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我是郎中
唐箫2019-10-14 20:042,305

  宁凡眼神一凛,急忙向旁边扑去。

  周彪咳嗽着,吐了一口鲜血。

  他也惊骇于对方的身手,一掌竟打的他吐血,这份功力,即便放眼整个蜀南也没有几人能够做到。

  要是周彪知道宁凡这一掌并未使出全力,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周彪觉得自己的决定真是明智,没有硬拼,而是选择拿护身符——枪。

  周彪当老大已经很多年,许久没动过手,也没有人敢来找他的麻烦。

  但他没有完全放松警惕,一直在床头柜里面藏了一把枪,一把前几年从黑市上淘来的仿54手枪。

  他曾用这把枪吓倒过不少人,解决过不少危机。

  周彪呸了一声,顾不得身上的伤痛,颤悠悠的站起来。

  黑通通的枪口始终没有离开宁凡的头部,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肃杀压抑的气氛。

  其他马仔见状,迅速围成一个圈,堵住门口,防止宁凡逃跑,嘿嘿狞笑的盯着他,就像是看笼子里的困兽。

  “小子,你打啊!怕了吧?你彪哥我也不是吃素的,若你再敢乱动,老子一枪崩了你。”周彪恢复了气焰,解气的骂道。

  宁凡没想到对方还有枪,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经过短暂的惊愕之后,他冷静下来。

  宁凡并非没见过枪,在家的时候他也用过猎枪。

  只是他觉得用猎枪打猎少了许多乐趣,所以基本上都是用双手双脚去猎杀猎物,享受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宁凡不为所动的看着洋洋得意的周彪,摇了摇头,道:“用枪,不讲究。”

  “呸!还给老子谈什么讲究,只要弄死你,我就是最讲究的人。”

  见在手枪威逼之下,这小子竟没有丝毫恐惧,周彪不禁啧啧称奇。

  “兄弟们,把他给老子绑了,老子今天要慢慢的陪他玩,玩死他。”周彪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命令道。

  宁凡失望的摇了摇头,在周彪枪口稍稍移开的瞬间。

  他动了,有句话叫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宁凡不是动若脱兔,更像是一头猛虎下山。

  自然而然,他体内的元气随着他的心意瞬间流遍全身,令他精神高度集中,眼光锐利如闪电。

  周彪明显被吓了一跳,心神一时失守。眼前身影一晃,周彪看也没看清楚,抬手一枪。

  砰!

  沉闷的枪声敲击着房间内的空气,在众人的耳朵里留下嗡嗡的余音。

  周彪瞳孔一缩,心道不妙。

  宁凡的身影在他的视线中消失了。

  其他马仔立刻惊声尖叫起来,用手指着周彪的身后。

  周彪只觉背后寒意习习,但已经来不及调转枪头,一个纤细的手掌绕上他的手臂,迅速卡住他的手腕。

  咔嚓!

  手腕折断。

  另一只手按住他颈部的大动脉。

  宁凡一把夺过手枪,丢在地上,使劲的用脚躲着,嘴里还喋喋不休的嘀咕道:“用枪,不讲究……用枪……不讲究……”

  不一会儿,这把手枪寿终正寝,被跺成了一块奇形怪状的铁疙瘩。

  周彪哭的心都有了,这可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儿啊。下一秒,他又觉得自己快停止呼吸了,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猛跳。

  这小子太生猛,不能以常理判断。

  周彪强忍住碎骨的痛苦,艰难的扭过头,恰好与宁凡四目相对,看到宁凡犹如闪电般的锐利眼神,噤若寒蝉。

  但周彪的痛苦还没结束,宁凡松开动脉,没有和他废话,转到他身前,抓住他双臂,咔嚓,周彪的手臂脱臼了。

  “告诉你一件事,我在老家跟着村里的郎中学过几天接骨,我也是一个郎中,今天正好在你身上试一试。”

  咔嚓!

  脱臼的手臂又复合,周彪疼的直冒冷汗。

  “好久没有练习了,有点生疏,今天正好多试几次。”

  咔嚓!

  咔嚓!

  宁凡就是一个专注的医生,不断的把周彪的手臂弄脱臼,然后再接回去,如此反复。

  刺耳的咔嚓声在众人耳畔响起,就像是地狱中响起的鼓点,重重的敲击着他们的心灵,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啊——”

  如此反复五次后,周彪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双肩已经高高充血肿起,惨不忍睹。

  “大哥,你放了我吧,有什么……好商量。”周彪上气不接下气的乞求道。

  宁凡停下动作,叹息道:“其实我很想和你坐下来讲道理,但你们为什么就不听呢?老妈经常教育我,若是别人不听你的话,那就用拳头打到他听话为止。”

  周彪真的快痛晕过去了,眼里不由自主的泛起了泪花,苦苦哀求:“……大哥,现在我们坐下来谈,好吗?”

  宁凡蹙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又瞥了一圈虎视眈眈的马仔。

  周彪见状,赶紧对手下吼道:“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我在和这位大哥谈事吗?快点滚出去,守着门口,不要让其他人进来打扰。”又指了指床上的女郎,“你也滚出去。”

  宁凡也不阻拦,冷不丁的说道:“其实,老妈一直教育我要斩草要除根,不留后患。”

  周彪顿时面容一僵,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马仔叫回来,给自己镇场子。

  但他赶紧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

  额的亲娘哩!

  连枪都不怕的怪物,出手狠辣,就算把所有人都留下,也未必管用。

  见他听了这话没什么反应,宁凡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接着说道:“不过我常给我老妈说,我要做新时代的好青年,不能这么绝情,不然找不到老婆。我有自己的原则,自己的规矩。”

  “嗯……其实老妈的话有时候也不能全听,我在家就是这样。”周彪赶紧附和,深怕他斩草除根,灭了自己。

  放开周彪,宁凡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还不忘像主人一样招呼傻站着的周彪:“哎,你坐啊。”

  “哎,好!”周彪赶紧半边屁股坐在床沿上,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面对自己的父母,如坐针毡。

  “先前,我的提议仍然有效,你觉得怎么样?”宁凡平静的问道。

  周彪赶紧说道:“好,都听大哥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哎,做人不能这么没有原则吧,至少应该讨价还价一下。”

  “不敢,不敢,你说了算。”周彪顾不得额头的冷汗,悻悻地说,心道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近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近身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