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与周公棋(下)
流云遮天2021-05-19 03:412,597

  在一个自己掌握的空间里有点儿特权是可以理解的,很多事情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所以易随安很快接受了这个眼见为实。

  她开始仔仔细细地观察桌上那盘残棋,只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半点端倪,只觉得棋盘规格似乎大了不少,棋子也不是一般的多,排列密密麻麻如蚂蚁排衙,空白零星分布,看得她顿时头痛不已,“这……乱七八糟都是些什么呀!我是外行!”

  “嗯。是很乱。”白胡子老者闻言眸中有亮光若浮光掠影般一闪而过,他捋捋胡子,伸出手掌在棋盘上空一晃,“小娃娃,你再看看。刚才你一定还没看清楚。”

  易随安捂着自己有些晕胀的额头,根本没注意到老者的动作。此时听闻老者还要她清楚地再看一遍,脑袋就更加晕眩了。

  算了,豁出去了!

  易随安心一横,硬着头皮再度靠过去,不过这次出现在她眼前的不再是那毫不章法的黑白间杂,而是一条条清晰地脉络,其上沟壑纵横,地势起伏,整个棋盘看起来,竟像是一幅巨大的地图!她揉揉眼睛再次确认这不是幻觉,不由得大吃一惊,抬头惊愕地看向老者。

  老者但笑不语,易随安只当他是默认。

  她再度低头看那棋盘,忽然鬼使神差地想起老者的三首打油诗。这三首打油诗虽然内容各不相同,但却具有一个惊人的相同点。

  依照她的经验,那应该是个地名,而且囊括的范围还不小,难道?带着这个隐隐确定答案的猜测,易随安越看越是惊奇,便俯身继续观察下去。

  不知看了有多久,易随安正看得起劲儿,却发觉有人在背后拍她的肩膀。她反射性地伸手拂开,“别动。”

  看着眼前突然一团糟的棋盘,易随安无奈地转身,学着老者的样子撇撇嘴,“叫我看棋的是你,扰我看棋的也是你,光嘴上说的好听……”

  岂料老者一脸孩子气地反驳,“谁让你光看棋却不理我?不是你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可小娃娃你自己看看,都是你一个人乐得开心,老儿却一个人站在边儿上无聊!”

  易随安暴汗。她和她,到底谁才是小的那一个嗷!也罢,老人家有点儿童心也没什么错,她就顺着他说下去就好,“老爷爷背后藏了什么?神神秘秘的?”

  “嘿嘿。”白胡子老者一脸得意地拿出藏在背后的东西,那是一个泛着七彩光泽的琉璃瓶子,小巧精致,里面盛有大半瓶不知名的液体,“这个可是老儿珍藏的好东西呢!”

  易随安不禁好笑,“好东西?难道是王母娘娘的琼浆玉露?”

  老者听了,脸上的得意不减半分,“差不多。喏,给你闻一闻。”

  “只是闻一闻?那也太小气了吧。”易随安好笑地接过瓶子,本来她又不打算喝这来历不明的东西。刚拨开瓶塞,一股浓烈的酒气就从里面飘了出来。

  “是酒?”是酒,她就更不能喝了。她本就是滴酒不沾,更何况酒后误事这种可能她不会允许它有机会萌芽。不过闻闻倒也尚可,她就不相信,自己会只闻闻酒味就醉了。

  老者满脸期待地问,“怎么样?”

  易随安肯定地点了点头。这酒确实不错,闻之令人神清气爽。

  “这……就没有了?”老者望着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的易随安,神情有些失望。

  半响,他像是下定了巨大的决心,盯着她慢慢地说道,“好吧,老儿就让你喝一口。”言毕,他又急忙心疼地加了一句,“只能喝一口啊,多的不许!”

  易随安笑了笑,将手中的七彩琉璃瓶递还给白胡子老者,“谢谢。只是,晚辈从不喝酒。”

  “从不喝酒?”老者将眼睛一瞪,“我不管!不喝,你就甭想离开这儿,还得天天听老儿吟诗!哼!你自己想想罢!”

  遇到这么个不讲理的老者,你能有什么办法?比他还不讲理?易随安不认为行得通,遂将瓶子拿回拨塞小小地抿了一口,再递还回去。这次,老者满面笑意地接了过去。

  “怎么样?”老者再次满脸期待。

  易随安直接回答,“味道浓烈却有着温和的底蕴,醇厚坚实难掩其中细致优雅——”她皱了皱眉头,搜肠刮肚地将自己听过的品酒词一股脑儿剽窃过来。

  她根本就没喝过酒,对于品酒就更不擅长了,这老者分明是强人所难嘛。唔,好像有些醉了,眼前都花了,她努力稳着快要站不稳的身形,勉强说出最后一句,“后劲……十足,不可、不可小觑……”

  老者眼中的神采愈发明亮,简直是灼灼逼人,听到最后一句,他眸中不可遏止地升起一抹慑人的光彩,唇边却漾出舒心的安然。

  终于等来了你……神州即将降下的半神,虽然是肉体凡胎,胆子小了点儿,也做不到杀伐果断。不过,路要一步一步地走,困难要一关一关地闯,千磨万击之下,方成大我……

  他一共设下三道关卡,她每次都带给他意外之喜。无论是果断弃舟时的随机应变,还是对神州格局的一针见血,甚至——

  他低头望着手中泛着七色光芒的琉璃瓶,这是仙界圣酒,名唤酿心。就如它的名字一般,饮下它的人,所品尝的味道即是他心的本质。她的心,就如她所说的那样,温和细致,坚韧不拔,后劲十足,不可……小觑。

  自己,应该放心了。

  啊!易随安一声惊叫,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坐起。

  刚一在那艘似曾相识的银白色小舟上醒过来,她无比惊悚地发现小舟正带着她飞速地被不远处的漩涡卷过去,她只来得及将眼睛一闭,就感觉整个人飞离了小船,落入那漩涡之中。

  不过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水浪席卷的遭遇,只像是掉进一个无底洞,光速摔落。她睁开眼惊惶呐喊,然后直接从梦中惊醒。

  天呐!这梦也太惊险了吧。易随安抹了把实际并不存在的冷汗。

  看了眼四周,应该还是在那个山洞里。肚子里发出两声不容置疑地抗议,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响亮,她不得不站起身往外走去。

  虽然现在她还是很疑惑,但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换了身皮囊,并且还要继续活下去。再路过莲花池的时候,她忍不住瞟了一眼。些许的疑惑默默浮起,又被满腹的饥饿压下去。

  世人有云,吃饭不积极,脑壳有问题。她还算正常,因此,只一眼她再度举步往前。

  走出山洞,易随安才恍然发现昨日似乎是自己错了。人家或许根本不是要跳水自杀,而是想进山洞,至于后来为什么她会白捡一副皮囊,恐怕……咳,这怪不得他,恐怕是天意如此。

  在瀑布前面拐个弯,顺着昨日跟来的小路往前,便到了自己以灵魂体意外空降的地方。脚踩在地面那种坚实的感觉,真的比摇摆不定地飘在半空中要舒服很多。

  总算再次做了人,这种心情不是一般的激动,虽然没过奈何桥,也没喝孟婆汤。

  眼前出现了三条路,一路往左,一路往右,一路直走。易随安还在犹疑,身体却带着她走上了右边的小径,抬眼望去,曲尽通幽处,是一棵又一棵生长得极为茂盛的槐树和榆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