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破戒喝酒
奚年w2020-02-08 13:234,515

  “桔苼姐姐,这十里醉可是殿下珍藏的好酒呀,我还从未见过殿下给谁喝过!”倒是小豆儿有些不淡定了。

  桔苼犯难:“可是我是真的不会。”

  小豆儿有些泄气,他好像记得,桔苼姐姐以前是极爱喝酒的,怎么现在便得不会喝酒了,对酒一点兴趣也没有。

  “姐姐你可是殿下带回来的第一个人,怎么说也是无言岛的客人,殿下用好酒招待姐姐,姐姐怎么能不喝呢?”小豆儿依旧不依不饶。

  带回来的第一个人?桔苼心里有些诧异,她虽然不知道令璟为什么莫名其妙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但是她心里着实是喜欢的,因为这个地方太好看的,完全没有那种陌生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以前在这里生活过一样。

  桔苼看向令璟,见他依旧在下棋,眉头有些微蹙,似乎是一局很难的棋局。

  “那,,好吧!我就喝一小杯!”桔苼豁出去了,她来到人家的地方,也不好再拒绝,况且没有师兄在她身边,她也再想不出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了。

  小豆儿马上高兴的给桔苼倒满了一杯,酒杯不大,但是对桔苼来说简直是太困难了。桔苼看着手里的这杯酒,酒香四溢,闻起来就有种醉人的感觉。桔苼想不了太多了,总是要喝的,她把酒杯靠近嘴边猛的一灌,一副大义泯然的样子。

  小豆儿知道自家殿下接下来要干什么,所以就退下了。

  桔苼只觉得舌头有些微麻,神经有些兴奋。随后嘴里充满了桃花的香味,跳动着她的每一根味觉神经。那香味连绵,如同置身于广阔山间一般,天高地阔,何其高远。那香味在桔苼的嘴里缠绵,难以消灭。

  这,,这简直是好喝了!!!

  桔苼一下子竟觉得这酒竟然这么好喝,突然间觉得自己从未尝试的酒居然是个这么美妙的东西。

  “哪有你这么喝酒的,酒得慢慢品。”令璟拿起桌上的酒杯,细细的品起来,眼里带着笑意。

  桔苼也不知道该怎么品酒,只知道一股脑的灌进去,但是没想到这酒竟然这么好喝。桔苼看着令璟,眼睛里满是乞求:“我,,我还能再喝一杯么?我一定好好品!”

  令璟轻笑:“方才不是说一杯的吗?”

  桔苼一时有些尴尬,一杯?我有说过吗?谁知道这酒居然这么好喝,竟然能让自己控制不了的想喝第二杯。

  “就再喝一杯,我就不喝了!”桔苼说得信誓旦旦,很是坚定。

  令璟拿起酒壶,往桔苼的杯子里倒满了一杯:“这是最后一杯。”

  “好,保证最后一杯!”桔苼保证完,便迫不及待的把杯子拿起来,她正准备一口灌进去,又看见令璟喝得是不紧不慢,很是温和,她又放慢动作,小口小口的泯。

  一杯酒下肚,桔苼不由得再次沉醉在酒香里,那种桃花的香味仿佛在她整个人身上漫开。她看着令璟,眼里满是乞求,她还是很想喝呀,谁能想到酒居然是这么一个好东西呢!

  “我还想喝。”桔苼看着令璟,语气里满是乞求。

  令璟似乎猜到她会这样说,故意没有理他。

  “五殿下,您就再给我一杯酒吧!”桔苼脑子里有些模模糊糊,她像是上瘾了一般,大着胆子求道。

  令璟嘴角微微勾起,手中拿着酒杯细细的品着。

  她看着令璟喝着酒,心里很是痒。她怎么这么爱喝酒,她从来都是不喝酒的呀!

  “最后一杯!真的就最后一杯!”

  令璟放下手中的杯子,放在手中摆弄:“我这酒很是珍贵,从未给别人喝过。”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品的。”桔苼脸蛋微红,刚刚的两杯似乎酒劲有些上来了,她一时间意识有些模糊,没想到这酒居然那么容易醉,但真的很好喝呀。

  “是我把你带到这的,前两杯酒算是我请你喝的,但是……”令璟欲言又止,后面的话没有说完。

  “但是什么,你……你说呀!”桔苼听得可是急得不得了,她已经完完全全被前面两杯勾起了酒瘾。意识有些模糊,所以她的声音也便大了起来。

  令璟别有深意:“但是,想喝后面的酒你得付出代价。”

  “什……什么代价!”桔苼不管,她就是要喝酒,不管是什么代价她都要喝酒。

  “酒可以任你喝,可是日后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令璟语气不紧不慢,说得很是随和。

  三个条件?桔苼脑子里醉醺醺的,她心里只有令璟手中的十里醉,就算是十个条件她也会答应。

  “好!”桔苼一口答应。伸手便去令璟手中抢酒。

  令璟轻笑:“你可真答应了?”

