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疗伤
寂若浮华2021-05-19 04:021,703

  程凤脱了里衣,露出了那黝黑的肌肤,果然是个练武的铁铮铮的男人,发达肌肉即使在没有收缩的时候也那样的紧绷,连同那根根略略突起的筋脉,如刻刀刻出的人像,在跳动的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分明。粗壮的臂膀,健强的肌群,结实的肩,无处不彰显着那强健的体魄。只是,肩下一道皮肉分开的伤口显得那么大煞风景。

  “剑伤,剑上略有毒?”

  鸾儿虽然只是不打眼的看了一眼,但对于她来说辨别出来这些还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觉开始有些得意。

  “原来你还有些能耐?看看你们所谓的名门正派,居然会在随身携带的兵器上下毒,真是叫人不齿。”

  说着斜斜的夹睨着鸾儿,看她怎样为她的正派辩驳。

  只见鸾儿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蹲下了身子,细细的看着伤口,不时脑袋左右摇摆着,像是在品味一道美食。鸾儿将头慢慢的移向那个伤口,看上去两人的距离那样近,只是一个不小心,鸾儿的便会全部贴在程凤的身上。

  程凤听说过鸾儿懂得一些医术,所以也很放心的将自己的伤*给她,此时居然连一点点的戒心都没有,可是不需多时他便会后悔的。

  眼睛看着漆黑的夜空,无星无月,只有连绵一片的乌云,那样的黑,就如自己的人生,因为仇而变得黑暗而枯燥。周围静静的,只是徐徐吹进的风暗示着这一切是动态的,提示着身边这个女子对他来说,有着特殊意义。

  忽然感觉伤口处有丝丝凉风袭来,可那不是外面吹进的,而是鸾儿撅起了小嘴在吹着伤口。丝丝的清凉似乎夹杂着那沁心的幽兰,湿湿的,没有什么不适,反而可以拂去那伤口的灼热和燥裂。只是丝丝气息似乎已经透过那伤口,渗进他潺潺的血液,直至那跳动的心房,加快跳动的心让他产生了一种怪怪的冲动。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在做什么?真好笑,不是你要我帮你看看伤口的吗,还问我在做什么,我看你中的毒不浅啊!”

  说着鸾儿直了直身体,抖了抖蹲麻了的双脚,得意的俯视看向程凤,还向他眨着眼睛。

  程凤被鸾儿说的无言以对,加之刚刚的心动,看着她古灵精怪的样子,心一下子就软了。如果,如果他们之间没有那么多恩怨该有多好。

  可天意弄人,前生今世,逃不过的劫,亦是逃不过的缘,只因一根错搭的红线。

  “有没有匕首?”

  这次换做是鸾儿居高临下的对他,程凤不想与她多争辩,从靴中取出了匕首,举起递于鸾儿。鸾儿看看那匕首,也是精妙的很,只是匕首身上少了一颗宝石。鸾儿得意的拿起匕首,刚拔出鞘,泛起的寒光不觉让人心寒。

  “悦女,好东西!真是好匕首配真英雄。”鸾儿故意将那个“真英雄”说得重重的,“这可是相传千年一遇的天狼星宿的玄铁制成,世间罕见,此匕首不染尘不沾水不挂血,可断木断铁断人骨,还有人说是仙界的一只什么鸟为了他爱的鸟铸的……”

  看到鸾儿滔滔不绝的讲个没完,程凤有一些不耐烦,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她博识的同时也很八卦。

  “好了,我的大小姐,是不是要等你讲完那个乱七八糟的故事,看到我气绝身亡你才会救人。”

  被他这么一说鸾儿才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只好收回她的炫耀心,重新蹲了下来,保持着刚刚那暧昧的场景。

  “好了,你放心吧,你受的剑伤不深,而这毒,是后来有人射向你的,未到深处,”说着抬起头看了看程凤,撇了撇嘴,“最重要的是,这个不是毒药,只是一种可以蚀血蚀肉的药而已。还好你没用内力抑制了它的蔓延,不过这药失传很久啦,好像是什么‘无劫’,太伤神啦。”

  说完后再也不在言语,只是认认真真的开始为程凤处理伤口,虽然伤口不深,可是要把所有沾有药粉的肉剜掉。起初怕他疼,可是想想,这个人把自己弄来,而且还不知道下面他会对自己怎样,想着鸾儿就心生恨意,匕首稍稍向里剜了那么一点点。程凤本能承受鸾儿轻轻的刮,可是这么残忍的深挖,还是让他难以消遣。

  “不能温柔一点吗?”

  “不能。”

  鸾儿忿忿的说着,睁大眼睛瞪着他,可当她看见程凤额头上冒出的汗已流过脸颊,伤口周围的肌肤也变得潮湿,她的心就软了。真没用,就是容易心软。只好低下头低低的说了声“我试试吧!”

  今天太高兴了,和朋友出去吃喝了六个小时,才回来,头还晕晕的。要是哪里有错误的地方或是更错了,请大家留言。睡觉去了!!!!!!我的周郎,我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