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世间乱,空悲切
寂若浮华2021-05-19 04:021,698

  若烟的心里烦乱的很,她该怎么和凤说那,难道说无劫就是中毒身亡后,没有来生没有转世,从此不用再受人世凄苦的劫难,故而称之为无劫的;告诉他无劫是天界鸟界最毒的毒药,只有用心爱的人血液清洗伤口才可解毒的。

  救他的女子又是谁,为什么人间会有这样的毒药……即使自己将所有的问题都说的明白,那么自己又该用怎样的身份站在凤的面前。还有凤会相信吗?

  “无劫……”

  好不容易开口说了两个字却被程凤活生生的抢了过去。

  “是一种可以腐人肉蚀人骨的毒药,只有用处子的血清洗伤口才可以解毒。”

  听程凤这么说若烟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可是这样半真半假的事实似乎应该也是最好的了。

  “是的,凤,你怎么知道的?”

  心虚的没有去看程凤的眼睛,但是她的好奇却为她的谎言做了很好的掩盖。

  “沈欣鸾告诉我的。”

  “啊!”

  “难道若烟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类药,很是罕见的,医书上是没有记载的,我所知道的也不过如此而已。”

  “原来如此,若烟,我还有事要忙,你休息一下吧!总是在出汗,小心中暑。”

  说完程凤转身就离开,在程凤刚刚迈出门的那一刻,若烟早已体力不支,身体一下就深深的陷在椅子里。

  刚刚她的镇定早已耗去了她大部分的体力,懒懒的倚在椅子上,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在刚刚短短的对话中耗尽,整个人都呆滞着。

  “若烟,你从未欺骗过我,你说的事情我都信,可是为什么这一次,你的言语总是躲躲闪闪,也许你有自己的苦衷,我不会*你的,放心吧。”

  凤的声音中夹杂着点点的无奈,特别在最后的叹气声,让若烟整个人的都瘫痪了。

  她不想对凤有什么欺瞒或是欺骗,现在的自己即使也没有什么乐趣,但确实可以说每天都在安心的过日子。

  可她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平静的过日子那,凤,凰,鸾,他们之间牵连了太多的人太多的事,就算曾经的那样与世无争的自己也依然被卷了进来。

  现在处在这样的境地,为什么凰就那么残忍让她记起前世的事,并且参与这样令人纠结的事情里。

  叹气,摇首,哪一样都不会减轻她心中的无奈和凄凉。

  想一想,若烟就觉得头痛,但还好程凤并没有多问什么,而且他总会那样善解人意的关怀着若烟,正因如此,才使若烟的心里更加的沉重。若是有一天凤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会不会像当初恨凰一样恨自己那。

  当若烟恢复平静的时候,天边已经罩上一片殷红。没有灼热的阳光,没有干燥的空气,也没有令人窒息的话题。

  当若烟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凉凉的,有风袭过,凉意便顺着肌肤一点点渗进她的骨髓、她的心里。

  清醒的意识不得不让她从新回到残酷的现实,于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在脑海里不断的盘旋。

  在这世上能为凤解了无劫的人,怕是只有青鸾,可是青鸾已经没有前世的记忆,她怎么会知道无劫那?还有她为什么要对凤说是用处子的血那?难道,在青鸾的身边应该也有天界的人。显然,那人应该知道他们是三个人的恩怨,但是那个人为什么没有将事实的真相告诉青鸾那,为什么要编这样的一个谎言?还有那人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是想好好处理他们之间的事情还是在这其中搅合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迷,只有旁观者才能看的清楚。不知凰知道了解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累,好累。为何曾经原本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现在自己却要和他们一样痛苦的承担着。

  还是真的好羡慕那只曾经不小心搭错红线鸦鸟,虽然现在背着一身乌黑的羽毛,扯着沙哑的嗓子嚎叫,漫天的飞着,从此便背着不吉利的身份活在世间。不管冬夏,无论雨雪,烈日炎炎也好,风和日丽也好,那只一直在矮矮的树丫上筑巢,四处觅食的乌鸦,看到自己的杰作,在想一想现在的自己,她又会有怎样的想法那?

  整个鸟界被她搅成现在的样子,是不是也会觉得自己所受的苦难并不算是什么?毕竟她可以以一种风轻云淡的态度过自己的生活,与世无争,清闲自在,就算天易主,人间灭,能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从此身上再也没有所谓的责任与负担,只过自己的生活。

  是夜,静静地,没有风,没有月,只有明事之人的叹息。

  若烟所迷惑都是怎么回事那?她与凤、凰、鸾儿之间又是什么关系那?乌鸦又是因为什么搭错了红线那?她过的真的很好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