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连意已决
水边的祈祷2018-11-07 14:344,313

  数月前,极乐岛上,少年神情沉重地向极乐宫最顶层走去,他回来了,能神不知鬼不觉登上极乐岛的人只有他了。顶层是一间宽阔的圆形石屋,少年望向那熟悉的背影,恭敬地唤了声,“爹。”

  那人转过身来,看着眼前那依旧单薄的身影,简单地说了句,“送她回去。”

  少年低头应“是”,七年不见,他还是那样,对自己永远都是命令的口气,不肯施舍一点温情,甚至不肯多说一句话。

  许是感受到了少年的置气,那人走近少年,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直视自己,“风儿,我们要共建大业。”

  少年没有回答,爹的计划要开始实施了,他不想过问计划的内容,他关心的在乎的只有她,可是她要走了。内心悲凉无比,但他毫无他法,放出消息说龙瑞山庄的四小姐在鬼岛上,龙瑞山庄果然火速派人来接,看出木易连对她的疼惜,看着她被领走,当她回头望向自己的时候,自己差点就冲动要反抗父亲,但是他还是做不到,只能祝愿她以后活得快乐了么?看出那双眼睛里的不舍和困惑,他心痛如刀割。

  回到现在,龙瑞山庄。

  “你们都知道山庄是怎么运转的,该做什么都做什么去,不用事事向我禀报!”木易连拍着桌子站起来,怒不可赦地指着下面的人。下面的人连连应是,一边退了出去,一边想着自己何时得罪了大少爷。

  一个身影闪了进来,没站稳,向一边倒去,木易连扶了一把,直接把他打横抱起来,扔在床上。木易惜月被摔得哼哼了一声,想到自己是个跟哥一般高的大男人了,还被那样抱着,有些尴尬。

  “在外面闹够了?肯回来了?”连没好气地说,本来是让他去查面具人的据点的,结果暗部报告说他跟“鬼岛血剑”在酒馆里畅饮!看这疲惫不堪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接到自己的指令,用瞬移之术回来的,真恨不得立刻吊起来打一顿!

  “想死就直说,哥亲自动手,不用找外面的人。”连咬牙切齿。

  “哥……”

  “解释!”

  “我见到他两次,但是都跟丢了,找不到线索。”惜月不是面具人的对手。

  “所以想自杀?”

  “哥……”

  “为什么跟‘鬼岛血剑’在一起?”

  “额,打探消息。”惜月想着,要是我说我觉得他很豪爽,有侠者风范,想交他这个朋友,会不会直接就被哥打死。

  “交过手?”

  “嗯。”正是因为跟他交过手,他招招都被我躲开,他才会看得起我,愿意跟我喝酒。

  木易连叹了口气,还好弟弟没受伤,可是跟极乐岛的人在一起太危险,他断不能让这件事再发生,不管对方是否知道惜月的身份,不管对方是怀着何种目的。

  “汇报吧。”

  惜月松了口气,哥没跟自己纠缠这件事,今早突然接到大哥“立刻回来”的指令,知道自己跟“鬼岛血剑”在一起的事被大哥知道了,所以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看来哥只是生气一时。

  “鹿青派掌门是死于‘鬼岛血剑’之手,惜月认为,鬼岛可能已经控制了鹿青、五行、九华三派。”

  木易连赞同地点点头,鹿青派掌门、五行派前任掌门都死于鬼之手,而九华派前身华山派掌门在南海失踪,九华派前任掌门也失踪;很可能鹰噬派也已被极乐岛控制。再加上小门小派的消减,哼,是不屑于控制吗?

  “大哥认为,他们的目的是……”

  “称霸武林。”眼神深不见底,惜月熟悉这个眼神,说明大哥要做些什么了,木易连突然微微一笑,在床边坐下,“惜月,以后山庄内部的事务就交给你了。”

  惜月看着大哥莫名其妙的笑容,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怪?

  “我的任务呢?”

  “先放手吧。”再查下去就有性命之忧了,木易连坚信保护主义,“鬼岛血剑”是何等角色!这个时候必须要让弟弟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为什么?”