  “嗯嗯嗯。”桔苼一个劲的点头,她只想喝十里醉。

  “这酒烈,你得少喝些。”令璟得到答案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帮桔苼杯子里倒满了酒。桔苼自顾的喝着,很是沉醉,完全不知道她入了一个大坑,令璟的坑。

  桔苼一杯接着一杯,酒可真是个好东西,她以前怎么会不知道呢,她以前怎么会不碰酒呢?

  桔苼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撑着早已绯红的脸蛋,一只手拿着酒杯对着令璟,神志不清道:“五殿下!桔苼,,桔苼要谢,,谢,五殿下,不仅让桔苼……看,,看到这么美的,,桔梗花,,还,,还给我酒喝!”

  令璟看着眼前这个早已经神志不清的人儿,听着她谈吐不清的话,心里暖暖的。此刻她就坐在他面前,就在他的身边。

  “少喝些。”令璟抚过她散落至额前的发丝,轻声说道。

  “不……怎么,,能少喝,,我竟不知道……自己,,自己如此爱喝酒!”说完桔苼便把手里的半杯酒给一饮而尽。

  令璟看向桔苼的眼中满是温柔:“你从来都是爱酒如命,只是你忘了而已。”

  桔苼没有听清,一下子就倒头睡在了桌子上,酒壶中的酒洒了出来,令璟也不觉可惜。

  令璟抱起熟睡的桔苼,看着怀里的她面色红润,他把桔苼抱进木屋的床榻上,用被子轻轻的盖好。熟睡的桔苼样子很是乖巧,令璟的手轻抚着她的额头,眼里是藏不住的温柔。

  “这么多年你的性子虽然变了,但是你还是你,和从前一样!”令璟在桔苼的床边轻轻的说着。

  小豆儿进屋来了,他的手中端着一碗汤药。

  “殿下,你吩咐我熬的醒酒汤我已经熬好了!”小豆儿小声的说道。

  “给我吧。”令璟端过醒酒汤,坐在床边,一口一口小心的喂着桔苼。

  “殿下,你说过桔苼姐姐会回来,没想到今日桔苼姐姐真的回来了!”小豆儿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兴奋。毕竟对他来说,桔苼姐姐是除了殿下之外唯一的亲人了。

  令璟不语,手中喂桔苼汤药的动作很是轻柔。

  “可是,豆子不明白,为什么桔苼姐姐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小豆儿其实一开始就想问这个问题,一见到桔苼姐姐的时候殿下便有意让自己装作不认识桔苼姐姐。可是后来发现桔苼姐姐和以前不太一样,以前在无人岛的时候,桔苼姐姐是开朗洒脱的,对谁都很是热情。他以前虽然还是个小孩,但是记忆是没变的,桔苼姐姐的性格是记得很清楚的。

  但是,现在看到的桔苼姐姐不仅不认识自己,而且性子也和以前大有不同,似乎不太习惯与人交流,而且还说自己不会喝酒!

  小豆儿识趣,走出了屋子。那醒酒汤是殿下吩咐他熬的,在桔苼姐姐还没有来之前。小豆儿知道,自家殿下这是要一步一步套住桔苼姐姐呀!!!

  十里醉的特点就是喝了一杯就还想再喝第二杯,让人完完全全被十里醉的酒香所迷住。况且十里醉酒劲极大,需要特殊配方的醒酒汤才能解。这用在桔苼姐姐的身上,小豆儿对自家殿下已经是佩服不已了。

  ……

  桔苼还在清风居睡得昏天黑地的时候,月岩岛的众人早已寻她许久。

  未璃脸色微沉,早知道他就不让桔苼出席了。未璃心里清楚,桔苼同谁一起出去了。

  百里还是第一次看未璃沉着脸,桔苼已经离席许久,大家都未曾察觉。

  “未璃兄,你先别着急,桔苼妹妹定是在屋子里睡着了!”百里安慰道。说完,便又对着身后的琼华说:“琼华,我这月岩岛都是些男仙仆,也没个女仙仆,你且进去看看,桔苼妹妹是不是早就在里面歇息了!”

