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只一眼,便已入心
朱玥2018-11-09 10:143,312

  初遇沈云卿的时候,上官青衣险些看痴了,那时候她才十二岁,怎么也想不到,正是这样一个男人,改变了她的一生。

  青衣从小虽说喜欢溜出府,可却从未结交什么好友,对于那些官家子女,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而她却在很多人口中相传,能文能武,聪慧过人,传来传去,竟然让许多同龄人以为她是男子。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太阳已经慢慢下山,月亮也露出了头,虽说还未天黑,可是已经能看清月亮,不愧是八月十五的月亮。

  上官青衣一身男装在大街上走着,身后跟着一位年纪略大的小厮。

  虽说府中不缺什么名贵的东西,可是毕竟是过节,挑选一些东西送给爹娘。

  由于年纪尚小,所以身高也不是很高,走在人群中一点也不显眼。

  她熟门熟路的走进一家首饰铺,刚进去,掌柜就嬉皮笑脸的迎了上来。

  “我要的东西呢?”五日前她在这里定做了东西,今日特意过来取。

  掌柜向身后的小二吩咐了一声,小二连忙去取来,掌柜接过去后,有对着上官青衣点头哈腰的奉上。

  “公子你要的东西就在在这个盒子里。”

  起初看到她的时候,掌柜其实很不屑的,只是见她穿着不似普通人家,出手又阔绰,言行举止不像普通的商人,便知道是官家的公子。

  上官青衣点了点头,身后的小厮立马接过东西。

  两人没有打开看一眼,便离开了首饰铺。

  小厮跟在后面,开口道“小姐不打开看看吗?若是那掌柜忽悠您怎么办?”

  忽悠?上官青衣挑了挑眉,论那掌柜也没那个胆子。

  “除非是他不想再继续开张了。”听说那铺子开了好些年了,若是那种缺斤少两的主,想必生意不会做的那么久。

  小厮听后没有再说话,既然小姐那么相信,那她也多说无益。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前方忽然躁动起来,有百姓慌乱逃窜,仔细一看,前面有一辆马车飞快行驶,也不怕撞了无辜百姓。

  一时间,上官青衣愣在了原地,活了那么多年,这场景还是第一次见。

  有一个男人看见她站在原地,以为她吓懵了,赶紧上来拉她“小公子,赶紧靠边,不然你这身子骨,若是被撞了,这半条命可就没了。”

  上官青衣看了他一眼,向他投去了感激的目光,随后跟着小厮赶紧靠边。

  正当她还在想是谁如此张扬,敢在大街上任由马车狂纵的时候,就看见马车上的标志:靖安。

  靖安她还是知道的,听爹爹说过,当朝皇上的弟弟就是靖安王。

  不过靖安王应该不会如此不稳重,想必是他某个不成器的儿子。

  眼看对面也有一辆马车行来,若是靖安王府的马车再不停下,必定会撞上。

  最关键的是,那辆马车看似普通,可是却也有一个标志:端。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莫不是端王的马车?

  这端王上官青衣也听过一二,只是没有见过,现在两堂兄的马车相撞,青衣只觉得有趣,便笑了一声,这下有好戏看了。

  靖安王府的马夫不知道是没看见端王的马车,还是故意的,依旧没有减速停下。端王府的马车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就当快要撞上的时候,靖安王府的马突然前蹄高抬,随后倒了下去,马车自然也翻了。

  所幸街上的百姓似乎都知道会撞上,所以那里都没有站人,见那马忽然倒地,有人惊叫出声。

  唯有上官青衣清楚的看见从马车里飞出两个暗器,不偏不倚,正好一前一后的打在靖安王府马的两只前蹄,故而那马才会突然失控。

  心中不禁赞叹,好厉害的内力。

  靖安王府的马车翻了后,驾车的车夫连忙起身,将马车内的人扒出来,此时端王府的马车也停了下来,只是里面的人没有出来。

  都不愧是皇亲国戚,靖安王府的马车,赶车的都是两人,端王更是不得了,那哪里是车夫,明明就是他的贴身侍卫。

  靖安王府的小厮将主子扶了起来,一边扶起来还一边道“郡王爷没事吧?”

  被称为郡王爷的那个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揉自己的头,听到小厮的话,暴脾气一下就上来,抬手就给他一巴掌。

  并且怒吼道“能没事吗?你们两个干嘛的?怎么赶车的?”

