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识破身份
柳倾城2018-11-08 22:242,208

  两人闻言,不禁对视一眼,而后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

  李荣略一犹豫之后,放下手中的酒杯,“我就知道,以你这般聪慧的才智,我们肯定瞒不过你。”

  “说说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们的身份起疑的。”

  沈月能看破他和天宝两人的身份他并不感到奇怪,但他好奇的是,自己是在什么时候露出了破绽。

  “很早就已经起疑了。首先,你们身为县衙捕快,当日升堂之时我却并未看到你们。其次,我一直感觉天宝的声音有些耳熟,后来我才想起,当日在堂外喝令百姓肃静之人恐怕就是天宝吧?”

  闻言,天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沈姑娘果真聪慧,那人的确是我。”

  沈月笑了笑,转头看向李荣,“还有,那天晚上你们返回赵家找我,我从黑暗中走出,天宝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护在了你的身前,由此可见,你们两人应该是主仆关系,并非什么县衙捕快。”

  李荣点头笑道:“没错,沈姑娘所言完全正确。姑娘心细如发,在下佩服!”

  沈月并未多言,只见她端起面前的酒杯,正色道:“两位公子与我素不相识,却为了我的事情奔忙数日,小女子感激不尽,无以为报,只能借这杯酒水敬两位公子一杯。”

  话落,他起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从小到大,沈月滴酒不沾,第一次饮酒,难免有些难以下咽。

  烈酒入喉,她不禁皱了皱眉,随即便是一阵猛烈的咳嗽,整张俏脸顿时绯红一片,为她凭添了几分别样的美感。

  见此一幕,李荣不禁有些失笑。

  他和天宝同时起身,端起面前的酒杯,轻笑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接下姑娘这杯酒。”

  话落,他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天宝见此,也冲着沈月笑道:“沈姑娘,之前多有得罪,还望你不要计较,我也干了!”

  随着这杯酒下肚,三人之间的话语也变得多了起来。沈月亲自捅破了这层隔膜,也让李荣和天宝两人倍感轻松。

  但是从始至终,沈月都未曾追问过两人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她是聪明人,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

  吃完饭后,天宝从酒楼后面牵出两匹骏马,李荣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抱拳道:“沈姑娘,我们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就此别过,如若有缘,咱们下次再见。”

  “好,一定!”沈月浅浅一笑,笑容犹如三月桃花六月细雨,看得李荣差点失神。

  等送走李荣和天宝之后,沈月长舒一口气,转身朝赵家赶去。

  此时的赵家,到处都充斥着王老爷子的滔天怒骂。

  自己死了儿子还不算,家里的丑事儿竟全都被人抖了出来,这让他怎能不气。

  这时,一个家丁急匆匆地跑进来,畏畏缩缩地禀报:“老……老爷,她……她回来了,说是来拿自己的东西。”

  王德自然知道家丁口中的‘她’是谁。

  只听他怒吼一声,“让那扫把星拿了自己的东西赶紧滚!你们给我看好了,若是她拿了赵家的东西,我打断你们的狗腿!”

  ……

  后院屋内,沈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重重地叹了口气,有些情不自禁地感慨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话落,她转身朝门口走去。刚出房门,她突然看到偏房院内升起一股浓烟,似乎是着火了。

  她没有多想,提着行囊匆忙朝后院外面的偏房赶去。

  等她赶到偏房时,却发现是赵家的家丁正在院内焚烧东西。

  她驻足看了一眼,发现赵家的家丁们将杨管家屋内的东西全都拿出来焚烧掉了。

  她轻叹一声,便打算转身离开。

  可就在此时,却听其中两个正在焚烧东西的家丁窃窃私语:“待会儿烧的时候看看有没有值钱的字画,说不定还能拿出去卖些钱。”

  突然,另外一个家丁低声惊呼道:“咦?你看,这幅画上有诗,赶快收起来。”

  “诗?”刚迈出一步的沈月脚下一顿,有些疑惑地嘀咕了一声。

  她突然联想到了杨管家的出身,虽然他识得一些文字,也会写字,但却没有上过学堂,怎么会做诗?

  想到这里,她忽然记起今天在公堂上的时候,杨管家搀扶王老爷时用的是右手,而非左手。

  念及至此,她连忙转身朝着两个家丁走去。

  “你们可知杨管家是左撇子的事儿?”

  两个家丁也没将沈月当回事儿,只是忙活着焚烧东西,并未理会。

  沈月有些恼火地看着两个家丁,娇喝道:“你们非得到公堂之上才肯说吗?”

  闻言,两个家丁神色一慌,急忙应道:“杨管家左右手都能用,他平时只是写字的时候用左手,平日里干活还是用右手。”

  左右手都能用?

  沈月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起来,如果杨管家不是真正的左撇子,那自己之前断定杨管家是左撇子的事情可就有些太过牵强了。

  既然杨管家惯用右手,那他为何要故意用左手杀人?这样岂不是更加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正欲离开之际,却无意间瞥到了家丁手中打开的字画。

  虽然只是一眼,但她却瞥见了杨萍二字!

  沈月心中一动,急忙抢过家丁手中的字画,仔细端详起来。

  只见画上画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年轻女子,女子面向湖面而立,背影婀娜多姿。

  而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八角亭中,一个年轻男子手握折扇坐在石凳之上,双眼望着女子的背影出神,嘴角似乎还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在画卷的下半部分,还附有一首五言律诗:壶关宠旧林,杳在河之阳。未敢相唯唯,委别高堂爱。萧萧吹白杨,浮生正似萍。

  在画卷的左下方,落款只有一个字:阳。

  方才沈月所看到的‘杨萍’二字,正是这首诗最后两列末尾的两个字。

  她眉头一蹙,细看之下竟发现这是一首藏尾诗,每一句诗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就是:林阳唯爱杨萍。

  从落款来看,这画作的主人应该就是林阳无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