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无极救主
过天桥2018-11-19 10:364,901

  -第十章,无极救主

  一日而终,当太阳已经斜落余晖,但是它还是在大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红色帷帐,由天空落向地面。铺满了整个世界,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帷帐像是被那浣纱坊的少女的手抚摸过一般神奇,颜色竟然慢慢的变了,从那艳红,到深红,在到暗红,最后红色慢慢的被一种蒙蒙的黑色所取代。

  宁府后院,练武场。

  英俊少年,负手而立,而在他的面前则是有着近百名的虎背熊腰的大汉。而令人感到震惊的就是,在这少年一声令下“停下”的时候。在一瞬间一个个赤裸上身的彪形大汉,却直接东倒西歪, 都累得跟死狗一个模样,摊在地上张大这嘴巴呼呼的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的,再加上胸腔剧烈的起伏就不难看出他们的体能消耗是有多大。

  放眼望去,整个练武场就没有几人是站立着的。

  他们中的两位队长差不多也是一个模样,一个弓着身子摸着自己的腰,在不断的扭捏着,另一个也是翻着白眼使劲的咳嗽着,显然也是到了极限。

  在他们心中也顾忌着自己队长的颜面,否则定然也会直接躺倒地下。

  那英俊的少年,自然就是宁奕。

  由于也是第一次怎么高强度的训练,其实早已到达了身体的极限,也是凭着一股毅力坚持下来的。

  此刻的他脸色已经完全苍白,摇摇欲坠但是强忍着让身体站的笔直。

  笔直!笔直!

  “全都跟老子站起来。三息之内不站起来这直接淘汰!”

  宁奕一阵嘲讽的眼神向着众人扫射过去,像刀子一般。刮过每个人的脸。

  “这样吧,要不就直接自杀算了,连我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少爷都比不过,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你们说呢?”

  在宁奕嘲讽的时候,所有人都怒目而视,但是瞬间又露出羞愧之色。

  情况就是如此,不容辩解!

  立刻都想晃晃悠悠的起来,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能不能又是一回事,零零散散的有人站了起来,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时一站起来有突然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哼哼,现在还不承认自己是废物吗?不过才是一天的训练就成了这样子,百战勇士,哈哈,我 呸。”

  倒地之人又慢慢的面露毅色,使劲咬了咬牙,想要奋力的站立起来,但是又有人力不从心的倒下。

  甚至都有人晕厥!

  一次次的摔倒,在爬起,但是一次次的站立起的人数却多了起来。

  最后,练武场的近百位汉子们,却是这样一个场景,所有人都相互搀扶着,你挽着我的胳膊,我倚着你的肩膀,相互依靠。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是所有人!

  迎这那晚霞,那金色的最后的光辉!

  宁奕看间从有人跌倒在奋力爬起的那一幕,就已经深深的感触,就没有在继续“毒舌”,舍不得。

  震惊!忘言!

  在所有人都站起来的哪一刻,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一种特殊的感觉不自然的流露出来,甚至嗓子突然变得无比发涩。

  憋得慌!

  在淡淡夜色中的练武场,近百人都大声的喘着粗气,个个都面带愧色,不由得低下头去。“是啊,连娇生惯养的少爷都坚持了下来,而自己是如此这般的状态!”

  经过一整天的训练,这些卫队成员们都看着眼里,惊在心中!

  不要说宁奕偷懒了,可是非但没有偷懒,相反的完成的训练量甚至使他们的一倍还要多,这绝对是一个完全恐怖的数量。

  想到这里所有人在看向那少年的眼中早就没有了当初的不屑,取而代之的则是满眼的崇拜与尊重!

  再无其他!

  “明天继续训练!明天只会比今天的训练还有的严格,如果明天还像今天一样如此不堪,全都给我滚蛋,我宁家不要废物。”

  最后宁奕还是决定如此,在冷冷的留下一句话后便径直离开。

  一脸沉默着目送转身离开的宁奕,但是有眼尖者发现了一个新奇的景象。

  那就是前方那一步步走着的宁奕,其大腿一直在忍不住的颤抖,而颤抖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不光是大腿,好像全身的肌肉都在微微的颤抖。只有在全身的疲惫度达到一定程度后才会有的现象!筋疲力尽,没有一丝力气,感觉动一下手指都无比艰难。

  没有一个人发现宁奕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露,哪怕一个皱眉,一声嘶声,不论别的,单论这份毅力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人人比的上。

  这一刻他们的心中也已经打定了一个注意,那就是“一定不能被淘汰。”

  因为他们是百战老兵,他们也有自己的骄傲。

  不比宁奕少!

  但是不管怎么说,宁奕还是给这些百战老兵们上了一课, 一个他们认为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娃娃,就在今天完成了比他们的多出一倍多的训练量。

  现在他们看着宁奕离去的背影,没有一个人说出辛苦俩字,不是不累而是真的不敢说,不好意思,丢不起那个人。

  如果说出来了不光是被同僚嘲笑,如果是被宁奕听见了,那还可真的不知道该活不活了。

  但是要是让他们知道了宁奕身上现在还绑着八个沙袋,那他们心中想法该是如何?

