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寂若浮华2021-05-19 04:025,101

  楔子南天门外,落世崖边。

  一抹妖艳的红色在崖边飞舞,似乎只是那么一点点,也许便会落到崖底。长长的后摆和那广袖飞出崖边,被风摇起,是那样自然而柔美的流线,那样的美,柔。不时发出的铮铮声,如此响亮,不觉让人觉得有些刺耳。正如那红衣下的男子,高傲,执着,而又不乏温柔。

  红中的一丝墨绿,在红色的空隙中放肆的飞舞,那是女子的腰带。那红与绿的叠加的那样的耀眼,耀眼的让周围的人不忍去看,好似多看一眼,便会有泪悄然落下。

  怀中的女子嘴角微扬,那是一种笑,包含了太多的情愫,淡淡的甜蜜,淡淡的幸福,淡淡的哀愁,淡淡的无奈,似乎还夹杂着一点点的对离别的不舍。眼中薄薄的氤氲,似在昭示那女子留恋着某种忘怀的情感,也或许只是那个简简单单的拥抱。

  那飘起的羽饰调皮的拂过男子英俊而王者贵气的脸庞,细细的,痒痒的,似乎一直拂进男子的心里,还携带者女子清新而纯美的气息,还带着女子对他的眷恋,和不舍。

  “鸾儿,起风啦。”那低沉而负有磁性的声音唤醒了在场所有人的意识,更让怀里的伊人心里荡起丝丝涟漪。抬首时,那清澈的眸间,满着爱意的甜蜜。

  “是啊”转首处,眼底再也掩盖不住的哀愁,无奈,无助一并流淌出来。

  “也许,是来送我们的吧!云,也来啦,且是乌的。”

  男子的目光朝着女子的视线看去,天边那滚滚的云,遍布了整个天空。那是乌的云,近于黑却比黑更让人产生惧意。他们上下翻滚着,似是满着事物的嘴,咀嚼着什么,也许正是人们所说的美好,幸福,快乐,更有甚是爱。

  四目相对时,似时间冻结在此刻,没有呼啸的风,,没有嘈杂的人群,也没有所谓的天条,眼中有的只有彼此,这对令天地尽失颜色的璧人。

  女子那纤细的白皙的手指,慢慢的扶上男子的脸庞,那看似平滑的脸上却让女子抚摸的那样的艰辛,又好似想用着手指去记忆那男子脸上每寸肌肤。直至额间那别样血红,那刚毅的“凤”字,在手指间若隐若现,白与红的对比,使那白更显凄美,那红更加悲壮。

  是啊,就是这个血样的字,印证着男子的身份。“凤”百鸟之王,一个应与凰涅槃的鸟,一个应与凰相依相守相爱的鸟,而此时他的怀里所环抱的却是一只青鸾。

  青鸾,传说她是为爱而生的鸟,没有凰那靓丽的色彩,没有凰那绝代的容颜,亦没有凰那样高贵的身份;有的只是一颗心,一颗爱人的心,一种对爱情的执着,一种为爱而生而死的信念。

  当鸾扶 着凤字时,手是颤抖的,心是碎裂的,而脸上的笑容却那么的满足,一次又一次的顺着字体滑着,似乎要用那温柔而又细腻的手指记忆着这个字,这个人;记在指尖,记在心里,记在骨髓里,记在千年不变的灵魂里。因为很快,他们即将分离,再相聚,不知何时,或是百年,或是千年。

  凤将那只被风吹的冰凉的柔荑取下,紧握,似将自己的体温通过那一点点的接触传递给她。轻吻那凉凉的手指,将鸾儿紧紧地抱着,让她那饱满而光滑的额头抵在他的项间。

  多么熟悉的气息,多么温柔的拥抱,怕是这样的气息,这样的拥抱将是他们此后千年望尘莫及的奢侈。

  “鸾儿,怕吗?”

  项间的额头轻摇,那么轻巧的摩擦,那痒痒的,让俩个人的心不觉的悸动。

  “有凤在,即使天地分离,鸾儿亦无所拒!”

  如此坚定的回答,不禁让凤的心微微的疼。凤将怀里的人儿紧了紧,嘴角上扬起的笑容那样满足,那样幸福,但也那样的无奈。

  “鸾儿,对不起。”也许这句话只能在凤的心里默默的说出,因为他知道鸾儿需要的不是他的对不起,也不是他的承诺,她想要的这是的只是自己的一颗心。

  “够了,朕在此你们竟也如此不顾天条这般缠绵吗?”

  说话之人乃神界至尊天帝。那脸上那无法抑制的愤怒,让所有的人震惊,都匆忙底下头,再也不敢看那对苦命的人。

  “凤,朕再问你一遍,你真的要逆天命,舍弃凰而与青鸾相守吗?”

