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美女恩人-‘孤’
卢小芝2021-05-19 03:482,939

  (前几小时前)

  “啊!救命…救命啊!”只见小朱从恐惧中醒来随处乱抓。

  紧接着是温柔的声音传来,“您醒来啦!”这声音好听极了,而且温柔无比、附有一些娃娃音。从而可判断她百分之99.99是一位美女发出的。

  “小朱你叫什么叫啊!你小子到好,睡也睡得着么久。”小朱则没有注意是谁发出的,因为他刚睡醒擦了擦眼睛看了看,原来是小芝在一旁报怨,还有…

  “啊!”小朱惊叹起来。小芝吓了一跳“一醒来,就大惊大叫什么,找到宝藏了;还捡到宝了啊?”

  然而,小朱则是两眼发直注视。“呵…呵…”小朱在一边傻笑着还不时流着口水,两眼冒爱心。

  “叮当!”

  “啊…”

  小芝一拳打在了小朱头上。“你个变态,流口水流着怎么恶心!”愤怒的小芝随口而出。

  “干什么吗?很痛知道不!”

  小芝很是有理的说:“就是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痛!以后就不会弄得这么恶心了!”

  从小芝身边传来,动人心魄的笑声。转头一看:粉红的头发;迷人的大眼睛不时眨着,但那深邃的大眼睛中隐隐露出悲痛、忧伤、哀愁…

  但是微红的小脸蛋;小小的鼻子胜似好看;甜美的嘴唇微微翘起,则不时发出动人心魄的笑声;让人忘记忧伤。

  雪白的肌肤;凹凸起伏的nn,令人留恋忘返、目不转睛;柳树似的腰;S形的身材;总得来说三个字-凹、凸、翘。

  然而,衣着跟她自己成了鲜明的反差。印入眼帘的是:一件破烂不堪颜色早以暗淡的小上衣;下面是一条缝缝补补的短牛仔裤,毋庸置疑也是没有颜色的;一双小脚丫则穿着破了有破的步鞋。她跟小芝他们年纪差不多,看来这女孩有这许许多多悲痛物语。

  “叮当!”小芝又一拳打在小朱的头上。可是小朱这次没有,在骂道,只是两眼冒爱心,目不转睛得看着小芝旁的女孩。小芝感到诧异,则有恍然大悟。

  小芝把手不停在小朱眼前摇晃,可小朱还是一点没有动静。

  “小芝哥哥!朱星哥哥他怎么了啊?”发出声音的正是小芝旁的小女孩,只是她似乎很担心。

  “唉!他有犯了老病了!只要看见美女时就会呆若木鸡,管你怎么打他,他都不会有反应的!”小芝感慨着摇摇头,有暗暗的坏笑着:“呵呵…只有一个办法!”

  女孩兴高兴地叫起来!“什么办法我可以帮忙吗?”女孩哀求着,用期望的目光看着小芝。这可把小芝弄得浑身不自在,不时颤抖了几下。

  “不要这要样看着我吗?我会~”女孩看着小芝发抖的样子,弄得女孩有些伤心,露出快哭快哭的神情。

  小芝最受不了女孩哭,连忙安慰解释:“不要哭啊!我拜托啦!”小芝双手合紧像求佛一样忠诚的哀求。“拜托啦!拜托啦!我让你帮忙就是啦!”

  “真的啊!”女孩兴奋地叫起来。

  “是啊!来!把他躺平。”

  两人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小‘猪’给弄平。“小芝哥哥,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啊?”女孩笑着问,看上去很单纯、天真。小芝有些羡慕她的天真无邪:“恩!看着!”小芝咽了咽唾沫。“小朱吃饭啦!吃饭啦!有你爱吃的鸡屁股吖!”

  “那呢?那呢?”小朱突然躺了起来,有四周看来看去像什么呢-波浪鼓摇来摇去。女孩下了一跳,“啊!”

  小朱见没有,知道自己又患老毛病了,但有想把着什么如意算盘“呕…我头疼头疼我…我…”说着说着吐出白唾沫。

  这可把小芝和他旁的女孩都吓了大大一跳。“小芝哥哥,他这么了啊?”小芝那里知道这是那出跟那出呢?只是使劲的挠头。

  女孩跑到小朱旁,看这小朱着急地叫着:“小朱哥哥,你没事吧!不要有事啊!”边说边摇着小朱,那样真的很像揉面粉一样。“额呵!额呵!妹妹我没事,只要你亲我一下我就会好了!”说完后小朱连咳了几下,反了白眼。

  “小朱好了好,演技这么差,还想吃人家豆腐。”看出端异的小芝上下摆了摆手。出乎意料的是-女孩缓缓底下头,正要亲的时候被小芝一把拉住,拉住的同时骂道:“我靠!你这么这么单纯啊!人家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啊!”

