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被人跟踪
清水雅染2018-11-07 14:354,051

  窗外月凉如水,清风吹进屋中,掀起窗纱飞舞。

  夏追月平躺在床上,眼睛大大的睁着,眸中盛满清冽冷淡,恍若十二月的冰雪般凛冽。

  她直直地盯着帐顶,心里突然有些空,也有些烦闷,感觉心像是被人撕碎了又缝好一般,疼,但没有缝隙。

  过几日便离开罢。

  在陌生却又熟悉的地方呆久了,人会变得焦虑不安。

  这种感觉很微妙,因为即使再熟悉,终究它还是发生了变化,就像崔府仍然是崔府,却再也不是她当年住过的那个崔府。

  第二日清晨,夏追月如往常般在房内调息。

  丹儿过来服侍她梳洗时,她正好调息完。

  “小小姐,老夫人请您去前院用早膳。”丹儿服侍夏追月梳洗好,乖顺地站在一边。

  由于夏追月在崔府住过些时日,而崔家小姐崔瑛又比她大,所以崔府上上下下都习惯地叫崔瑛大小姐,称呼她就变成了小小姐。

  夏追月闻言略略点头,整理好衣裳便随丹儿前往前院。

  香月阁距离前院有些距离,丹儿在前面带路,夏追月跟在后面边走边想着待会儿怎样跟大姨说离开的事。

  到达前院后,夏追月便让丹儿下去了,毕竟丹儿是府里大丫鬟,除了照顾夏追月,还有很多事需要她来打理。

  刚踏进膳厅,夏追月便看见乔雪帛和崔珏已然坐在饭桌旁在聊些什么,而大姨沈静,正端坐在上座笑盈盈地看着她。

  “大姨。”

  夏追月走过去在沈静身边坐下,看到那个大气卓然的女子对她微笑,到嘴边的话突然又咽了下去。

  几乎所有在崔家呆过的孩子,对崔家的当家主母沈静都有一种畏惧感,不是害怕,只是不想让这个总是微笑着的女子露出失望的表情,就好像,她的难过,能让所有人都觉得哀伤。

  其实崔家主母沈静从来不是外界传言的那样严肃苛责,她永远都微笑着,无论发生什么都几乎没有皱过一次眉头。她的笑容,总能让她身边的人感觉到阳光和希望。

  而且虽然沈静的武功在她几个兄弟姐妹中不是最高的,但她却是个兵法奇才,由她指挥的战役至今为止从未输过。

  她的笑容,能让所有人为之卖命,她的将才,能让所有人自愿追随。所以,她能成为百年将门崔家的当家主母,也能成为晋朝大军的主帅。

  “小丫头有什么话就跟大姨讲,憋在心里也不怕焖烂了。瞧瞧这身上,都瘦了!不比小时候肉呼呼的可爱了。”

  一身明紫华服的妇人拉着夏追月的手,又细细瞧了瞧,才朗声笑道。

  乔雪帛怔愣地看了眼沈静,不禁在心底惊讶感慨,果然是足智多谋神机妙算的将才,只一眼,便瞧出她侄女儿方才欲言又止。

  再看夏追月,倒是没有讶异,只有些被看出心事的尴尬,略微低下头去,长长的羽睫遮住眼睛,一时看不清悲喜。

  崔珏见夏追月一直沉默不语,连忙转开话题,“这叫女大十八变!咱们月儿这样就很好看。娘你天天练兵不知道,听人说,天下美人榜上都有咱家月儿的名号呢。”

  “诶?”明紫华服的妇人笑得眉眼弯弯,“这我倒是真没听说过。”

  又是天下美人榜……

  乔雪帛在心里叹息,果然,对于八卦谣言什么的,女人总是免不了会好奇。即使身为晋朝唯一女元帅的崔家主母,也照样在闲暇时会被勾起兴趣。

  沈静细长的手指勾起兀自低头不语的小侄女儿,对着那张秀美俊俏的脸蛋左瞧瞧右瞧瞧,嗯,沈家的血缘就是出美人啊。

  突然想起什么,崔家主母转脸望向小儿子,笑容可掬,“珏儿你好像……对这天下的美人很有研究啊?嗯……既然我儿早已阅美无数也未觅得佳媳,此番回来,便给我去把那最美的金家小姐娶回来罢。”

  “不是吧!”

