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人不为己
流云遮天2021-05-19 03:412,366

  时正值夏时,正值那熏风初动,梅雨丝丝,好光景:冉冉绿阴密,风轻燕引雏。新荷翻沼面,修竹渐扶苏。芳草连天碧,山花遍地铺。可浅府行舟水榭里却气氛沉重,三张脸,同样地难看。

  “如玉,整个观春楼……你都找过了?”浅胜舟手指轻叩桌面,如墨的长眉敛出点点忧色。

  温如玉点了点头,半响,他面上忽然闪过一丝疑惑,“除了……那间房。”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快去看看呐!”陆子卿一下子站起身来,抬脚正要往外走,却被如玉一把拉住了,“你知道是哪间房么?”

  陆子卿一怔,“管他哪间房呢,我一间一间挨着搜总不会落下吧。”

  三人来到观春楼,却遍寻不着,当老鸨告知那间房的客人天一亮就不见人影时,不由得齐齐愣住了。

  走了?浅胜舟面露色沉沉,天未亮能走哪儿去?除了青楼勾栏以及驿站整夜营业以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须知,城内历来有宵禁,过了时辰或过早在城内乱晃,轻者笞打数十,重者论以贼盗处之,决不轻饶,当然……除了行事肆意桀骜的江湖中人。而且,轻功可以达到翻越城墙的江湖人,江湖上也是数的清的。

  难道,她被那人掳走了?

  “敏轩,我担心是……”

  临河城,祥和客栈。

  “爷。”萧木站在欧阳云帆身后,声音有些踟蹰,“您当真没看出来?”

  欧阳云帆悠然扬唇,清冷如月的面庞上尽是柔和的清辉。世间少有人得到上苍最不吝的眷顾,他们总是能轻易的让站在他们面前的人自惭形秽。

  他目光移到躺在榻上的人,轻轻一叹,“守山,我何曾骗过你?”

  这竟是真的?守山大吃一惊,他脸上的神色已经不能由震惊来形容。爷通奇门,善歧黄,就算是天下当之无愧的杏林高手到得爷面前,那也是关公门前耍大刀,怎会辨不出此人是男是女?

  况且,他虽懂得不多,却知人的性别做不了假,无论是面容的改变或气质的差异使人模样大变,但男女脉象的区别,始终大相庭径。

  “爷,您金丝诊脉……毫无结果?”守山难以置信。

  欧阳云帆淡淡一笑,“我虽不能确定她是男是女,但至少对她的身体略知一二。他气虚体弱,寒气郁结于心,如今隐隐遍及全身经脉,怕是命不久矣……不过,自她的气色来看,还算不错。”他略略一顿,继而眸光一凝,“拿赤阳丹来。”

  守山大惊失色,“爷,不可!”他一声惊呼,但目光触及自家爷温和的眸光,他的声音又不由地小了下去,带着几分迟疑几分坚持,“爷……”

  这赤阳丹有多贵重,全天下恐怕都找不出五颗来,岂能如此随意赠人?这丹药炼制极其不易,是用一颗少一颗是灵丹妙药啊!

  “哦?”欧阳云帆饶有兴趣的看向急得眼睛都红了的守山,将身体往椅背上一靠,眉色清冷,“那便拿烈火焚心来吧。”

  守山闻言,整个人顿时呆住了。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瞪着双眼惊讶得语气都结巴了,情急之下他顾不得许多,“爷……你说什么?”

  欧阳云帆好整以暇地看着守山心中天人交战,“我说,拿烈火焚心给她服下。”

  “爷……”守山脸上又是为难又是忧虑,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爷,依守山看,此人并非大奸大恶之徒……”高大的身影站在欧阳云帆面前,深深地垂着头,顿时变做长辈前认错的小孩。

  他甚至不敢抬头看爷的眼睛。在他心中,爷做的事永远是正确的,爷说的话半分不容置疑,而今日,他……守山转身找出一只棕褐色的细颈小瓶,几步走向床榻。

  爷做事自有爷的道理,他想,自己向来见识浅薄,蠢笨呆傻,只空有一身力气,或许爷早就看出此人包藏祸心,将来必为大祸,先下手以斩草除根呢。

  守山定了定神儿,强迫自己露出愤怒的目光,将药丸给易随安服下。可是,无论他怎么看,榻上那人眉目精致,神情安详,唇边带笑,不谙世事的脸上满是令人舒适的童真,怎么看也不像恶人呐。

  守山越看越心虚,忍不住别开了目光。只是目光触及那万分熟悉的人影,他挺了挺胸膛,霎时觉得自己又有了勇气。

  欧阳云帆瞧着守山分外纠结的脸,终是轻轻一笑。他轻盈扬手,腕间的金丝电光石火间准确地绕上易随安的脉搏。

  “她寒气入心,赤阳丹药效终究不如修罗宫的烈火焚心。以毒攻毒看似兵行险招,我却有七分把握,绝不会伤及性命。守山,你过来助她催发药效。”

  一听此言,守山即便是再傻,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两步走上前,满心羞愧,涨红了一张脸,将易随安扶坐起来,双掌抵上她后心,“爷,守山愚笨,情急之下竟错怪了爷。爷行事磊落坦荡,向来只会治病救人,守山……”

  欧阳云帆摇头阻住他的话,“我救她并非半点私心也无。”

  “爷?”守山惊诧。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并不如守山所想那样,无欲无求。”见守山不甚明白,他兀自叹息,“要想捡回这条性命,她需得付出一定代价,而我,只是先表达我的诚意,仅此而已。”

  守山一脸茫然,他还是没听懂。

  次日,守山奉命去药铺给易随安抓些补血和止痛的药回来。昨日刚服下烈火焚心不久,她突然面如火烧痛苦万分,像是陷入一场梦魇,片刻之后又仿佛脱出险境后的安然。

  直到吐了一回血,才气息渐稳,面容更加鲜活,眉间氤氲的灵气连守山这个脑部线条粗狂的大男人也感觉到了,却依旧昏迷不醒。

  “守山,有事便说。”守山的脸向来藏不住事情,欧阳云帆心中感叹。单纯如他,能让他面露不快的只有跟自己相关的事情,只是,到底守山看到或着,听到了什么?

  守山端着药碗觉得不便,干脆将之置于桌上,这才不忿地道,“爷,有人在临河城撘擂比武,悬赏武道高人数百,意欲联手闯阵。守山打听过了,设下擂台的是江南顾家,想来幕后指使就是当朝一品大员,丞相欧阳盛天了。爷说了不治便是不治,这些人竟想着强闯……”

  欧阳云帆脸色未变,甚至有些优哉游哉的味道,“守山认为他们闯得过?”

  守山老实地摇头。

  “可是……”守山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那倒也是,人家都打上门了,即便是伤不到人,伤到花花草草,那也不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英随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