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他是我表哥
卢小芝2021-05-19 03:482,968

  “啊哈一一!”

  羽翎小芝用手打着哈欠,眯着眼,一副没睡够的神态,横幅眼前。

  他眯了眯眸子看了看餐桌上坐着得四位人:“大家早啊!”

  “嗨啊!我们的鼻涕虫小芝起床啦!让表哥来帮你擦擦鼻涕吧!!”生音是从羽翎小芝对面餐桌上,一位绑成半个木乃伊的家伙戏谑传出的。

  羽翎小芝气不打一处来,张大口:“夜总会营销员VIP的大叔!还说我呢!自己都快变成木乃伊啦!”

  “小芝这么可以这样跟吴青寂表哥说话啊!”吴念翎端了一碗满满的白饭,重重敲在羽翎小芝桌前。

  羽翎小芝全身一震,稍纵,瞥了一眼自己那凶神恶煞的母亲,羽翎小芝委屈的拿起双指对点。

  嘴嘟着老长老长,心里暗暗念到:老爸怎么找了个怎么凶的老妈呢?虽然是绝色美妈,可也太凶了!简直是羽翎山中的母老虎。

  想归想,小芝当然不敢说啦!他缓缓拿起碗,动起筷子。

  微瞥了一眼自己的老爸。初梦神态自若,犹如自己是一家之主,深深感叹到:唉一老爸真牛!家中有客人尽装一家之主。没有人的是时候,想必一定是老妈是当今皇帝,老爸肯定是小绵羊。

  小芝夹了几根白菜,随眼看了看对面的表哥。说也巧对面那个人就是昨晚VIP男子,则就是自己的远房亲戚-表哥,及就是吴念翎姐姐的儿子。

  他们本是在玄虚市另一个镇,叫玄武镇,相传那里是玄武诞生的地方。这次表哥为了挣钱养家,所以来我们这边打工,他来的时候吴念翎早知道了,所以嘱咐他来到这边就来她家里住。他根本没那想法,不好意思白吃白住人的,也不想打扰人。

  也就是因为昨晚身受重伤,实在没办法才来表姑家占住几日养伤。

  吴青寂见小芝看着自己,笑着用手指了指鼻子。

  羽翎小芝愤怒的捏了捏筷子,青筋在额角冒出,怒火冲天。

  怒气被某人敏感察觉到了!

  “精一一”

  吴念翎两眼放光,手握着筷子,青筋在手背冒起。

  谁见了都会忌让三分,何况小芝呢?他只能低头狂吃。眼中闪过不屑:哼!不就小时候我常常流鼻涕,以此取乐!

  小时候,吴青寂常来羽翎小芝们家玩。后来,他们搬家了,搬到玄武镇居住。

  他则再也没有来过羽翎小芝家了!吴青寂今年刚满二十,算起来有十年没来了!所以昨晚不认识也是有原因的。

  吴念翎平息了下,则一百九十度的大转变:“‘青椒’吃吃!这是你最爱吃的青椒,还有‘青椒’的女朋友不要客气呦!跟自家一样。”

  (解释):青椒是吴青寂的小名,因为小时候他喜欢吃青椒,所以吴念翎就叫他“青椒”。

  吴念翎的话刚落,一片死寂。害羞的气息充沛着气氛,温度随即上升七、八度。

  羽翎小芝知道为何如此安静。瞥了瞥坐在吴青寂旁的绝色女子,就是昨晚奇怪的美女黎蓝。最让小芝难以置信的是黎蓝真是顷“球”美女,私底下暗骂道:“靠!真是不靠普!一朵金花插在干粪上。”

  就连初梦刚见到黎蓝时,全身震瑟。震撼的原因是她的**竟然比自己老婆大出四罩杯。

  昨晚那件事后,小芝跟同伴一一回家,至于他们怎么好上得就不大清楚。

  但就吴念翎的一句女朋友,顿时让他俩羞涩不以。都低着头,红晕在脸庞肆虐。

  幸灾乐祸的羽翎小芝暗暗坏笑着,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老妈特别喜欢问这些亲昵的事。

  这不就问起来了!

  念翎发现她们的异常反应,迫使她抛根问底:“‘青椒’你女朋友不错啊!有眼光嘛!怎么认识得,她几岁啦!”

  吴念翎像喝兴奋剂,特兴奋:“黎蓝告诉阿姨几岁啦!”

