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水落石出?
柳倾城2018-11-08 22:202,230

  听闻此话,李荣也深表赞同地点了点头,朗声道:“正当如此!”

  三人没有迟疑,当即在村里寻找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

  说来也怪,杨家村里年长的人并不多。

  不过,沈月却是心知肚明,如此穷乡僻壤,百姓们大多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能活下去都已经成了奢望,想要长命百岁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那老者瘦骨嶙峋,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似乎是有些痴傻。

  李荣清了清嗓子,“老人家,你可认识一个叫杨启的人?”

  老者木讷地摇头,“不认识。”

  见状,李荣失落地叹息一声,见老者很是可怜,他回头看了天宝一眼,“给老人家几个包子。”

  天宝应了一声,麻利地拿出包子给了老者几个。

  只见老者的喉结涌动了几下,连忙道谢:“你们可真是好人呐。”

  他接过包子便大口地啃了起来,应该是饿了太久的缘故,一个包子两三口就没了。

  李荣摇头轻叹一声,感慨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看来我们大宋距离国泰民安的愿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话毕,他微微暗下眸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此时,沈月也是紧皱着眉头,一脸的困惑,眼底满是失落之色。

  很快,老者三个包子就下肚了。他好奇地看着李荣,“这位捕快大人,你刚才说是要找杨启?”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得了人家的好处,他也就没那么排斥对方了。

  沈月和李荣不约而同地神色一喜,异口同声地问:“老人家,你可认得?”

  老者思索了片刻,“我们杨家村以前倒是有一个叫杨启的,可是多年前他就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李荣俊朗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激动之色,连忙追问:“老人家,你给我们说说这个杨启吧。”

  见老者认识杨启,他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

  由悲转喜,这种大起大落的滋味真是太刺激了。

  老者想了一下,喉结涌动了几下,看向了天宝手里的包子。

  李荣见状,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连忙招呼天宝又给了老者几个包子。

  老者珍惜地将包子藏在胸前,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闪过一丝兴奋,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口:“说起这个杨启啊,那可是一个大滑头。小的时候就古灵精怪的,那一年更是从外边带回来一个女子,全村人都羡慕呢。”

  老者叹息了一声,“可这小子不踏实过日子,听说是要去外边闯荡,却再也没有回来。而那女子也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留下个小女孩孤苦无依,后来被村民杨升收养,当做童养媳。”

  “可当那孩子长到十一二岁的时候,杨升家突生大火,全家人无一幸免,只是那可怜的孩子被烧成了一堆白骨。”

  最后,老者重重地叹了口气,“杨启这些年都没出现过,恐怕已经死在外边了。你们见过他吗?”

  听了老者的一番讲述,沈月越发地困惑了。

  她皱眉想了一下,这才开口询问:“老人家,您可记得那杨启的长相?”

  老者摇了摇头,“记不清……好像他的耳后有一颗黑痣来着。以前村里人还总叫他杨大痣。”

  闻言,沈月仔仔细细地想了一下,还真就不确定老者口中的杨启和杨管家是否是同一个人。

  但此时,李荣的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意,他点点头,感激地看着老者,“多谢老人家,我们就先告辞了。”

  话音刚落,他给沈月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开了。

  沈月困惑地看了李荣一眼,也跟了上去。

  走到村口,李荣转身,笑意岑岑地看着沈月和天宝,“案子基本水落石出了。”

  他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踱了两步,这才沉吟道:“我之前无意间看到杨管家的耳后恰巧有一颗大黑痣。也就说明,杨家村的杨启和杨管家就是一个人。同样也证明,杨管家是有女儿的!”

  话落,他眼中闪过一丝愤恨之色,“我甚至都怀疑当年杨升家的火就是杨启放的!”

  天宝疑惑地问了一句:“赵捕头,可那老头都说了那小女孩也葬身于那场大火之中,杨管家的女儿怎么可能还活着?”

  李荣勾唇一笑,正打算回应时,却听沈月开口解释道:“那白骨是用其他死人的骨头代替的。那场大火杨升一家人都死了,可只有那女孩被烧成了一堆白骨,这足以说明一切。”

  “再说了,一场大火顶多将人烧焦,面目全非,却不会烧成一堆白骨!”

  李荣颇为欣赏地看着沈月,“沈姑娘所言极是。”

  他看了一眼邺城的方向,脸上浮现出一丝振奋之色,“既然杨管家已然有了杀人动机,那我们只需查出他女儿是怎么死的就能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我想赵家肯定有人知晓。”

  沈月思索了片刻,也终于想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想必是杨启进入赵家后混的风生水起,自然不愿回这穷乡僻壤,但在接女儿的时候却得知女儿被人欺辱,心生怨恨之下就将杨升全家人给烧死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利用职职务之便,将女儿招进赵家。

  只是,他的本意是带着女儿过好日子,却未曾想,竟是亲手将女儿推进了火坑。

  赵家的少爷赵汝贵可是出了命的色鬼,杨管家的女儿只要有几分姿色,肯定就难逃魔掌。

  想明白了这些,沈月心中不免一阵欣喜。如果事情真如自己所想,那洗刷冤屈指日可待。

  见时辰已然不早,三人匆忙赶回了赵家。

  跑了大半天,沈月可谓是身心疲惫,不过她却来不及休息,当即带着两位捕快找到了赵家的女管事。

  她心里明白,赵家的老爷夫人肯定是不会道出赵家丑事的,那也只能从仆人身上下手。

  女管事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赵家上等以下的丫鬟全都归她管。

  那女管事有些畏缩地看着李荣和天宝,怯生生地问:“不知两位官差大人找我何事?”

  沈月双眸紧盯着女管事,满脸的凝重之色,冷声质问:“我问你,近几年赵家可有死过丫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