  “这有什么吗?亲亲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女孩平淡无奇的回答让小芝目瞪口呆。“什么!这没什么大大不了的!我晕~”小芝用手拍了拍额头。

  “可是朱星哥哥他…”女孩微微哭泣着。这可把小芝的头都搞得像南瓜似的-大大的,“嘈…”小芝拍了拍额头。

  “叮…当…噼哩啪啦…”小芝把小朱毒打了一顿。这回小朱真成小‘猪’了。

  “小朱搞什么搞吗?乘机吃人家豆腐啊!你知道她是谁吗?”小芝甩了甩头藐视着小朱。

  肿成猪头的小朱歪着嘴问:“她是谁啊?”

  “小朱哥哥我叫韩蝉!你叫我小蝉吧!”

  “小蝉!我就叫你小蝉妹妹啦!”小朱嘻嘻得笑了。没笑还好笑了只能说是“小丑”了!因为本被小芝打成猪头似的头,在加上掉了一颗后牙。不让人笑得不死去活来,就是算阿弥陀佛啦。

  小蝉略微发笑:“呵呵…好的!”小芝则是哈哈大笑:“呵呵…小朱呵呵…她呵呵…是我们的呵呵…呵呵…”笑得小芝得流下了眼泪!看不到自己‘小丑’似脸的小朱挠挠头,也陪笑着:呵呵…什么有好笑的啊?她是我们的什么人啊?”

  笑了大半天,小芝肚子都笑疼了,也微微收敛了。“呵呵…她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小芝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什么!救命恩人!?”有些不知所措的小朱看向小蝉。女孩是经不起夸的啊!小蝉不敢正面看小朱,把头低着如埋棺材似的。

  “小朱不要这样看着人家!让小蝉多么害羞吗!”说着说着小芝把“猪头”180%的转正了对视自己。“害…小朱啊!小朱!你真的只知道美女或吃的啦吗?你不记得半天前,我们被那群黑不溜秋的人袭击了吗?”

  “对啊!但我怎么会睡着了呢?”恍然大悟的小朱又陷入疑问之中。“啊!苍天啊!为何有个这么嗑(笨傻的意思)的朋友啊!”小芝双手抱着头感叹,“你怎么睡着得!说得怎么好听,你是吓的晕了过去的!还好没有尿裤子,要不然早把你抛尸荒野了!”这可使得小朱很委屈,用两双手的食指对碰。

  “小芝哥哥你真逗,你舍得弃吗?”一直害羞的小蝉喃喃道。

  被人说中了心里话的小芝看看小蝉,对这她吐了吐舌头。

  “对啦!小蝉你是哪里人啊?你知道那些黑人是谁吗?这么就你一个人啊?…”小朱连续问了许许多多的问题。

  可是-本来小蝉是满脸甜笑。被小朱怎么一问,如晴天霹雳一样说变就变。微微低下了头,本充满开心的眼神,立即变成忧伤、痛苦、孤独…却不只是这些。眼眶湿润了,慢慢一颗泪珠从眼中流出。

  “你这个东瓜,一下子问这么干什么?你小子这是个“极品”,这下好了把人家给问哭…”被小芝骂得狗血喷头的小朱,连忙道歉:“对不起啦!小蝉!我不是人我是‘猪’。你打我吧!只要能消气你怎么打我,我都无怨无悔!来吧!”说着边靠近她。

  小蝉只是使劲摇头,“不!不是的。”她用手擦了擦眼泪。“我只是想起了过去。”小朱松了口气又绷紧神经。“不要想了,不要想了。”小芝怕她又哭,使劲劝。

  “不!把你那些不痛快的事,全部都发泄出来吧!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就会好过些。”这话一出口把小芝和小蝉都震呆了!

  怒火冲天的小芝,本要一拳打到小朱头上时。“趴嚓!”被小朱一拳抱住了!

  转过头来,迎面而来的是知心的神情,略微带着同样孤独眼神,“她有些像我!”

  小芝突然震惊了一下,但是嘴唇微微往上翘,笑了是冲满相信的笑。

  小蝉也知道小朱得意思。“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人,只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守护生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守护生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