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之缘
吉塔米谷2021-05-19 03:592,419

  [当新生的“她”遇见旧时的他们,相逢却不相识,他们是静观其变还是一言点破?]

  “这儿还挺繁华啊,东西还不错”我拉着然来到一个首饰摊,在这样民风淳朴的地方逛街心情特别的好。

  “那是,这可是我们皇甫脚下,京城哎!”然很骄傲的说。

  “哦”我看向旁边摆着各式各样的面具摊,我虽然一向对鬼神的东西感兴趣但因为没见过什么神啊鬼啊所以不相信神鬼论。

  “这个面具很特别啊”我拿起一个纯白色的面具只是只有半个,而且眼眶周围是一个鲜红色欲试而飞的蝴蝶,让我爱不释手啊。

  “是啊,这个是有灵性的”老伯慈祥的样子看着我说。

  “喂,啊!鬼面具!媛,你没事吧,这可别招来什么东西啊”然紧靠在我身边左看看右看看没发现什么异常才松了口气。

  “姑娘只说对了一半,它不只能通灵并且只有身上具有正气者才能掌控它,反之它能控制你”老伯一本正经的说。

  “这么神?这种东西能拿到明面上卖?抵制迷信,发扬科学。然,你皇帝伯伯做的不够到位啊。”我才不信呢,拿过那个蝴蝶面具戴上。

  “大姐,这是古代。再说,大伯你知道科学是什么吗?”然转问大伯。

  “不知道”老伯很茫然的摇摇头不知道我俩在说什么。

  “也是,看这个怎么样”我戴好面具转向然问她。

  “喂,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然伸手要把我脸上的面具拿下来。

  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有着魅惑磁性的嗓音“感觉怎么样?”

  “不是吧,这么灵?然,我听到有人问我怎么样哎”我很激动的四处寻找发声体。

  “他就在你身边”然没好气的说。

  “什么!”我转过头看到一个高我一头多,英挺剑眉笑眯眯的眼,浑身散发着浩然正气。可是鬼不都是很飘逸寒气逼人的吗难道鬼也有这种类型的?

  看着他脚踏实地样子不像啊,问问不就知道了,于是呼吾曰:“汝是何许鬼也?”

  “他是人也!”然把我的面具摘下来,我看着眼前这个堂堂正正的人然后怒视老伯怎么古代人做生意也不老实啊,我正要找老伯算账。

  那个人指指我戴过的面具说“老伯,我要了这个”。

  “我说,你知不知道先来后到啊,这个面具我要了!”我立刻把那个面具抱在怀里,都忘了这面具是假的根本没有什么灵性但是我喜欢这个蝴蝶面具。

  “你没有付钱就不属于你。”这时一个身着白衣的人飘逸的走过来。

  我和然同时感叹这个邪魅男比女人还妖媚简直比潘安还宋玉,从我们身边走过的女性都在发花痴的看着他还有惊呼声声声“悦”耳啊。被惊呼声震醒的我怒瞪邪魅男虽然他的光芒很伤眼但是我相信坚持就是胜利。

  “喂,跟我抢东西,我可是上面有人的,然,上!”我碰了碰还在发花痴的然。

  “咳咳!是啊,我可是皇亲国戚,跟我们抢东西你可是要吃亏的,如果你们现在走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然拍着胸脯说。

  “看来这位姑娘很喜欢这个蝴蝶面具。算了薄欧兄,君子不夺人所爱”正气男笑着和邪魅男说。

  “好吧,既然拓跋兄无所谓那我也不和这小丫头计较了”邪魅男微笑中带着一丝诡异看向我。

  “小丫头?你个小屁孩儿说我小丫头,我会跑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我瞪着他,在现代我可是23了看他的样子还不到20吧,竟然这么无视我!

  “在下已过二十二,难道姑娘比在下还大?”邪魅男好笑的看着我。

  然拉过我在耳边说“你现在16不是23”我顿时哑言。

  “薄欧兄失言了,姑娘莫怪。在下和薄欧兄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希望姑娘玩的愉快”正气男向我赔礼道歉然后拉着邪魅男就走。

  “回头见,小丫头”邪魅男邪气的笑着不忘回头和我道别。

  “回你个头见,以后最好不见邪魅男”我怒喊道,可惜他们已走远估计听不到了。

  “行了,别为一个面具把逛街的心情弄糟糕了”然安慰我说。

  我看着手中的蝴蝶面具突然想起来还没找那老头算账呢,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骗人等我转过身找卖面具的老头时人和面具摊早没了呢。

  “好了,回家吧天都黑了”然无奈的拉着我往回走。

  “清晨早起心情好,啦啦拉……”我哼着歌伸伸懒腰呼吸着新鲜空气清凉还有花香。

  古代的环境就是好蝴蝶翩翩飞,鸟儿喳喳叫,咦。。那是什么?我来到假山旁边蹲下看着整齐的小队伍。

  “原来是蚂蚁啊,你们在干嘛在搬家吗?我帮你们搬”我从一只蚂蚁身上拿下它们的食物然后放到附近的蚂蚁窝里,这蚂蚁还挺识趣掉头再去搬其他的食物。

  丞淅来到大姐的院子看到自己的大姐蹲在假山旁边自言自语很是纳闷,自从大姐那次摔倒后脑袋受了点伤连性情都变了,虽然现在的大姐没有以前温婉可人但是现在的大姐比以前开心多了,大家都是看在眼里希望大姐过的快乐不要像以前那样伤心。

  丞淅快步的来到梓媛身边好奇的问“大姐,你在干什么?”

  “没看见我在帮蚂蚁搬家吗?”我抬头看看丞淅然后低头继续帮蚂蚁搬家。

  “大姐,你没事吧帮蚂蚁搬家”丞淅把我拉起来然后伸手摸摸我的额头然后再摸摸自己的额头。

  “哎呀,你懂啥!这叫帮人一事胜造七级浮屠”我打掉他的手蹲下来继续帮蚂蚁搬家。

  “这句话是这么说的吗?”丞淅很疑惑看着帮蚂蚁搬家的大姐,自己的大姐何时有了孩童玩性了。

  “额,好像不是。对了,你找我有事啊”我拍拍手终于搬完了,看着发愣的丞淅。

  “噢,爹叫你去前厅呢”丞淅恢复神态说。

  “嗯,知道什么事吗?”我爹?自从来了没见几次不知道这位“慈父”有何事。

  “不知道,可能是大姐的婚事”丞淅眼神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很是低落。

  “什么!不是吧呜呜。。弟弟啊,你可要帮姐姐啊,姐姐不想这么早就成亲”我拉起丞淅的胳膊一顿哀嚎那叫惊天地泣鬼神啊,我可不想刚来就从一个大门不出掉到二门不迈同样悲惨的大宅门里,虽然事实并非如此。

  “只要大姐不愿意,弟弟定劝爹给大姐退婚的”丞淅眼神坚定的说。

  “真是个好弟弟啊”我感激的抱住丞淅,丞淅拍拍我的肩膀表示安慰我。

  此时觉得有个弟弟真好,什么事都站在姐姐这边,无助的时候弟弟在身边就像有了依靠,心里暖暖的,这就是亲情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