  风流倜傥的崔三公子被吓得不轻,惊得差点没忍住跳起来,好容易平静下来,忽然想到昨天晚上早已把解药骗到手,于是笑嘻嘻道,“明天,不,我今天下午就出门。解药已经到手了,我才不会那么傻再去提亲。再说了,我都把月儿给你带回来了,也算了了母亲大人您一件心事。要不,您就再……宽限一年?一年后我回来时若还是孤身一人,儿子便依母亲,去平江金家提亲。”

  “可是……珏表哥不是说过要自己找个漂亮女子做夫人的?”

  一直沉默的夏追月听到表哥被逼婚,想起小时候在一起玩闹时崔珏曾经说过的话,不禁有些疑惑。如果她没记错,当时大姨听到这话时还挺高兴的告诉珏表哥说,崔家有俩儿子,不缺他崔珏传宗接代,只要他能找到心爱的人,就一定不逼迫他去娶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女子。

  “我倒是想,但母亲大人不愿再等几年,我有什么办法?再者说,娘你答应过我不逼迫我的。怎么这几年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反悔?”崔珏见小妹妹夏追月也有意帮他,连忙趁热打铁据理力争。

  明紫华服的崔家主母没有理会儿子,只是对一脸疑惑的夏追月笑道,“你璋哥哥和瑛儿姐姐孩子都好几岁了。”

  这话说得,是个人都明白什么意思了。

  眼看着大儿子和二女儿都成家立业了,唯独最小的儿子,却终日在外游山玩水无所事事,做母亲的,当然会着急得不再顾忌那些曾经的口头上的诺言。

  夏追月点头明白,却蓦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若是她还在,到现在,定然也开始担心女儿的亲事了。

  想到这些,饶是素来冰冷漠然的夏追月,也不禁有些难过了。

  她一直都刻意告诉自己不去想从前的事,回忆过去只会让人更加痛苦,所以在她的刻意遗忘下,她好像就真的忘记了。

  然而经历过了的事,就如同被刻在骨上铭在心头,无论怎样,都抹不除去不掉。

  一顿饭吃下来,夏追月没再怎么说话,所幸世家贵族用膳讲究,要求食不言,因而直到早膳用完,崔家主母叮嘱了小儿子好好招待客人又离开后,在走去后山的路上,崔珏才发觉夏追月貌似沉闷冷淡得过分了。

  “后山的紫叶金钱这几日花开正艳,乔先生此番可大饱眼福了。”崔珏转脸对夏追月笑道,“说起来,月儿你小时候最喜欢躺在那棵花树上睡觉,穿一身青衣躲在树上,有时候吃饭找不到人了,朝香就让我去那树下看看,果然,百试不爽。”

  夏追月这才回过神来,淡声应道,“那棵树睡得舒服,还没有蚊虫蚂蚁。”

  被她这么一解释,崔珏和乔雪帛先是一愣,复又都别过头去憋住笑。

  崔珏这才知道,原来那棵紫叶金钱树还有这妙用之处。

  “紫叶金钱树树皮色紫,叶异香,能安神亦是止痒妙药。”乔雪帛笑道,“以前一直以为这般古怪奇妙的药只是野书中杜撰,即便那日向崔公子你提及,也只是好奇罢了。此间看来,倒是真的很想去见识一番了。”

