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口是心非
唐箫2019-10-14 20:052,088

  宁凡忍不住低头看了几眼,屁股大,好生养。

  “快点,行吗?”楚子君快羞的无地自容了,忙怯声提醒,真后悔让他来帮忙。

  “啊,好,这个厨房有点窄。”

  宁凡赶紧恋恋不舍多看了几眼,咳嗽一声,挤了过去。

  宁凡洗了手,拿起刀,心无旁骛。

  嗖!

  刀光一闪,胡萝卜从中剖开。

  唰唰唰!

  刀影翻飞,却未听到菜刀与案板接触的声音,只看见一片刀影笼罩在胡萝卜上。

  楚子君忘记了尴尬,目瞪口呆。

  哪里有人这么切菜?

  这就像是杂耍一样,刀快的都看不清楚了。

  只看得见一片刀影,尤其是那运刀如飞的姿势和专注的神情,令她看的如痴如醉。

  有人曾说过,当人心无旁骛做一件事的时候,那样子最迷人。

  当宁凡拿起刀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都变了,专注而执着。

  “刚才没觉得,怎么看他切菜,觉得有点小帅呢。”楚子君心里犯起嘀咕,粉嫩的脸颊娇艳欲滴。

  “切好了。”

  宁凡收刀,胡萝卜看着还是一个整体,但当他盛到盘子里面时,全部舒展开来,变成了一片片厚度均匀的薄片。

  “你以前都是这么切菜的?”楚子君看像怪物似的看着他。

  宁凡莫名其妙的点头:“是啊,我老妈还一直嫌我切的不够好,姿势不够优雅呢。”

  楚子君闻言,差点一口鲜血吐出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这还不够优雅?

  运刀如神,落刀如风,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力道的控制,在切断胡萝卜的一刹那,收刀返回,不让刀接触案板,这得是多高的掌控度和精准度啊。

  楚子君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哪个厨师有这等刀功。

  这只能说宁凡的老妈是个怪物,才能教出一个这样的妖孽。

  “你出去看电视吧,等会儿我做好了叫你。”

  楚子君备受打击,不敢让他再继续呆在厨房里,否则,自己就没有勇气做饭了。

  她觉得自己做饭的姿势,手艺真的是……太不优雅了。

  “好,那你忙,我先出去。”

  既然有免费的饭吃,何乐而不为,他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了。

  这次楚子君学乖了,先一步离开厨房,让宁凡先过去,免得等会儿再来个亲密接触,让宁凡心里直叹气。

  半个小时后,楚子君做好了饭菜,两菜一汤,颇有卖相。

  “哎呀,好香,子君,和你住一起真是太幸福了,你这样会让人家变胖的。”

  嘎吱一声,大门打开,林清音风风火火地下班回家,翘着鼻子,使劲的嗅了嗅,拍着小肚子,一脸陶醉。

  “清音,怕变胖就不要吃哦。”楚子君解下围裙,促狭地说道。

  “人是铁饭是钢,变胖也得吃。”林清音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已经坐在餐桌旁,没有一点客人觉悟的宁凡。

  她立即收起了笑脸,道:“哼,就算变再胖,我也要吃,不能便宜了某些游手好闲的人。”

  “喂,宁凡,今天我们楚大美女做这么大一桌饭菜,你可得有点当员工的觉悟,等会儿你洗碗。”林清音对宁凡说道。

  宁凡很诚恳的说道:“没问题,劳动光荣。”

  老妈常说洗碗不利于女人护手,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就不在乎这一点了。

  林清音奸计得逞的笑了起来,以前洗碗都是她的活儿,现在终于拉到了一个壮丁。

  顿时,她觉得收留宁凡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儿。

  三人吃完饭,宁凡洗好碗,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这电视好大,有60英寸。

  村子里只有张黑熊和村长家有电视机,还是17英寸的大家伙,只能收几个台,还有许多雪花,看着特别费眼睛。

  尤其是陈二狗还藏得死死的,不让人看,常让宁凡恨得牙痒痒。

  吃了饭,有可以收许多台的大电视看,宁凡觉得很幸福,不亦乐乎的玩着遥控板,一会儿换一个台,嘴角挂着傻笑。

  没过一会儿,林清音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见宁凡的傻样,鄙夷道:“土包子。”

  宁凡闻声转过头,顿时眼睛就直了,瞳孔瞬间放大。

  林清音身穿粉红色的吊带小睡裙,薄如蝉翼,隐约可见细腻的肌肤。

  宁凡呼吸加重,脑袋里轰隆隆的一片空白。

  林清音瞳孔一缩,感觉到了那火辣辣的侵略目光。

  她悚然一惊,浑身紧绷起来。

  以前家里没有外人,睡裙有一点点露也没有在意。

  但今天情况不同,一个大男人直勾勾的瞪着自己,看那眼神就像一头饿狼,不知在想什么坏事。

  林清音觉得非常委屈,看在闺蜜的面子上,好心收留了这个土包子,他却偷看自己。

  不,他是光明正大的看她。

  太可恶了!

  “你还看?我要杀了你。”

  林清音挥舞着拳头,像一头愤怒的母狮子,冲了过来。

  由于她刚洗完澡,拖鞋上还有水,地板又比较光滑,只见一声惨叫,一道美妙的身影直扑向宁凡。

  宁凡没料到这美女如此暴力,自己只看了一眼,不,看了很多眼,又不会少一块肉,她就喊打喊杀,真是太暴力。

  宁凡摇着脑袋,本能的双手推出,阻挡对方的攻势。却没想到林清音摔了一跤,身体前倾,直接扑在了他双手之上。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定格了,空气停止了流动,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宁凡知道自己抓到了什么,心旌摇曳,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猛跳。

  “哎哟,我不纯洁了,我摸了别的女人,我应该把我的第一次献给小清的,嗯,手也有第一次。”

  男人有时候口是心非,想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近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近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