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紫露的坚信
卢小芝2021-05-19 03:482,521

  亲爱的嫖客,有小姐投诉你,*小,花样少,动作慢,技术老,经调查属实,嫖娼协会一致决定强行把你的*切掉,提前祝你剩蛋节快乐,看完此消息,请收藏!推荐!否则阳痿一辈子。嘻嘻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星期六)

  “妈!我出一下了。”小芝急冲地朝门跑去,边跑边说。

  “等等!早点还没吃呢!上那去啊?什么时候回来?”吴念翎从厨房急迫跑出地追问道。

  “中午就回来啦…”

  吴念翎担心地叫道:“小心点!不要玩的太迟了哟!”

  小芝早就跑出门去了,根本没听见。

  吴念翎无奈的叹息:“唉!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念翎调头,回到厨房从新做起了早餐。

  寂静明亮的走廊,顿时给人有种“想要家得感觉”!

  看着静悄悄的廊道,谁也不知羽翎小芝这一去就要三天才能回来了。

  ………

  羽翎小芝一出门,就想以往赶着去学校。

  以前是睡过头而拼命赶,这次是害怕迟到被人逼视。

  “喂!小芝!”熟悉的声音在他耳畔吟起。

  “这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啊!是朱星!”心里揣摩道。

  转过身,毋庸置疑小朱正朝他追。

  “嗒一一嗒一一”沉重的脚步声。俄顷,停了下来。

  “哈一哈一”小朱喘了几口气地说,“哈一哈一小芝!很早啊!”

  “还早上好!”

  “你不也是”

  “也是!对了!史千这小子说的那东西到底有没有啊?”

  “鬼知道!最倒霉的是一一居然会跟白一起去。”羽翎小芝紧握住拳头,其根本没什么怨气。

  他们就是形影不离的朋友,很是融洽,一来这不又聊上。

  ………

  早晨,阳光明媚,阳光直射入到树稍上,在树下的阴影下的草丛前。

  一位紫色长发、晶莹剔透的钻石的眼睛,一身紫色的素容,靠在学校门口的墙壁上。

  微风吹来,紫色的长头发随风飘起。煞是诱人!

  “喂一一!紫露!早上好!”小芝飞快地向紫露跑来,边跑边叫喊,生怕她没听见。。

  这可把朱星还苦了!一眼到美女,把形影不离的朋友甩到后边。

  朱星紧随其后,必竟他没羽翎小芝那样好的动力,远远被落在后边。

  “嗒一一”停止了脚步。

  俄顷,朱星也随即跟上,也止住了步。“哈一哈一嘘一嘘一!”粗换着新鲜空气,同时他也知道了空气对人的需要的真理!

  “嗨!小芝、小朱早上好啊!”紫露说莞尔一笑,还眨着大眸。

  羽翎小芝身旁的小朱顿时气不喘了;心也不剧烈振动了!只是两眼冒爱心,嘴角还延着点点口水。

  小芝看着小朱好是无奈,两眼==着。

  “对了!紫露。”小芝平淡无奇地问道,“小千呢?还有那红眼病那家伙呢?”

  紫露满脸茫然地说:“不知道耶!可能在来的途中吧!”她从靠着墙壁倾侧随出,手搭在后背。

  羽翎小芝惊喜道:“什么情况啊!难道白已经走了吧!”但他有想想道:“不会!他们自己去了吧!”

  紫露忧郁了一会儿后,一口否定了他的说法:“不!我想信白他们不是这样得人!”

  羽翎小芝的眼大张,带着嫉妒神色底着头,手抓着紧紧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才认识白一天的呀!为什么!你就怎么信白他呀!?”爆发的气息从他口中散开。

  紫露吃了一惊,旋即平静了下来,神情凝重起来:“孤独、寂寞!”

  一双眸瞳立即收缩,瞳孔聚焦起来,神情极为惊骇,他没有言语。

  紫露眯了眯眸子,郑重道:“虽然我认识白没几天,但在那一刻我深深洞察到他,内心最深处的寂寞与孤独…”

  随着,紫露的话语,眼前一片朦胧。

  (昨天黄昏)

  一条静寂的小巷上,一只细腻、白皙的小手提着一篮荤素食材,她身穿一袭深紫的连衣裙,沉稳淡定走着,脸庞微绕着几片红晕。显然她就是羽翎小芝有所好感的紫露啦。

  她定是刚出菜市场回来,因她手中那发出刺眼的菜滴,令人难受。黄红的菜滴纵然从菜片上滑落。

  黄红的小巷静悄悄的,顿时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一阵清凉的晚风掠来,吹拂着她全身每一处,裙子随风起舞,秀发向前飘打着,一只白皙的小手顿是拦截住肆虐的秀发。轻轻地把发按住在右侧耳上,风此时也以安静、平息。

  她微微眨了下眸子,把发整理了下,坦然向另一个拐角走去。

  正当她向那拐角拐去时,“喵!喵!”一阵幼猫叫声荡来。

  紫露停下脚步,因为她觉察到有一股气息,警觉的紫露微微探出脑袋去瞅了瞅。

  在拐角这边的尽头处,一棵电线杆定立在那儿,杆下蹲着一位少年,银色的头发,在黄昏的夕阳下变得那么耀眼,比以往要亮上几分。

  “喵一一喵一一”那亲昵幼嫩的猫叫在次响起,随声随眼向他眼看去的地方看去。

  三只幼嫩娇小还未断奶的瘦小的猫咪,它们用它那温润小巧的粉红舌头舔着他手中的牛奶。

  喝饱的它们,顿是活泼起来,有的扑向自己的兄妹,有的舔着他的手,有的蹦蹦跳跳,煞是让人惹人喜爱。

  远处的拐角处,有些难以置信看着那位少年,她知道那是谁,那就是白。

  她完全没有想到白还有这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她静静注视着白,天也在不知不觉中变黑,星斗划空。

  白淡淡放下手中那盘牛奶,放在那简陋的猫窝旁。

  自己也缓缓沉重站起身,眸子直盯着猫窝中刚刚入梦的瘦又弱的猫咪。

  在拐角旁的紫露同时注意到白那深沉的眼瞳,早以没了以往那冷酷神色,被压制已久的忧伤与孤独,从那深邃的红瞳中泄漏出。

  良久,他微微眨动下眼眸,死灰复燃般冷漠的眼眸在此复燃。

  他深深眯了下眼,这次没等见他睁开眼,直闭这双瞳,像是在思索什么,纵然一个飞跳,一条长黑影眨过,原地早以不见白了!只是荡漾着几圈尘烟,顷俄尘烟也殆尽。

  原地一片宁静,只有那处发出淡淡体温和平衡的心声。

  紫露已经僵持住了!两眼发愣。

  ……

  “就这样他消失了!”紫露说道。“你觉得一个人怎么样才能让人想信他,是需要多长时间的认识吗?不!也许只要一顺间就行!”

  小芝眼睛也有些颤动了!慢慢平息了下来,不屑地撇撇嘴:“切!”

  直行到墙壁边,靠在了那儿,但眼神有些忧郁,思索着什么。朱星则听得一头雾水,带着一头雾水也一起靠在墙壁上。

  在紫露说完的那一顺间一双血红双眼剧烈颤动了。许久平息下来一一他站在学校楼顶上,并注视着羽翎小芝他们,一阵微风袭来他银色的头发向风的去向斜去,眨了眨眼。

  又是一阵风吹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守护生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守护生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