出树上的飞镖,还给天昊。

  “谢谢四小姐,属下冒犯,还请小姐原谅。”

  “没关系,你只是想提醒我有刺客而已。”茗拍了拍身上,“那具尸体交给你处理了。”说完,离去。

  又过了两个月,茗刚刚从山谷中出来,眼神中透露出疲惫,对木易连的思念太重,使她每天都没精打采的,常常来到那处“好地方”,一待就是一上午。刚爬上高地,一把明晃晃的剑就直冲过来,茗躲开,操起地上一根柳枝;剑又横劈过来,茗抬起柳枝抽过去,刺客后退几步。茗轻笑,她认得出这是五行派的剑法,在她看来,五行派的剑法根本什么都不是,一根柳条足以应对。刺客又冲上来,茗轻松一挑,打落了刺客的剑,刺客手中变出六只毒镖,射了过来,茗一脚踢起刺客的剑,在空中旋转起来,毒镖全部落地,茗一枚银针飞出,直取脖颈。

  扔了剑,茗说了一句“处理尸体”便离开了,天昊从树后跃出,朝茗离开的方向微笑了一下。

  天昊珍惜他和木易茗的友情,姐姐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天昊能做的,就是躲在暗处,暗中保护木易茗的安全,虽然看上去完全没有必要,他只是来给姐姐的那些“朋友”收尸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