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星落凡尘
流云遮天2021-05-19 03:412,566

  繁星满天,闪烁不定。万重山之巅,穹来峰,飞来石,一老一少躺于其上。

  “漱元,你看!”老者突然有些激动,“大吉之兆啊!”

  那少年也在刹那间惊奇地睁大了眼。事实上,在老者出声之际,他已经看到了天际突生的异象。

  浩瀚星海之中,紫麒之星升于海之东南。太白光灿星空直冲半月,且北极星异常闪亮,南方之地有两颗硕大光亮之星一前一后冲天而起,旁边又有数颗小星相伴,众星突然光芒大盛.然而异象不过一瞬就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天佑神州,终于肯降下天命之人了。”少年低叹的声音略显老成。

  近年来,他随同老者夜观星象,发现帝星将坠,日渐黯淡,贪狼移位,破军妄动,紫薇星暗淡,萤惑星闪耀红光,将星隐晦,这一切,无不预示着神州将有大难。

  “可惜星象隐晦,无法查知天命之人的行踪。”老者惋惜着,眼底却划过一线精芒。

  “我怎么觉得这星象有些——”不对劲?就好像有人刻意掩盖了它们的光芒?少年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疑惑,但又立刻否定了。世间皆凡人,谁会拥有有这种逆天的力量?

  “我们来赌一把,如何?”老者忽然起身笑嘻嘻地挨近少年,“就赌你能不能在三年之内找到天命之人!然后让她自愿承认你能力非凡。怎么样?敢不敢和老头我打这个赌?”

  “好啊!彩头是什么?”少年不着痕迹地往旁边移了一下身体。

  在这万重山,他唯一的乐趣就是与这个老顽童斗嘴打赌,赢了他不少东西去,这一次,一定还是他赢。想起上次的彩头,他脸色变了变,又加了一句,“不要再拿一些小孩子的玩意儿来打赌。”

  “若我赢了,老头我说什么,乖徒儿你就得做什么,嘿嘿~”老者搓着手笑得猥亵。

  “那若我赢了,就罚你一月不许喝酒!”一日不喝酒这小老头都会受不了,更遑论一月不饮。少年浅笑着抬眼,却看见老者眼中隐隐地凝重,心下一惊,继而面上哈哈大笑,“别担心,届时,我会把所有的酒都藏好的,你就等着酒瘾发作吧!”

  “你这目无尊长的兔崽子!再笑,明日我就把你丢下山去!”老者闻言大惊失色,却还是咬牙切齿地答应了,“天命之人岂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到时可让老头我笑掉大牙!不过倒是可以告诉你,有朝一日他必会前往天地门……”

  “你怎么知道?”少年疑惑地问道。而且,竟会告诉自己?

  “不敢下山就直说,问这么多做什么!”想到那个赌约,老头赌气地将头转到一边,“这是老头我的秘密,还就不告诉你!”

  “下山就下山,谁怕谁呀!”少年咬牙切齿地回了句来。他有恐高症,因此所有师兄弟里只他一人不会轻功,也从未下过山。这老头儿,就知道戳他软肋,仗着年纪倚老卖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相较于易随安,他要好得多了,因为易随安也有轻微的恐高症。可在梦里,她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从很高的地方直直往下掉,就像在坐过山车。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坐在的士里掉进清浅的小溪,为什么感觉自己身上好似绑了块巨石,掉进了无底深渊呢?这究竟是神马情况?

  想来这会儿自己应该被120抬到医院了罢?难道是她在做梦?可一切感官似乎和现实中一样,肚子会饿,身体会累,脚会酸软。咦?!脚……脚会软?

  下方突然出现一点儿微弱地亮光,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的易随安瞪大眼睛,在看到一个单薄瘦小的身影歪歪斜斜地走着,手里貌似还抱着东西,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时,她狠狠地震惊了。

  天呐!她不会是死了吧?不然怎么会站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打望呢?坑爹的的哥,您到底是怎么开的车啊,下个雨您居然开滑了,接着落个浅水把居然她害死了。

  那种小桥,就算直接站在上面往下跳都不会被摔死吧。易随安欲哭无泪。的哥大爷,她只是在逃避现实的同时顺便到风景区散个心,您为什么直接就让我一了百了呢?现在……估计自己已经成了孤魂野鬼,就等着黑白无常前来带去重新投胎了。

  这厢易随安还在怨怼的哥的不是,那边的人忽然狠狠地跌倒在地上,她只听一道清脆的碎裂声,是那个人忿忿地将手中的酒坛摔在地上,立时摔了个粉碎。易随安本能地循声望去,谁知不看还好,一看却把自己惊到彻底。

  那个人一身绝不是现代人的装束侧倒在地上,怀里抱着只酒坛,一头墨黑长发,一双醉意朦胧的点漆瞳眸,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毫不掩饰的殇恸看得她心底一痛,继而一愣。这个只有七八岁的漂亮小少年怎么会露出如此神情呢?还有,这是哪里?这山区……难道不是自己出意外的风景区?

  易随安就这么愣愣地看着那名少年扶着额头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转过一个拐角到了一个瀑布前,她就这么眼睁睁地少年呵呵地笑了两声,然后‘噗通’一声,一头栽进了水中。

  “喂——你别跳啊!”

  易随安急急地叫了一声,身体却在此时被一股大力一撞,将她剩余的话撞散了形,大脑当场死机,人也直直地向水中的少年扑去。

  其实,她想说,珍爱生命,远离危险!像她这样儿的,真的很不值……就算肠子都悔青,也改变不了变成新鬼想现实了。

  浑身地湿冷让她的脑子重新运转起来,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她挣扎着冒出水面,抹了一把脸,朝着瀑布口泅去,爬了好半天才气喘吁吁地爬进了洞里,这个似乎早已熟练于心的动作此时几乎让她费尽全身的力气,大脑严重短路,乱成一团。

  她只觉得自己头昏眼花,肚子发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之后,便浑浑噩噩地朝里面的小门走去,在经过莲池的时候,她的脚不知绊到上了什么,一个站立不稳就跌进了莲花池。

  唉——舒服,易随安忍不住喟叹了一声。想不到这水竟如温泉般令人舒服,不过她一张口,就有水不断地灌将进来。池子里的水很深,很快就淹没了易随安的头顶,她忽然感觉身心俱疲,实在不想挣扎。

  就这样沉下去吧,哈哈,一天之间死两次,不知道,黑白无常会不会收她这个鬼中鬼呢?就在这时,池子底突然红光大放,强烈地晕眩感让她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你忘了自己的承诺吗?”有个空灵的女声如此问道,温柔的话语里不带一丝责问。

  承诺?她死都死了,哪有什么承诺?易随安迷惑不解地想着······真想就这么一直沉下去,然而,一张慈爱带笑的面容却在此刻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可一瞬间,他脸上温和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面怒气,“我本以为你是个坦荡荡的小子,却没想到却是个虎头蛇尾的小人!”

  这人是谁啊?她答应他什么了?这个念头还没过,易随安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在急切地反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