  崔珏含笑点头,上前引路,转身之际,发丝上的铃铛顺脸划过,却无半丝声响。

  一行三人边走边聊,崔珏由于四处游历,见多识广,加之乔雪帛也涉猎广泛,因而虽然作为中间关系的夏追月一直沉默、并未有过多言辞,二人依旧相谈甚欢。

  夏追月就这么跟在二人身后,静静地想着方才的事。

  就在刚刚,他们用完早膳离开时,她便一直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们。

  一开始,由于思恋母亲,所以并未怎么分神留意,她想着就算没有她,崔珏和乔雪帛也会有所察觉。

  熟料一路从前院膳厅出来,到现在又绕过回廊假山,甚至连府中最大的人工湖泊都过了,那二人却浑然不觉,依然天南海北一顿互侃,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跟踪他们的人轻功修为颇高,却不擅掩藏气息,因而夏追月虽不能明显感知那人身在何处,但那人阴冷带刺的目光让她很是不舒服。

  很难解释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条满是剧毒的大蟒当做猎物盯上一样。

  阴鸷,冰冷,还有种莫名的压迫感,仿佛只要一放松警惕,就会被那人趁虚而入。

  夏追月边走边在心底奇道,这崔府向来戒备森严,“金钟罩”的美名在外,怎还会有人能躲过暗卫混进来。

  那人,又是何时进来崔府,来此跟踪他们又有何目的?

  还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那人到底跟踪的人是谁?

  是崔珏,还是乔雪帛和她?

  夏追月细细回想这两日发生的事情,从进崔府开始,她便一直沉浸在回忆里,对外界的事物都有些漠然麻木了。

  此刻想来,倒是真有件事她从一开始便忽略了。

  离开昆右城时,曾遇到一个奇怪的卖马商贩,不叫卖倒是不算怪异,有块木板立在马棚外也照样能引来买家,奇怪的地方是,他的马棚里只有一匹马,并且声称这匹马是神马,曾开口说人话,告诉他自己的主人将会是一个戴着幂离美貌倾世的女剑客。

  更加让夏追月觉得诡异的是,就在那个马商话音刚落之时,一阵风过,她的幂离被吹开,她那妍丽的容貌便正巧被围着马商的一群人看到,加之她当时手上正握着崔珏扔给她帮忙看看成色的宝剑疏离,于是那马商便像是认准了她似的缠上来,硬是让她买下那匹神马。

  那时乔雪帛恰巧去了药铺,而崔珏也被当地的官员请去府上喝茶,那个马商一遍遍吹说着自己的马匹有多神奇,他身边围着的一群百姓也都附和求她买下。所幸马商虽声称他的马为灵气迫人的神马,却并未喊价过于离谱,于是她一时心软,便买了下来。

  之后在路上,夏追月便一直骑着那匹神马。虽然是半途买来的,但马儿确实乖顺异常,也格外亲近她。

  并且马儿身上有种奇特的香味,让人闻了觉得很是舒适安心,乔雪帛说那是珍巫山的四尹艳珠散发的香气,具有安神静心之效,只有最珍稀罕有的雪落马身上才会带有四尹艳珠的香味,经久不衰,因为雪落马只出生在四尹艳珠生长繁茂的地方。

  这样一匹罕有的雪落,就这么以普通马匹的价格卖给了她,甚至还担心她不要请围观的百姓帮忙求情,那个马商,还有那匹雪落,绝对有问题。

  “四尹艳珠……”夏追月喃喃自语道,“……问题应该出在这里……”

  乔雪帛听到她的自言自语,又见她皱着眉头困惑不已,于是停下脚步用极其轻微的声音对夏追月道,“四尹艳珠之香,所过之处,三日不绝。”

  说完便又温和微笑,淡淡然上前继续听崔珏讲他所见的各地风俗去了。

  三日不绝……

  顺着香气跟来,再化装成负责牵马的小厮,果然够心思!

  夏追月这才明白刚到崔府时为何分明她并未使出太多气力去借力施展轻功,那匹马儿却惊叫嘶鸣了,当时她只道是自己不知轻重吓到马儿,现下看来,是因为看到它原先的主人了罢。

  诶?等等……

  方才乔雪帛那话中意思……莫非……

  夏追月抬眼看向走在前面神态自若相谈甚欢的二人,突然勾起唇角,淡淡笑开——敢跟踪她进崔府,光靠轻功和四尹艳珠可远远不够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