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风波
吉塔米谷2018-11-07 14:362,533

  “郡主,王爷在客厅等您用晚膳!”福伯在门外喊道。

  “知道了,福伯。我们这就去。”皇甫然回道。

  我们起身跟随福伯前往客厅,走进去却看到欧阳风和庆王爷坐在饭桌前闲聊等我们。丞淅看到欧阳风也在脸色有些难看的走在后面,皇甫然倒是没有在意径直坐在庆王爷身边。丞淅坐在皇甫然的旁边,我坐在丞淅和公伯的中间,公伯则挨着欧阳风,我们正好围着饭桌坐好。

  庆王爷看大家都坐好便说:“既然大家都到齐了就开饭吧。”

  我们纷纷动起筷子,丞淅自己在那还生闷气瞪着对面的欧阳风,欧阳风无视他不善的目光,这更使丞淅生气。我在桌下用脚碰碰示意他收敛一些戾气,他看看我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便收敛一些低下头闷闷地吃着饭。

  “公冶公子近日可好啊?”一直无视丞淅敌意眼神的欧阳风突然说话。

  “挺好的啊,整天陪着然姐姐可高兴了!”丞淅抬起头假笑的对欧阳风说。

  “哦?是吗?弟弟整天粘着是要人说闲话的。”欧阳风故意把两个字加重语气说。

  “说什么闲话?”丞淅听着欧阳风话里有话便急了问道。

  “姐姐要嫁人,弟弟是要娶妻的,怎么能整天黏在一起呢?”欧阳风似笑非笑的说。

  狄笑笑看着曾经温文儒雅善解人意的欧阳风现在说话不仅不饶人还有些让人讨厌,这不经让我有些疑惑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他经历了什么让他变得和以前如此的不一样。

  “你!我们又不是真的姐弟,要不是然姐姐小时候非让我叫她姐姐,我也不会叫她姐姐的!”丞淅辩驳道。

  皇甫然也感觉到了欧阳风这次见面的不友善:“好了,别说了吃饭。”

  丞淅拉着皇甫然的胳膊撅着嘴说:“那我以后不叫你然姐姐,叫你然好不好?”

  皇甫然没有理他打掉他的手继续吃自己的饭,丞淅又晃起皇甫然的胳膊撒娇道:“好不好?好不好?”

  皇甫然实在没辙只好点点头说:“好吧,好吧,随你!”

  丞淅像是小孩子得到一块甜甜的糖似的高兴的给对面欧阳风丢去一个得意的眼神然后给皇甫然夹菜,夹得满满的一碗菜快要溢出来了才停止。

  欧阳风看着像孩子一样的丞淅冷哼了一声,继而转头和庆王爷聊起天来。

  皇甫然拉拉庆王爷的胳膊说:“爹,我给你飞鸽传书说笑笑要进宫的事怎么样了?”

  “嗯,这件事我和皇上说了,近日就进宫面圣吧。”庆王爷看看狄笑笑说道。

  “怎么还要面圣?为什么不直接任职呢?”皇甫然问。

  “因为狄丫头没有通过科举就加官进爵是不允许的,要堵云云之口就要面圣,由皇上定着。不然即使狄丫头的职位在高也会有人不服的。”庆王爷给皇甫然说着这之间的厉害关系也是说给狄笑笑听。

  狄笑笑说:“王爷,多谢您为我费心了。”

  欧阳风摆动着夹菜的筷子装作聊天似的问:“狄姑娘为什么想做官呢?”

  狄笑笑夹着自己最爱吃的肉却没有送进口,就好像听到了你长得很胖为什么还要吃肉呀,吃了肉会变得更胖突然有这种莫名的感觉,狄笑笑咬住肉嚼了几下就吞到肚子里紧接着叹了一口气看着零星有几块肉的菜说:“人是要有追求的,欧阳公子为什么要做官呢?”

