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落水(二)
朱玥2018-11-17 16:193,107

  李承轩飞快的向这边跑过来,看了看水中无力扑腾的青衣。

  顾不得身上的披风未解开,也顾不得自己会不会水,扒开众人就要跳下去。

  然而正当他要跳下去的时候,猛然被人拽回来了,还未站稳,只见一个黑影跳了下去,定了定神,看清那人时,他也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是端王。

  李承轩处理好侯夫人安排的事后,前来寻青衣,路上遇到匆忙的上官钰,上官钰看见他如同看见了救星。

  “承轩哥哥,你快去救长姐,她在那边的池塘边,有人欺负她。”他的声音有些哽咽,边说边指他方向。

  闻言,李承轩顾不得什么,撒腿就往那个方向跑去。

  结果远远地就看见几人围在池塘边。

  他怔怔的看着水中人,端王虽然已经下去了,可是还没捞上来,实在等不及,欲要再次跳下去,素来跟他关系好的七皇子怎么会不知道他不会水,连忙抓住了他,李承轩看了他一眼,生气的将他的手甩开,许是力气太大,沈暮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抬眸看向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就在这时,沈云卿已经将青衣救了上来,李承轩连忙上前接人,顺手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披在她的身上,此时的青衣已经昏迷不醒,脸色极为不好,他忍不住有些手抖。

  看着将怀中人接过去的李承轩,沈云卿面色一僵,却还是放手,自己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如他这般身子健壮的男子都经受不住,何况还是年纪尚小的青衣。

  李承轩抱着她坐在地上,对她进行催吐,让她将呛进去的水吐出来。

  “愣着干嘛?传太医。”沈云卿一身衣服湿透,头发凌乱,他却顾不得。

  对着发愣的沈暮云怒斥,沈暮云立马回过神,看着他怒火中烧的双眼,有些害怕,一直以来,这位皇兄都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像今日这般,他还是第一次见,于是匆忙的去请太医。

  沈云卿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又开口道“回来,先找府上的大夫,再让人传太医。”皇宫距离这里有些远,等太医来了,黄花菜都凉了。

  还没有跑远的的沈暮云一听,立马又调转了方向。

  看着躺在李承轩怀里青衣,沈云卿神色复杂,却也有些着急,古往今来溺水而亡的人不在少数,他有些担忧。

  没人注意到他的时候,他离开了这里,在他转身自然就有人看到了,只是心思都在青衣身上。

  此时的青衣昏迷不醒,李承轩越发的着急,眼看吐的差不多,抱起她就往院子里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院子,只要有床有被子就行。

  身后几个鼻青脸肿人跟在身后,李承轩厌恶的看了他们一眼,不做任何理睬。

  此时几人脑袋一片空白,只希望青衣不要有事,否则他们的下场一定很惨,且不说自己的父亲,若是皇上降罪,怕是还会牵连家人。之前都是七皇子说除了任何事他担着,可现在,要是闹出人命他自身都难保,毕竟这是上官将军的儿子。

  走了没多远,靖安王世子迎面而来,二话不说就为李承轩引路。

  恍惚间似乎看见青衣睁开了眼,原以为青衣就要醒了,可他还来不及高兴,青衣又昏迷了过去。心下一沉,越发着急。

  将青衣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屋内已经燃起了火炉,虽说暖和了不少,青衣身上依旧冷冰冰,她现在还穿着湿衣服,可是没有女眷,他们也都不方便为她换衣服。

  就在这时,一人想要上前,李承轩将他拦住,面色不悦“你要做什么?”

  那位公子没有了之前的纨绔,反而有些小心翼翼“替他换衣服,否则会越来越严重的。”

  闻言,李承轩心中又是一阵怒火,举起手一拳就要落下去“你可知道她是……”女子……

  话还未说完,门口就响起脚步声,听声音来的人似乎还不少。他不甘心的放下手,将他拽了出去。

  来的人果然是柳氏,还有他的母亲,以及其她一下女眷,身后还跟着太医。

  所有人都匆忙进去看看青衣的情况,里面传来了柳氏带着哭腔的声音“青衣。”柳氏已经顾不得什么规矩,什么言行举止,她只知道躺在床上面无血色,昏迷不醒的人是她的女儿。

  许多人都站在外面等候,皆是愁眉不展。

  沈暮云更是着急,毕竟是他将人推下去的。

  人陆陆续续的赶到这里,就连皇上皇后也来了,沈暮云还未来得及行礼,皇帝一个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脸上,同时还听到他从从嘴里发出的两个字“逆子。”一时不受力,沈暮云倒在地上,大概情况皇帝已经知晓,只恨这个儿子成天惹祸,偏偏对方还是上官廷的掌上明珠。