  “给哥减负啊!山庄里最近有麻烦事发生,我解决不了。”看着惜月一脸狐疑,解释道,“爹大寿那天,大伯带鑫儿过来,茗儿和鑫儿闹了矛盾,把鑫儿吊在了树上,大伯气急败坏,可是爹护着茗儿,这都僵持了三天了。”

  惜月郁闷,是,爹和大伯都宠他,他出面是可以解决这件事,但是,这算什么原因啊?可是大哥有了什么计划?

  “大哥,你是一庄之主,应该坐镇山庄。”

  “哥想出去散散心。”木易连明白自己现在还没有爹那么豪迈大气,能早早就把事情全交给儿子,安心享乐;他要亲力亲为,尤其是猜到了极乐岛的目的。总是在背后操控,他已经忍受不了,脾气都变得暴躁。不是不信任弟弟和暗部,而是有些事需要他这个庄主出面了。

  “哥……”惜月知道连已有计划,并且要亲自执行,他拦不住他,只希望他不要涉险。

  “老实在山庄待着,要是管不住自己的腿,我不介意帮你管。”

  石子路上,木易茗正苦瓜着脸朝父亲那里走去。前几日父亲生日,大伯带了他唯一的儿子鑫儿来到山庄,鑫儿比她小三岁,当时正独自在花园里玩,她不知哪根筋搭错了那天从知行堂出来也去了花园,结果鑫儿一见到她就指着她大叫,“丑八怪!鬼岛来的丑八怪!”她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打算理他,但是这小子又不知死活地捡起一颗石子扔向她,可恶的是竟然还真砸到她了!一生气,就上前去要抓他,他奋力挣扎,又打又踢,喊着,“打死你!坏人!打死你!”她当下直接就解了那小子的腰带,把他吊在了树上。

  因为山庄里的下人都在忙大寿的事,长辈们也一直在聊天,结果一直到晚上要吃饭了这小子才被救下来,哭着跑到大堂,向大伯母诉苦,“茗儿姐姐欺负我,她打我。”

  木易茗傻了,这小子是大伯家的孩子?刚刚还张牙舞爪呢,现在改口叫自己“姐姐”了?不敢看自家大哥的脸,直接站起来,老老实实地说一句,“对不起。”

  木易家的亲戚几乎都在,有的庆幸没把自家孩子带来,有的板着脸不满鑫儿的哭闹。鑫儿的爹木易盛发难,“说句‘对不起’就完了?一点都不懂规矩!”

  “那按大伯的意思呢?”木易茗抬起头来直视着,问得很诚恳。

  “你……”木易盛气红了脸,“连儿!把这个小妖孽带下去,好好教教她规矩!”

  “小妖孽”这三个字激怒了木易麟,“慢着!我木易麟家的孩子绝不会欺负人还打人,但是如果有人欺负他们,可就难说了。”

  “你什么意思?!鑫儿才多大,他会欺负你们家那个小妖孽?!”木易盛拍案而起。

  “是啊,我们家茗儿怎么会如此没品地欺负小孩子呢?”木易麟语气颇为不屑,这个鑫儿比起我三个儿子差远了,我还真看不上。

  木易盛欲继续发作,这时,在座的最年长的老夫人开口了,她是木易盛、麟的表姐,“行了行了,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的事,你们两个长辈在这里吵像什么话!老大,你从不过问江湖之事,只当茗儿是你侄女就好,哪有‘小妖孽’一说!老二,你跟你大哥说话就这口气吗?孝悌之义哪里去了?兄不友,弟不恭,何以为父!”

  好好的生日被搅乱了,木易茗深感自责,好不容易散了席,实在是不敢见大哥,跟在爹爹后面去了爹爹的房间。

  低着头,“爹爹,对不起,我错了。”

  “知道错了?”刚刚还在大家面前戴着“不恭”的帽子维护小女儿的木易麟这个时侯摆出一副严肃的脸,严厉地问。

  “嗯。”

  “趴上来。”

  木易茗乖乖地趴到父亲的腿上,木易麟褪下她的裤子,“啪啪”两巴掌格外响。茗的脸一下就红了,虽说她还小,但是……爷爷都没打过她光屁股,爹爹第一次就……觉得好不自在啊……

  木易麟打这两巴掌倒是觉得格外过瘾,这么打才有当父亲的感觉,小丫头还脸红,你三个哥哥小时候都被我打光屁股。

  “说说错哪了?”