  “凤,收手吧!”一个女子因过度悲伤而扭曲的叫喊声,虽然扭曲,但还是那样的优美,婉转,悠扬动听。

  那女子便是凰,芙蓉面,柳叶眉,杏仁眸,高鼻樱唇。额间同样的火红的“凰”字,在白皙的脸庞的衬托下,那样醒目,醒目的刺眼。飞舞的红裳将此绝代佳人装扮的更加的妖娆。脸边早已干的泪痕,再一次有新的苦涩的液体淌过,满目的祈求,又一次苦苦的哀求“凤,回头吧!”

  凤扫了一眼凰,只是扫,没有注目,没有注视,没有感情。转首与天帝对视是,那眼里的坚定也让天帝的心生了些畏惧似乎还夹杂着点点的怜惜。

  “你明知我意已决。何必多此一问!”

  “你……”天帝听到凤如此不敬的话,顿时无语,只有点头。也许早已预料到,以凤的性格,是没有什么转机啦!

  “青鸾,你那?”天帝,多么希望青鸾可以放手。

  青鸾看看那个挚爱的俊美的男人,脸上笑意浓浓,带着那再也不用掩饰的爱意。“悉听天帝降罪。”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谁也左右不了谁,谁也改变不了谁,谁也剪不断那条错牵的红线。

  “好……好”天帝剩下的只有点头,“你们会为你们的执着付出代价的!”

  “天帝,凰求求您啦,放了他们吧!”许是太悲伤啦,凰颤抖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啦,徒然间倒在地上,那样的无助,那样的颓废。

  “天帝,求您开恩。”早已泣不成语。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哼!”

  “住口!”

  凰向那个满是轻蔑的人望去,那杏仁美目带着毫无掩饰的愤怒,隐隐可见那嗜血的红丝,让人惧怕。

  枭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可衣角被鸠扯了扯,鸠无奈摇摇头。

  似乎,也许早已定局,再争取也是无意。只有哀叹。

  “凰,不是朕不想开恩,”天帝的心里怜惜着他们,凤,鸾,凰,可天意弄人,他也无能无力。

  “既然你们已经决定啦,那朕也不是开玩笑啦,辰时贬界。”

  “天帝……”

  “朕累啦!”也许是真的是累了吧,只是摇摇手,不想在听他们求情,怕自己会心软,犯下大错。

  天帝支撑着自己疼痛不已的头,阖眸想掩饰眼中万般情绪,有同情,有怜惜,有无奈,有愤怒……有许也有祝福,也有嫉妒吧!

  距辰时还有一炷香的时间,纵使这世上有天长地久。而与他们来讲今世属于他们的时间也只有这一炷香的时间啦。

  这样的一呼一吸间都有时间的流逝,就如那袅袅升起的香的烟,抓不到,即去,无痕。

  马上要离别,这一炷香的时间,对于他们即是天长地久,可是它却那样的短。他们依然不愿离开彼此,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鸾儿,怕吗?”

  “你问过了。”说着将手抽出,攥起的秀拳向凤挥去,可却又被紧紧地握住。

  “又调皮。”凤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手里轻轻的抚摸着鸾儿手背上光滑的肌肤。

  “鸾儿,你到底会不会鸣啊?”

  “我再郑重其事的告诉你,不会!哼!”

  “又骗人!”

  “骗你又怎么样!”撅起小嘴,白了凤一眼。

  凤看到鸾儿那又可爱又生气的表情,嘴上的笑变得更加的深更加的狂放。

  “你们还是说些有用的吧!”枭实在是看不下去啦,都在什么样的关头啦,还说这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枭的一句话打破了这对情人的美好,那他们忍着悲痛强颜欢笑来维系的美好,那在临别前短暂的安宁。

  他们收住了那含苦的笑,即是心有不甘,那又能怎样那!

  “真没想到,我们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要分开了”眼中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就在这一刻,再也没有隐藏的必要啦,一倾而下,收不去,流不尽。似是潺潺的泉水流过鸾儿的脸颊,没有泉水的甘甜,又苦又咸,甚至有一丝丝的青涩。

  泪水顺着鸾儿的脸,一滴一滴的落在凤的红衣之上,让那原本生气艳红的红色,也添加了一层深深的阴郁,绽放的像一朵花,只可惜,徒曾了这对璧人的悲哀及伤感。

  肩头传来的丝丝凉意,让凤的心更加的纠结,似有针一针针的扎进去,在迅速的被抽出,又深深的扎进去,无孔,却不断的有伤痛流出来,不间断,流不尽。

  “鸾儿,对不起!”

  凤将鸾儿的头扶正与自己对视,那双曾那样清晰而明净的双眸,现在有着泪水的折射,显的更加的清明,却也添加些许的凄凉。用手轻轻的拭去鸾儿的泪水,颤抖的手指像是去拭去那即将碎裂的至宝,一个不小心就真的碎裂。、“对不起?!你说的太晚了,为什么非要等到我爱的如此死心踏地,之后才说:为什么当我的生命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爱你的时候,你才说:为什么当一切都不能回头只能继续爱你的时候,你才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说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与你无关,只要你还愿意这样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我就一定会跟你走,无论接下来迎接我们的是天堂,是人间,还是炼狱,只要再有与你相遇的机会,我便无悔!”