  “我是男子,男子做官经商这很正常啊而女子应该在家做好饭等着丈夫回来这才是女子应该做的。”欧阳风回答道。

  狄笑笑夹起一根青菜问欧阳风是这青菜价格便宜还是肉的价格便宜,欧阳风不假思索的说当然是肉贵,青菜怎么可能和肉相比呢!

  狄笑笑像是意料到了一样笑着说:“人们的思想里都会隐约有一个对肉青睐的感觉,都会觉得肉就应该比蔬菜贵,但是蔬菜里面的营养不差于肉的营养,有的蔬菜营养更甚于肉的营养。为什么蔬菜的价格从来没有肉贵呢?因为人们对肉就是要贵的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就像男子应该当官,女子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一样。”

  欧阳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从没有觉得自己的学问差却被狄笑笑问住了,脸上有些挂不住便没有再问了。

  庆王爷看在眼里笑在心里这个狄丫头想法到是不一般,抬手捋捋自己的胡子满意的微笑着。

  吃完饭大家也都散了,我和然、公伯出门送丞淅随便送走欧阳风,欧阳风和我们告别便走了,丞淅恋恋不舍的看着然嘴上说走却站在那不动,最后没办法皇甫然去送了丞淅一里路。

  我和公伯站在王府的门口等然,公伯提议去屋顶上赏月然后我就借着公伯的轻功被拉上了房顶坐下,坐下来后总觉得缺点什么便要求公伯去府里拿点吃的喝的,公伯起身飞进府里不一会儿就回来坐回在我身边伸手把吃的东西给我,他自己拿着一壶酒自饮。

  “你怎么没给我拿点酒啊?”我看着喝的挺爽的公伯问。

  公伯看看我然后又喝了一口酒说:“女孩子少喝酒。”

  我撇着嘴眼睛眯着生气的摊开我的手中的袋子伸到他面前吼道:“那你给我拿瓜子干嘛!不知道瓜子吃多了会渴啊!”

  公伯被狄笑笑这么突然一吼差点把手中的酒掉了:“那你喝我的吧。”公伯把酒壶递给狄笑笑。

  狄笑笑贼笑的接过公伯的酒壶一饮而下然后呼了一口气说:“好爽啊!”

  公伯接过狄笑笑手中的袋子嗑起瓜子来,这两个人坐在庆王府门口的房顶上嗑瓜子喝酒,还讨论着夜空中的月亮有多圆有没有住着嫦娥,哪颗星星是织女星哪颗是北斗星。

  不一会儿王府门口的地上瓜子皮一大片有的瓜子皮从房顶飘下来随着风落到很远的地方,房顶上的却浑然不知,两个人还在不亦乐的讨论着。

  “这天气是发生什么异变了吗?怎么下起了瓜子皮了?”走回来的然和跟着她一起回来的丞淅说。

  “上面应该有人?”丞淅站到可以眺望到王府房顶的地方。

  果然瓜子皮不在密密麻麻的落下来,也可以清楚的看到房顶上的人。

  狄笑笑看到地上有人走动,便问坐在身边的公伯:“看下面那个人是不是丞淅啊?然不是去送他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公伯顺着狄笑笑说的地方看去有一个人再向他们招手:“是他”

  公伯说罢不再嗑瓜子酒壶也带好抱着狄笑笑飞了下去来到皇甫然和丞淅的面前:“丞淅,你怎么又回来了?”

  “噢,我怕然自己回来这么晚了不安全,所以又把她送回来了?”丞淅宠溺的看着皇甫然说。

  皇甫然没有理会丞淅的眼神,这使丞淅很挫败。狄笑笑’啧啧’几下说:“哟,哟看这小两口黏的都分不开了!”

  公伯也跟着笑了,皇甫然再被狄笑笑说下去都不好意思了便催丞淅回家,丞淅还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看看皇甫然,可是皇甫然拉着狄笑笑回府了,公伯朝远处的丞淅挥挥手让他赶紧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