  “不应该沉不住气把弟弟吊在树上,破坏了爹爹的生日宴。”

  木易麟心里偷笑,真有我当年的风范,我当年是把自己大哥吊在树上。只是,“啪啪!”“不对!再想!”

  “为什么不对?”茗转头诧异地望着父亲。

  “他先挑衅的是不是?”

  “嗯。”

  “既是他挑衅在先,给他点教训有什么不对?我女儿为何要任人欺负?”这种话,木易麟没对三个儿子说过,但是,女儿不一样。“我数十声,要是想不起来自己错哪,就挨揍。十,九,……”

  茗开始不安,到底错哪儿了?

  “……,二,一。还没想起来?啪啪啪啪啪……”

  此刻,茗走在去父亲书房的路上,郁闷得很,因为到现在还没想起来自己错哪,就只能天天到父亲书房挨打,昨天还下了重手,今天想坐下都困难。

  木易麟正坐在藤椅里悠闲地喝茶,茗走过去,拉着父亲的衣服,轻轻晃着父亲的腿,可怜巴巴地望着父亲,“爹爹,今天能不能不打茗儿了?”

  “不行。”嘴上很坚决,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小丫头求人的样子真可爱啊,之前一想到小丫头看了蓝老头儿的信后哈哈大笑,就浑身不舒服,现在不了,全赚回来了,哈哈!

  “可是爹爹,爹爹昨天打的现在还疼呢!”

  “昨天是昨天,今天该打还是要打。”虽然小丫头眼泪都打转了,可是就是想逗逗她,“自己脱裤子,趴上来!”

  委屈地褪下裤子,趴到父亲腿上,连着被打了三天光屁股,“成功”摆脱“不自在”!谁让是自己亲爹呢!

  木易麟大手高高扬起,可是又不紧不慢放下来,然后轻轻揉着小丫头依然青肿的小屁股。木易茗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爹爹果真还是舍不得打自己的,“爹爹可以告诉茗儿哪里错了么?”

  “昨天你讲过鑫儿用石子打中了你,是不是?”

  “嗯。”

  “这就是第一个错,你竟然会被七岁孩童打中!如果他手里拿的不是石子,或是打中了其它部位,怎么办?”

  木易茗一惊,想起继任大典上被暗杀一事,如果当时岳齐天没有出现在自己眼前,自己就会一点防备都没有,那那枚银针……可恶,才离开极乐岛不久,师父教的就全忘了,木易茗你真该打!

  “第二,为什么当时没想到他是你大伯的儿子?”木易麟是了解女儿的,如果当时茗儿知道鑫儿的身份,断不会反击,给自己惹麻烦。当然,他希望的是女儿即使知道鑫儿的身份也照反击无误。

  木易茗有些困惑,我没见过他啊。但是立刻就想明白了,从鑫儿的穿着即可知是富家子弟,又胆敢出言不逊,更是排除了是庄内仆人孩子的可能,那就必是亲戚家的孩子,可恶,如果当时没有被反感和气愤冲昏了头脑,而是冷静地想一想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师父教的真的全忘了……

  木易麟看出她已想明白,欣慰地一笑,小丫头,自己死活都想不出来,别人一点就透,头脑是聪明,可还是经验太少啊!

  次日,惜月去了一趟桃花涧,也就是木易盛隐居的地方,木易盛不喜江湖之事,也不参与龙瑞山庄的事务,而是在这僻静地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惜月轻松搞定木易盛,缓解了木易盛和茗的关系,不由自主地再次前往暗部。年仅二十岁的惜月也在江湖中混了八年,年幼时是所有长辈宠爱的对象,长大后是所有江湖人物想要结交的好兄弟,声誉极高,可以这样说,整个江湖都愿意买他的面子。

  暗部,木易连依次将十六个人召进密室,布置下了任务,他知道,曾经的“天罗地网”已经不管用了,想要探根寻底,就要深入狼窝。与其躺在床上后悔,不如现在就做恶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瑞山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