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对簿公堂
柳倾城2018-11-08 22:212,337

  听到这些流言蜚语,沈月只是淡然一笑,稍稍等待片刻,直到那两个丫鬟离去之后,她方才出门。

  刚出门口,隔壁两个捕头的房门也开了,李荣和天宝走了出来。

  沈月淡淡地笑着打了声招呼,感激地看着两人,“多谢两位捕快大哥近两日的倾力相帮,沈月没齿难忘。”

  说话间,她冲两人微微屈身,左手轻轻抱着右手,吉拜感激。

  李荣欣慰地看着沈月,微微抬手,“沈姑娘不必客气,我们二人也只是奉命行事。若非是沈姑娘心细如发查到线索,我们二人也帮不上什么忙。”

  天宝挠头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沈姑娘,真是对不住,我之前也对姑娘多有误解,还请见谅。”

  从第一次沈月公堂受审的时候,他就觉得她很坏,只是擅长狡辩而已,若非是公子执意相帮,他才懒得费这个心思。

  甚至,他都觉得是沈月故意拖延时间想要找机会逃跑。

  直到昨日晚间真相大白,得知沈月真是被冤枉的,他才有些心生愧疚。

  沈月轻柔地笑了笑,“天捕头言重了。”

  李荣颇为诧异的看了天宝一眼,满意地点点头,未曾开口。

  天宝憨笑着挠挠头,突然气恼地哼道:“我这就去捉拿真凶归案!”

  既然已经知晓杨管家十有八九就是真凶,只要将其捉拿归案就可以为沈月洗刷冤屈了。

  况且他前两日对沈月多有误解,他也想趁此机会小小地补偿她一下。

  然而,沈月却及时喊住天宝,神秘兮兮地道:“天捕头,捉拿的事情暂且不急。今日午时就要开堂审理,想必到时真凶一定会一并赶去。我们只需如同往常一般即可。”

  李荣一脸赞赏地看向沈月,心里不禁感慨:可惜她是女儿身,否则将来必定是国之栋梁!

  赵家一如既往地给两位捕头送来了早点,三人用过餐点后便直接往县衙赶去。

  不过,在离开赵家的时候,沈月却是一副心灰意冷的失落模样。

  邺城县衙。

  虽然还未开堂受审,但府衙外已然聚集了不少百姓。很明显,大家都想要知道那杀人凶手沈月是否查出了真凶?

  众人议论纷纷,不过绝大多数的人都很不看好沈月,觉得她今日必将被打入死牢,等待处决。

  公审赵家大少爷命案的消息不胫而走,几乎全城的百姓都赶来凑热闹,那阵仗,可比三天前还要热闹许多。

  巳时三刻,宋谦端坐于高堂之上,惊堂木猛然拍下,颇具威严地喊道:“升堂!”

  大堂内站立两排的捕快全都精神抖擞地高声呐喊:“威武!”

  整齐划一的声音落下,宋县令声音高昂地喊道:“将犯妇沈月带上来!”

  宋谦心中一阵兴奋,他本以为沈月难以查出线索,但方才却见李荣朝他点了下头,其中意思不言而喻。所以他心中明白,沈月此番定时查到了线索,甚至找到了真凶!

  旋即,在众人的注视下,两位捕头带着沈月来到大堂。

  在沈月出现的那一刻,一声悲天痛嚎响起:“宋大人啊,还请为草民主持公道,治了这蛇蝎妇人的罪,以安我儿在天之灵!”

  哀嚎之人不是赵家老爷王德还会有谁。

  儿子尸骨未寒,真凶却逍遥法外,他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而杨管家连忙搀扶住王老爷,满脸悲痛地劝慰着:“老爷,请节哀。我相信宋县令一定会秉公处理,将杀害少爷的凶手绳之以法的!”

  说话间,他分外痛恨地瞄了沈月一眼。

  沈月看着杨管家,不自觉地皱了皱眉,美眸中闪过一抹困惑之色。

  “肃静!”宋县令猛地一拍惊堂木,怒喝一声,“犯妇沈月,本官准你三日期限调查赵汝贵的死因自证清白,此时你可还有话要说?”

  沈月微微躬身,恭敬地道:“启禀大人,民女冤枉。杀害赵汝贵的真凶另有其人,我只是被人栽赃嫁祸而已!”

  还不等宋谦开口,只闻王德那悲愤交加的声音响彻公堂:“你这蛇蝎妇人,杀人凶手,死到临头还敢狡辩,大人……”

  “肃静!”宋县令恼火地拍了下惊堂木,怒喝:“本官念在你丧子的份上就饶你这次,若是再有下次,本官定要治你个扰乱公堂之罪,重打二十大板!”

  王德身子猛然一颤,连忙抱拳躬身致歉:“草民……草民再也不敢了。”

  宋县令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方才看向沈月,“犯妇沈月,你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可有证据?”

  “有!”

  话音落下,沈月猛然转身,伸手指着王老爷身边的杨管家,娇喝道:“杀害赵汝贵真正的凶手就是他,赵家大管家杨启!”

  杨管家脸色猛然一变,暴跳如雷地骂道:“你……你好恶毒的心肠,分明是你杀了王少爷,还想诬赖于我,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他连忙跪倒在地,满脸的委屈,“宋大人,这沈月血口喷人,还请大人替我做主!”

  宋县令微微眯起眼睛,脸上闪过一抹困惑之色,“犯妇沈月,你可有证据证明是杨管家行凶?”

  沈月转身敬重地看着宋县令,“大人,可否容民女讲一个故事?”

  宋县令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全都肃静,若是再有人敢扰乱公堂,本官决不轻饶!”

  话落,他冲沈月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陈述。

  其实宋谦这两天也没有闲着,他派人调查了所有和赵汝贵有过节的公子哥,可是却一无所获,最终所有证据还是指向了沈月。

  他也很想要看看沈月究竟能否自证清白?

  沈月谢过宋县令后,方才轻启红唇:“故事是这样的,有一个出身在穷乡僻壤小山村的穷苦男子,他不甘心一辈子穷困潦倒便去外边打拼,从此一连好些年都没回去。不过等他再次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老婆已死,女儿更是被人当做童养媳,任人欺凌。”

  说到此处,她轻叹一声,“最后,他带着女儿离开山村,利用自己的权力之便让女儿过上了好的生活。女儿也在几年后出落的美貌动人,可不幸的是,他的女儿却被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看上,凌辱至死。为此,那人发誓,一定要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闻言,反应最大的却是王德,他狐疑地看了身旁的杨管家一眼。

  别人或许听不出来,但他可是心知肚明。然而,他还是不愿相信这一切。

  他本想斥责那蛇蝎妇人,但却碍于宋县令的官威不敢多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