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皇甫国
吉塔米谷2021-05-19 03:592,331

  [走时的路平坦无奇,回去的路却很艰难]

  在我们谈话间独孤曲曲醒了看到坐在床边的曲慧,欣喜若狂地奔到曲慧身边问:“怎么样,身体哪里有不舒服吗?”

  曲慧看到哥哥欣喜的样子由心的欢乐:“哥哥,我没事。”

  “那就好,饿不饿?我叫碧鲁婆婆给你弄点吃的。”独孤曲曲询问道。

  曲慧点点头,独孤曲曲要起身去,我说:“你看着曲慧,我去和婆婆说给曲慧做点吃的。”

  独孤曲曲满心的答应:“好,谢谢狄姑娘!”

  我走到屋口回头看到独孤曲曲和曲慧正温情脉脉的说着什么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红晕,我关上门轻轻的松一口去找碧鲁婆婆。这对苦命鸳鸯终于可以以真实的感情面对了。

  大家知道曲慧醒来后都欢呼雀跃,整个土匪窝又开始活跃了,等曲慧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也开始考虑回皇甫国的事。

  这天大厅内坐着两排人,为首的是狄笑笑和独孤曲曲。

  “我们可以很顺利的回去,你们怎么办现在还在被通缉?”丞淅问独孤曲曲。

  独孤曲曲也是顾虑重重:“是啊,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和朝廷抗争。”

  “我们的人大多都是家仆,功夫也只是平平。如果我们和朝廷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我们。”曲慧担忧的说。

  我们都在焦头烂额的时候,丞淅灵光一闪说:“笑笑姐,你可以进宫任职啊,这样可以查独孤曲曲父亲的案情啊。”

  狄笑笑斜了丞淅一下眼说:“进宫当值是那么容易的吗?”

  丞淅指着皇甫然说:“皇甫姐姐的父亲可是亲王,侍御史这个官职还是可以的。笑笑姐你可别忘了你可是神探狄仁杰的后人,你又破过案子这个面子皇上还是给的,皇上可是很惜才的。”

  丞淅你可是说的我都脸红了,我不过是碰巧而已这事怎么就一个接一个来呢,现在还要进宫升官发财吗?

  皇甫然思量了一下说:“笑笑,我看可以。神探狄仁杰的丰功伟绩可谓是深入人心,受万人敬仰,再加上我父亲推荐你,可以试试。”

  独孤曲曲和曲慧期望的眼神看着我,然和丞淅点点头让我安心。为了给独孤曲曲父亲伸冤,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我与然走在回小院的路上,静听叹息声如影随形:“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啊,我这是给自己找麻烦。”

  皇甫然莞尔而笑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这是给自己积福呢。”

  我苦笑道:“你又不是我最怕的就是麻烦,什么时候我也开始管闲事了?唉!”

  “你不找事,事找你。什么是闲事?只要人活着就离不开事儿,这说明你不是冷血的人,证明你活着还有乐趣。”皇甫然开导道。

  “也是,我非薄凉之人,怎能置人命于不顾呢。”狄笑笑叹息道。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因为独孤曲曲和曲慧正在被通缉所以不便跟着我们,只让公伯跟我们上路了,也方便和独孤曲曲他们联系。

  路上我和然依旧乘马车,公伯和丞淅在前面骑马。一路依旧是四个人,可是薄欧却换成了公伯。

  黄昏的阳光不再是那么扎眼,温和而柔暖,微风轻轻拂过耳边很是舒服。我们走了七天来到了皇甫国脚下,它依旧气势辉宏、繁荣似锦。我们走到城门前,有几个士兵在排查,手里拿着几张画像对着来往的人一个一个仔细的对照着。士兵手里的画像画的正是独孤曲曲和曲慧,我们四人互相对视一番继续前行。

  “等一下,检查。”一个士兵走过来说。

  “知道这车里坐着的是谁吗?”丞淅拦住那个士兵。

  “不管是谁即使是皇上也要检查。”士兵趾高气昂的说着,打掉丞淅拦着他的手走向马车。

  这是皇甫然从腰间拿出令牌伸出车帘让士兵看,士兵马上跪下说:“小的,不知郡主在车里还请郡主恕罪!”

  “那还不赶快放行!”皇甫然凛然道。

  “赶快放行!”士兵对着城门看守的士兵喊道。

  守在城门的士兵接到命令,马上打开城门让狄笑笑他们进城。

  我们进城后没有直接去皇宫,而是在附近的小店住下,丞淅和然都派人回家里通信。

  “笑笑姐,你要住在皇甫姐姐家还是去我家呢?”丞淅问。

  四个人坐在客栈里靠近窗户的位置,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店里来来往往的食客。让我又想起了的那一幕,薄欧挺身为我挡针,最后躺在血泊里和我说的那句话依旧清晰。

  “当然是我家了!”皇甫然说的理所应当。

  “可是公冶府离皇宫还是比较近的。”丞淅反驳说。

  “那你带着笑笑回家,你怎么和你父母说?”皇甫然问。

  “这个?不是还有公伯吗?”丞淅看向一直不说话的公伯。

  公伯英俊的脸庞皱起了眉,苦笑道:“我哪都可以,听狄姑娘的吧”

  狄笑笑回过神儿来说:“去然家吧,王爷会安排我进宫的。”

  狄笑笑看看公伯说:“公伯也跟着我去,进宫也好帮我打下手。”

  “好!”公伯答应道。

  我们都吃过晚饭后便各自回屋了,接下来我们面对的是等同于豺狼虎豹,在官场经久百战的人,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我经过走廊的时候,看到公伯站在屋前眺望夜空,繁星在无垠的天河中闪烁着自己的光芒。“你看它们之间相隔几万里可是在人们的眼里却是很近、很近。”公伯说。

  “嗯”

  “我们的距离曾经很近很近,但是心却很远很远。”公伯轻轻的低下眼眉,悲伤笼罩着他。

  狄笑笑知道公伯说的是曲慧,在土匪窝的时候有几次看到公伯看曲慧的眼神总是忧伤和疼惜,而曲慧的眼里只有独孤曲曲。

  “总会有些东西我们遥不可及,如果可以的话一直守护着他也是一件幸福的事。”狄笑笑又想起了薄欧,最近还是薄欧的消息,狄笑笑的担心越来越多。

  “嗯,对了,最近太忙我忘了告诉你们,曲慧醒来后说薄欧兄弟在曲慧受伤的前一天就离开了,薄欧也不是那天的新郎。”公伯对狄笑笑说。

  “那他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就走了?”狄笑笑问,薄欧走得这么仓促是有什么急事嘛?

  “曲慧说是薄欧家里有些私事要处理所以让曲慧转告,可是曲慧当时伤心过度把这薄欧的事给忘了。”公伯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