  鸾儿,早已泣不成声,可是她还是坚持着一口气将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因为也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可以像这样和他直诉衷肠啦。

  虽然,有凤给她拭泪,可那泪水还是流满了鸾的脸,只是那嘴角有着丝丝的笑意。

  “鸾儿,不要说啦。这样的承诺,我怎能受得起。”

  真的不想再让鸾儿这样的直白的表述这份浓浓的爱意,那样他的心虽有一点点的甜蜜,可更多的是沉痛的负担,可那又是他不得不去背负的,因为爱,因为鸾,因为他心甘情愿。

  “凤,你骗我,你受得起,从一开始……你就……受得起。”

  也许是看到凤眼里闪的悲哀的泪,也许是看到凤的心底,那份对自己的爱,那份他身上所要承担的拯救苍生的责任,还有他们之间的矛盾,鸾儿哭的更凶了,只是仍然无声,只是哽咽。

  “鸾儿,不要说啦,也不要哭啦!我可是比较喜欢爱笑的你啊!我们的时间不多啦,鸾儿听我说,不管来生你的身边有怎样的情景,我都会找到你,让我们再相守相爱,就算有一天河水倒流,天地分离,我还要和你在一起,不离不弃,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这就是凤给的承诺,也是凤此生给鸾儿的唯一的承诺,没有海誓山盟,却是别样的真实,即是有些霸道,却是鸾儿喜欢的方式。

  “凤!”听到这样直接而简单的话语,鸾儿的心里已经很满足。摸去脸上片片的泪迹,换上一个甜蜜、阳光而又幸福的笑脸。既然凤喜欢笑的我,那么我愿意,在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刻都笑给他看,而且要笑的开开心心,笑的幸福,笑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弧度就可以醉倒他。

  看到鸾儿笑了,凤的心真的被甜倒啦,一切都值啦。

  “鸾儿,还想和我一起吗?!”

  好似询问,却那样的肯定的语气。

  看着凤紧握着自己的手,一直如此紧紧地,暖暖的,心便明了啦。

  “我当然愿意,难道我还有拒绝的权利吗?”

  “又调皮!”

  “你们会万劫不复的!”

  凰的心好痛,肆意流下的泪水染花了妆容。她心有不甘,指甲早已无情的嵌入掌心,没有感觉,没有疼痛,还在一点点的向里陷,滴滴的鲜血落到灰白的地面上,绽开片片殷红。

  “那又如何!”

  “我说的是真的,凤。”

  “你知道的,我会不知道吗?”

  “那你……”

  “够了,我已经没有时间再和你争论,我只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好好的再瞧瞧我的鸾,真的好怕,来世找不到你啊。”

  “这眉,这目,这鼻,这面,还有这,唇。”手指轻轻滑过鸾的容颜,最后停留在那片小嘴上,凤轻轻的在那小唇上啄了一下,他怕太深自己会无法自拔,可是还是嗅到了熟悉并深爱的气息。

  俩人相视,微笑,低首,再相拥,好暖的拥抱。

  鸾儿似想到了什么,转首看了看一旁的凰,可是又不忍心去多看一眼,因为那个人或许比自己要可怜的多,而她的可怜是不是也是自己造成的那?

  “凰,对不起。”鸾轻语。

  “鸾儿,这与你无关,都是我的错,我不想让你心存遗憾的开始你新的生活。”

  “好的,听你的。”

  “凤……”凰渴望凤能对她说些什么,可是终究凤什么都没说。

  香鼎里的香即将燃尽,俩人对视只是笑,千言万语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啦。凤为鸾儿拭去残留的泪,不知这一试,再待何时才可以在相见。

  “千年后转世。”天帝转身将行。

  “天帝……”他人似乎要为他们求情,可天帝似乎不想给他们机会,摇首将行。

  “圣上。”是太上老君。

  “好了,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朕自有办法。”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啦,步履蹒跚,他真的累啦。

  “好。哈哈哈哈。我们走吧,鸾儿。”

  点头,应允,俩人携手,任凭风吹起了衣襟,任凭云儿吞下晚霞,任凭仙间无尽光华,与彼此已豪无意义。

  “鸾儿。”

  “凤。”

  这对璧人就如此,只轻唤了彼此,就纵身跳下了崖底。崖边似乎还有那对恋人的身影,带着令人垂泪的幸福。可崖边什么也没有啦,没有了那抹红,那抹绿,没了凤,没了鸾,只留下了人们依然翘首的目光,和留在人们记忆里的这段令人痛心的场景。

  “唉!”月老和别人一样,只能这样无奈的摇头、叹气。

  “事因事果只一‘缘’字,鹊儿,我们回去吧!”

  崖边留下了迷茫的鸟族,不知所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