  黎蓝扣了扣手指,低头羞涩的嘟囔:“十…十…十八。”

  “小两岁正好啊!什么结婚啊!要不然我直帮你们直接做媒吧!”吴念翎好似恨不得现在就拜堂成亲的感觉。

  话刚落,顿时,把在场的人都呛着了。黎蓝那张通红的脸颊早可以煎鸡蛋了!就连羽翎小芝那么自若的老爸,都不禁流下汗滴!

  总之这顿吃得太累太累了!

  ……

  厨房传来一阵乒呤乒啷的洗碗声。

  客厅,清新淡雅。

  一张茶桌静静的摆在客厅正中间,一张长沙发横在桌后,两张短沙发则嵌在茶桌各左右。

  初梦安详的软坐在右侧的断沙发上,吴青寂和黎蓝静默地坐在长发上。

  他们面前都泡好了一杯纯厚的热茶,从盖边不时冒出丝丝热气。

  初梦捧起茶,深刻得品味着热茶,咽下一口茶水,凝重道:“青寂!你真得不在这里长住吗?”

  吴青寂笑得谢绝了初梦的好意:“不用了,表舅,得我伤好了,我就到外随便租个房子就可以啦!不麻烦你们了!”

  梦接着又饮了一口,眯了下眸子,看着吴青寂:“难道你真的跟她住在一起啦!她可不简单啊!你这次的伤跟她有很大的关系吧!”梦的眼闪着丝丝看透的晶光。

  小时候吴青寂最怕他的表舅,因为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吴青寂瞥了瞥黎蓝右额角被头发盖住的“咒”字。那是他特意让黎蓝仔细把头发斜过来,把咒遮住,也是特意不让表舅知道的,可现在还被表舅一眼识破。

  黎蓝全身一惊,两眼发愣,惊愕的神情早就跃然脸上。

  突兀,她神情却变了,从惊愕到惊呆,但渐渐有平息下来。像一滴雨水找到一片汪洋。

  绕到吴青寂身后,赫然一只大而有力的手紧握着另一只本是神情“起伏”的细腻、白皙小手。

  吴青寂低着脑袋瓜,没有一丝动作,只是默默无言紧握着她的小手,安抚着她。

  “啪啦一啪啦一”

  初梦背后的窗棂被细风吹得拍打着。

  他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吸了口气凝重道:“她可是政府的秘密武器,这么一来,你也得被牵连进去。你没想过自己的家人吗?”

  吴青寂还是没有言语,黎蓝早就惭愧万分,自己跟本就是个祸害,还谈什么爱不爱的呢!

  “我不配!”这一想法在黎蓝脑子诞生,并且下深扎根。

  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黎蓝的心头,安抚的她那自责、自负脆弱的心灵。她下意思得看向身旁的吴青寂,右手紧握得黎蓝的小手,虽然握得很紧,但一点也不痛,还深深从他手中的体温中传来那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我无法抗拒,只要有他在,黎蓝就不在怕。

  初梦缓缓站了起来,意味深长的讲道:“守护!守护她吧!这不就是我们不变得信念嘛!”

  此时,像陨石撞地球般,冲击了吴青寂和黎蓝的心灵。

  “哈一一!”

  初梦已经快走出了客厅了,背对着他们,喜悦凝重对他们微笑道:“青寂抓紧她的手!用生命去捍卫她!勇敢得去守护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

  惊讶之情顿时转为喜悦,还有的许多情感只用笑表示。

  “一定!”

  吴青寂紧抓着黎蓝的手,自信而有凝重地承诺道。

  ……

  “啪啦一啪啦一”

  窗帘依旧拍打着,窗外透进几束亮光。看着强烈的亮光,静静沉暮,眼前突然一亮,什么也看不见了!

  ……

  在白光徘徊中,渐渐……

  “叽叽一一叽叽一一”清脆的鸟叫在耳边徘徊。

  光亮的视角,随着清脆鸟儿叽叫而豁然开朗。

  丝丝绿色亮光微微跑进眼眸中,视角也淡淡清晰起来。

  朦胧时,一片绿色的汪洋在眼眶盘旋。逐渐清晰起来,一片高大绿茵茵的大树,紧挨着。连阳光都难以射入,只有细薄的朦光印在绿灌上。

  身心则被这里所征服,只想静寂在这沉睡,没有吵闹、有苦恼、没有哀愁…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世界不允许。

  在次迷恋地了望四周,自由无虑的鸟儿在枝间来回跳跃。吟颂着守护的真谛;清风为它伴奏音律;树枝摇摆着枝条为真谛中添调旋律……

  忽一阵杂乱声音,打破这一乐章……

  “叮叮一一”

  一座高大老旧的教学楼,就挺拔坐落在森林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守护生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守护生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