  突如其来的震怒吓坏了所有人,众人惶恐,皆是跪地不起。

  沈暮云亦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平日里他再不成器,父皇也不会当众打他,何况是听到‘逆子’两个字。

  “父皇,儿臣知错,儿臣再也不敢了,儿臣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带着哭腔求饶,他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他只是想让上官青衣出丑,并没有要她性命的意思。

  “皇上,暮云年纪还小,一时做错事……”

  “年纪还小?”皇后还未说完,皇帝便已经接过话“都已经十四了年纪还小吗?上官青衣才十二岁,还是一个女子,文武双全,知书达理,满腹经纶,而他整日贪玩也就罢了,还不思进取,如今更是还想伤人性命。”说到最后,皇帝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就连另外几个公子的父亲都不敢开口,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孩子,虽然心疼,任然一言不语。

  沈暮云心中苦笑,原来一直以来,他再父皇心目中竟是这般的不堪。他更注意到到了父皇口中的两个字:女子,原来上官青衣是女子,他真是糊涂了。

  他就静静地不在说话,他还有何颜面再求饶。

  没多久,里面的大夫终于出来了只是面色不大好,李承轩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就听大夫开口,他先行过一个礼“姑娘溺水时间过长,加上有风寒在身,小的已经替她施诊,只是能力有限,回天乏术。若是医术高明,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今上官青衣全靠一口气吊着,一不小心就只能准备后事,而他实在没办法救醒。

  闻言,皇帝瞳孔骤缩,难以置信,不仅是他,众人大骇。

  “先将上官小姐送回府,再传太医,在下旨遍寻大夫。”皇帝冷静出声,周围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随后他一言不发,低头看到冷静的沈暮云,一脚朝他胸口踹去,沈暮云倒地不起,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皇后大惊,连忙将他扶起来,却不敢替他求情。

  这一脚似乎用尽全力,直到被扶了起来,还感觉头是晕的,四周黑暗,瞬间晕了过去,皇帝看了一眼,立即有人将他抬下去,随后大夫也跟着下去。

  随后,有人将上官青衣抬了出来,后面跟着柳氏母子,两人都是双眼通红。

  好好地一场寿宴,却是这般收场,任谁脸色都不大好。

  随后移驾屋内,不相干的人全部离开,各回各家。

  远远地沈云卿站在半路上,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这里离王府有些远,所以他穿的是靖安王世子的衣服。刚刚大夫的话他都听到了,衣袖中的手隐隐发抖,口中喃喃自语。

  “不过是溺水,怎么就回天乏术了呢?”

  他的声音极小,可是身后的阡尘还是听见了,以为是对着他说的,于是回答道“上官小姐年纪尚小,又有风寒在身,身子自然经不住。”

  沈云卿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过于冷漠,阡尘又道“王爷,王府上的林彦医术高明不妨让他去看看?”

  闻言,沈云卿面色缓和了许多,柔声道“你去请他,就算是绑,也将他绑去将军府。”

  王府上的林彦虽医术高明,可是从不给女子诊脉,如今王爷发话,阡尘自然领命下去。

  阡尘刚刚离去,沈云卿便看见不远处树后面畏首畏尾的沈宁烟,只见他神色惶恐,似乎在怕什么,他双眼微眯,想必这件事不简单。

  离开王府的李承轩,不顾自己的母亲还在后面,火急火燎向将军府赶去。

  他还记得大夫说的风寒在身,早就发现她脸色不好,看样子她的风寒就一直没有好过。

  他静静地坐在青衣院子的门口,一言不发,看着里面人来人往,且都是手足无措的样子,他的心沉到了谷底。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着急,只是不想她有事,她才十二岁,他还没见过她穿女装。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苏醒(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