  上官青衣看的直感叹,这小厮,够忠心,都摔成这样了,还不忘扶自家主子,还不禁看了看身旁跟着她的侍女。不过那什么郡王爷也忒不是东西了,自己都摔成这样,还不忘打人。

  那小厮满脸委屈,郡王爷又看了看四周,围满了人,都是看他笑话的吧,怒气又上来了“都看什么,散了散了。”

  这郡王爷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人,只好纷纷散开,唯有上官青衣装作买东西,却一直注视着那边。

  百姓都散了以后,端王的马车中传来一记声音“郡王爷好大的脾气。”

  车夫…哦不,应该说是侍卫,端王的侍卫将帘子掀开,里面走出来一男子,一袭黑衣。

  若是别人穿黑色,只会显得老气,而他不一样,青衣想到了一个词,绝代风华,虽说他看上去并不冷漠,气质儒雅,可青衣还是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看到车上下来的人,那郡王爷方才有了怕的神情。

  “端王爷。”

  见自家主子都行礼了了,另外两人也跟着欲要跪下,却被制止了。

  “耳目众多,这礼便罢了。”

  郡王爷看了看那马车,再看看自己的,不用想也知道刚刚怎么回事,脸上越发心虚。

  那端王依旧风轻云淡的样子,盯得他们发慌。

  “还请郡王爷以后低调行事,且不说冲撞了本王,就是惊扰了百姓,想必皇叔也不会轻饶你吧。”

  “是是,王爷说的是。”

  此时的郡王丝毫没有刚刚的盛气凌人,心里直冒冷汗。

  以前就是仗着没人敢向他父王告状,如今被端王撞见,倒是有些怕了。

  看他这般模样,端王也没有多的心思再跟他纠缠,转身就要上马车。

  看他上去,郡王爷方才站直了身子,抖了抖衣袖,只是刚刚撞到的地方隐隐作痛。

  正要伸手去揉,马车内又传出端王的声音“若是再让本王碰到,这伤的,可就不是马腿。”

  郡王看着还在地上挣扎的马,又下意识的后退两步,连连应声“是是,再也没有下次了。”

  见端王的马车走远后,青衣方才站出来,一直盯着那马车,他就是常听父亲提起的端王,果然厉害。只是有些看不透这人,绝对不像传闻那样不简单。

  “我们回去吧。”她对身后的侍女道,那气急败坏的郡王爷她没有再多看一眼,不想,也没有兴趣。

  回到将军府,远远的就看见幼弟在门口,左顾右盼似乎在等她。

  她加快了步伐,见到了长姐,上官钰匆匆跑过来,一脸喜悦。

  “长姐,你回来了。”上官钰抱住她的腰,青衣将他的手扒下来,然后牵着他的手一同进去。

  今日中秋佳节,皇宫内设宫宴,上官将军进宫赴宴,留下姐弟二人,刚刚青衣出去取东西,带上弟弟不方便,可是看到门口等她的幼弟,心中有些心疼,两人边走,青衣边安慰的摸摸他的头。

  上官钰也是一个知足的孩子,知道长姐在安慰他,便开心的笑了。

  天色渐暗,姐弟两吃完饭,青衣就带着上官钰出去放河灯,虽说民风开放,只是今日人多,怕走散了,于是多带了些家丁。

  平日里上官钰除了练武就是念书,今日能出府,自然是高兴的。

  “钰儿,你小心些,若是跌进河里,长姐可就不管你了。”

  总是挂满了灯笼照亮,灯光依旧昏暗,上官钰年纪小,她着实有些担心。

  听到长姐的嘱咐,上官钰方才收敛了一些动作。

  “知道啦。”

  不过才到中秋,清风微抚,吹过水面,倒也有了阵阵凉意。

  两人一同将河灯放进水里,看着热闹的夜市,上官钰心里有些不想回去,只是抬头看了看长姐,便忍住了那念头。

  难得今日不用再背诗书,回到府里,上官钰自觉的就回房了,青衣欣慰的笑了笑。

  上官青衣一个人坐在厅堂内等爹娘,旁边还放着从首饰铺取回来的匣子,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这桌子。

  等的无聊了,便到父亲的书房找了一本兵书,父亲是镇国大将军,虎父无犬女,她自然不能丢父亲的脸。

  看着看着又想到下午看见的端王,竟比女子还让人惊艳。

  也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夫君会不会像他那般,话说回来,这皇城似乎也没有听说有谁的风头能够盖的过他。

  她蓦然脸红了起来,今年不过才十二岁,怎么就想那么远了。又开始认真的看书。

  不知道过了多久,蜡烛都快熄灭了,终于听到了一些动静。

  她赶紧出去看,果然是爹娘回来了。

  “爹爹,娘亲。”

  听到她声音的夫妇二人双双向这边看来,见女儿还未休息,两人便走了过来。

  “这么晚了,青衣怎么还未歇息?”上官廷开口,语气中满满的关心。

继续阅读:第二章 深宫迷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