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扶桑谢,人心凉
寂若浮华2021-05-19 04:021,845

  短短的两天的时间的的确确是让这个已经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于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前堂,用白布包裹着,无比的庄严透着浓浓的哀伤,哀嚎声阵阵。

  鸾儿来到前堂站在俞睿的身旁,前日火红的“寿”字如今已是变成了黑重的“奠”字,但却那样的刺眼,刺进鸾儿的心里。

  毕竟这是曾经很疼爱自己的前辈,那个前日还答应自己可以在他的礼品中随鸾儿挑,想要什么都可以给的于伯伯,如今就躺在一方矮矮的木盒子里。

  生命真的好脆弱,只于一瞬便可以消失毫无边际。

  不对,鸾儿一直在哀伤着,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于伯伯的怎么死的?”鸾儿紧锁着双眉,被这个问题困住。难道是那个诡异的男子?

  “这是奠堂,请不要摆出这样的思春的表情好不好?”

  俞睿狡猾的说着,鸾儿听了自是非常的不爽,在这样令人感伤的环境下,这个没心没肺的人居然可以说出如此不正经的话,气的鸾儿直想狠狠的上去打他几下,可是她还是忍住了,只是十分气愤瞪了俞睿一眼,便将头低得低低的,算是为于伯伯祈祷。

  “于伯伯怎么死的?”

  鸾儿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待不了太久,待得越久心里就越是难受,迷惑就越深。于是没有多久就拉着俞睿出来,要问个明白。

  “不知道!”

  俞睿看上去并没有鸾儿那样的悲伤,似乎对鸾儿的问题还有一些不屑。

  “你在说一遍?你怎么会不知道那?”

  细细的眉毛早已紧紧的堆在一起,看得俞睿有点想笑,可是他还是用手揉了揉鼻子忍住了。

  “我一直都跟着你,我怎么知道?”耸耸肩膀,无奈的看着鸾儿。

  “屁话!”

  “说话注意点,好不好,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你也不要这样好不好?”

  “啊!”鸾儿几乎是叫出来的,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坏东西啦,挥着拳头使劲的打在俞睿的身上,俞睿这次并没有躲闪,让那粉拳实实的打在自己的身上,发出空空的声音。

  “鸾儿,不要总是这样大喜大悲的,应该学着长大啦?!”

  俞睿用商量的语气对鸾儿说着,满眼温柔的看着鸾儿气得鼓鼓而又些发红的脸颊,伸出手抓住那打在自己身上的小拳。

  如此认真的表情,如此含情脉脉的眸子是鸾儿从未见过的,更别说是在俞睿的身上。怯怯的从他的手里将自己的手抽出,但是表面上还是霸道的样子,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你先管管你自己吧!”

  “我?很好,很稳重,看不出来吗?”俞睿摊开双手耸耸肩。

  “我呸。”

  “鸾儿,真是不听话,以后我教育你什么,你都要好好地记着,听见没?”

  “呦,您还教育我,好像你没什么正经的吧?!刚刚你说我什么?有胆在说一遍?”鸾儿死死地盯着俞睿。

  俞睿避开鸾儿的目光,将视线转向那刚刚凋谢的扶桑花,枯萎的衔在枝头上。

  “多美的花,终将还是逃不了凋谢的结果。”

  像是在自言自语,鸾儿隐约的听到一点点,看着俞睿哀愁的面容不禁觉得,好像他确实是老了一点点,都会感叹花谢啦?

  “别转移话题?”鸾儿有一眼没一眼的白了俞睿。

  “唉!我刚说,你在思情郎。”

  这确实是事实,可是自己说出来的时候,自己的心里还是或多或少的有点难受,即使早已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在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做一点点事情的时候,一切就那样不知不觉的发生了。爱,真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一见钟情,真的让人畏惧。

  “你!”

  “我怎么啦?”

  俞睿说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感觉好像头发一下子就白了,筋疲力尽,眼中莫名的空洞,或许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了。

  鸾儿看见俞睿一下子就变得如此颓废,心里有了一点点的软了。毕竟在一起吵吵闹闹那么所年,这么点小小的争执在他们的生说中并不算什么。

  “好了,就你老行了吧!瞧瞧你那颓废样,好像我把你的武功废啦!”

  “哼!鸾儿,你说对啦,其实我比你老的许多,多得到了现在的你都无法想象的那么老。”

  俞睿故意将自己的头伸到鸾儿的耳边,目光斜斜的看着鸾儿,声音低沉而苦涩,这样俞睿让鸾儿有点不自在。

  “你有病吧?!不理你啦,你自己在这里感叹什么花开花谢,什么老了许多吧!”

  说完鸾儿便转身便走。

  “鸾儿,今天会有人告诉你于伯伯的什么死的。但是对错与否,还要你自己去判断。这个世间的黑黑白白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你要慢慢的学着辨认,知道吗?”

  那样柔柔的声音,轻轻的,似是泉水激荡心间,带着浓浓的关怀。

  “我呸。要你教?!”

  “唉!”

  身后只有俞睿深深的叹息。

  太好了,这章似乎没有什么疑问给大家,就当看着两个娃娃*啦!可是,于老头究竟是怎么死的那?还要好久才能知道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