  “好。”

  琼华推开清风居的大门,看着桔苼正熟睡在床榻之上。琼华走近,看着桔苼的脸色绯红,似乎有些不正常,却也没有闻出什么味道。

  “小神君!”琼华轻喊。

  桔苼没有任何动作,依旧睡得很沉。

  琼华探了探桔苼的额头,发现额头并不烫。她便声音在大了些:“小神君!”

  桔苼依旧睡得很死,琼华又伸手探了探桔苼手上的脉搏,发现脉象平稳,并没有什么大碍。

  不等琼华出来说明情况,未璃便走了进来,看见桔苼在床榻上躺着,他的心才稍微放下。

  “师妹!”未璃走进轻喊。

  “小神君不知是怎的,怎么叫也叫不醒。但是她的脉象却是平稳的,并无大碍。”琼华对着令璟说道。

  未璃看着桔苼脸色绯红,便立即伸手探了探桔苼手上的脉搏,确实如琼华所说的一样,脉象正常却一直昏睡不醒。

  未璃手中运气,把自己的真气灌输给桔苼,希望她醒过来。

  琼华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一直给桔苼渡真气也未曾见效。便走出清风居,想去询问一下百里,为何桔苼脉象正常,却面色绯红,而且还一直熟睡没有醒来。

  见琼华出来,百里赶紧上前去问:“怎么样,桔苼妹妹可在里面?”

  “小神君确实在里面。但她却一直熟睡未醒!”

  “熟睡未醒?”百里疑惑。

  “对,脉象正常,身体并无大碍,但是脸色极红,一直熟睡未醒!”琼华慢慢解释道。

  成忌拔着竹叶的手顿了顿,脉象正常,身体无碍,却脸色绯红,一直熟睡未醒?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刚刚在席上自家五哥在小神君离席后不久也走了,再加上他刚刚看五哥对小神君的态度。成忌笑了笑,五哥呀五哥,没想到你对这个小神君倒是很是特别呀!居然把十里醉拿给小神君喝,怪不得之前他求了那么久五哥就是不给,感情是要留着给佳人享用呐!

  百里一时也摸不着头脑,脸色犯难。

  “不用费劲,三日后她就会醒的!”成忌在后面漫不经心的说着,一个十里醉就把你们难倒了,三哥啊三哥,亏你还收藏好酒,竟然连十里醉的后劲都看不出来!喝了十里醉的人,若是酒量不好者便会大睡三日,其间脸色通红,但却身体无碍,脉搏正常。成忌已经在心里埋汰百里好几遍了!

  琼华和百里纷纷看向成忌,一脸疑惑。

  “老三你知道?”百里问道。

  “我自然是知道,这小神君就是贪睡罢了,被梦魇抓住,睡上三日就行了。”成忌胡乱编造了一个理由,他可不会出卖他五哥,他可得等着好戏呢!

  琼华和百里都有些不敢相信,真是入梦魇了?

  “哪有这么多梦魇!”未璃从房间里走出来,脸色依旧微沉。

  百里赶紧问道:“桔苼妹妹是否醒了?”

  “没有。”

  “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暂时无事,睡上三日就好了!”未璃慢慢的说着。

  真还是要睡上三日,百里惊奇,这桔苼妹妹还真是被梦魇抓住了,那梦魇恐是看她功法不深才缠上的她。

  “我说得没错吧!”成忌看也没看众人,直接走了。他可是要去地海好好问下他五哥,这到底是一场什么好戏!

  “既然是入梦魇到也没什么大碍,多睡上几日就行,未璃兄也不必在担忧了!”百里安慰道,看来他这个未璃兄可是对他那个小师妹打紧得很呀!

  “琼华。我月岩岛没女仙仆,这几日桔苼妹妹昏睡也需要个人照顾,不如你留下来帮我们照看一下桔苼妹妹!”百里想得很是周到,他这月岩岛全都是男的,让男的去照顾桔苼妹妹总归是不好的。

  “好。”琼华倒也是善解人意,便立即答应了。她对桔苼是印象极好的,如今她需要人照顾,三殿下又开口了,她自然要留下来。

  百里和琼华都已经走开了,未璃还现在清风居的门口。他的眼睛里看不出有什么感情,想着还在熟睡的桔苼,眼中绪起了防备。

  看来,还是要让她远离那人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