  望着逐渐离去的宁奕的,福伯嘴角也露出可笑意,心中也是无限的欣慰。

  他可没有走远而是一直在观察着练武场的动静,经过这一天的时间,宁奕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经完全颠覆,在也不是那个小孩子了。

  而是一种有着上位者气质的人了,况且后者才十几岁,还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这如何不让他高兴,欣慰!

  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一步步,一步步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进发,可是平日里那近在咫尺的距离,在今天确实感觉特别的遥远。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

  身子颤颤巍巍,似那喝醉的大汉,身子不受控制般的东倒西歪。

  终于的,终于来到了房门。

  现在宁奕的身体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

  终于在垮过门槛时,轻轻一抬脚突然的一个踉跄身体犹如划落的风筝般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这是宁奕的意识已经模糊,是完全凭借着本能和意志在苦苦坚持。

  累!

  实在是太累了。

  劳筋痛骨,不堪重负!

  就这么重重的躺着,仅仅是在下意识的呼吸。

  也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

  终于下面的人有动作。

  很轻,很柔。

  沉重的抬起自己的眼皮。

  不禁的发出一声苦笑。

  “这下可有点麻烦了!”

  在意识恢复后,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开始慢慢的移动起来,想站起来几乎已经不可能,所以就只能爬,就这样一步步的爬着,向着床边爬起。

  一步一步,一下一下。

  每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就是这样,咬着牙,不管身体发出阵阵颤抖,依旧前方爬着。

  最后,颤巍巍的抬起那磨出无数血泡的手,搭在了床沿之上。

  “呵呵”,宁奕长出了口气,有咬着牙,皱着眉,用尽全身的力气,奋力的爬到了床上。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禁感到身上一阵的轻松。

  感受这现在浑身上下所磨出的几十处伤痕,不禁一阵无奈。

  “咋这么难受呢?”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感觉想,小声的嘀咕道。

  须臾,有一阵苦笑。

  “沙袋”

  于是又强忍着疼痛。

  缓慢的,一个个,解下绑在身上的沙袋。

  可是这有如何容易,本来那沙袋,已经被汗水浸湿,本就已经变得沉重,在加上紧紧贴着皮肤,差不多已经和皮肤紧紧粘在一起。

  “啊!”忍不住的痛叫起来,疼,真的很疼。

  一阵阵的呲牙。

  沙袋一个个的被解了下来,不过放眼望去,却发现那沙袋上面好像有着什么东西。

  “皮!”

  竟然是皮,那零星的红白色,竟然是血皮。

  血肉模糊!

  虽然面积不大,这也足够让人心惊。

  终于在最后一包沙袋被揭下的那一刻,不禁感身上一阵的轻松。

  虽然疼,但揭下后还是舒服。

  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大口的喘着粗气。可是终究是挡不住,身体上无尽的疲乏之感和身上传来的痛感。一阵困意不断的席卷这而来,想是那冲击这大堤的巨浪,一阵阵。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失手。

  “不能睡!”

  “绝对不能睡!”

  宁奕在心中想着,有使劲的要了要自己的嘴唇。、

  定然不能睡觉,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时候自己直接睡过去的话,那么就会有睡死的危险。可能再也不会醒来!

  这时嘴角不禁一丝微笑。

  虽然身体遭受了如此巨大的创伤,但是收获是更加巨大。

  宁奕知道,如果今天自己能够撑过去自己的身体就会达到另一个极限,那么距离化气,也就没有几天了。

  这如何能不让他兴奋!

  慢慢的,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感到身上束缚慢慢的减少,不由一阵酸爽,就这么盘坐在床上。

  突然心中冒气一个想法,从戒指之中拿出了无极四象,按照上面的法决开始一步步的纳气调息着。

  可是之前毕竟没有进行过调息,但是这无极四象果然是奇异无比,霸道无比。

  竟然自己引导这宁奕开始进行纳气,虽然现在后者还没有进入化气境,身上定然也不会开辟灵丹。

  但是这无极四象的神奇之地,竟然在自己直接帮助外界空气中的灵力吸纳到宁奕的体内。

  不过明眼人却可以看出来,所吸纳的灵气,并不是直接储存在了体内。而是由灵力在不断温润这体内的经脉,四肢,最后扩散到整个躯体。

  “啊!”

  床上之人不禁舒服的浪叫了起来。

  头一次感受到灵力竟然是怎么的舒服,灵力在自己的四肢躯体内缓缓地流淌,感到一股热腾腾的感觉向外扩散,而且灵力顺着经脉慢慢洗礼。

  弄的宁奕更是百爪挠心一般,特别是伤口之处,更是奇痒难忍。

  不知不觉间,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慢慢的,在灵力润养下。宁奕身体竟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表面的伤口竟然慢慢的开始愈合,包括那血肉模糊的地方,开始停止流脓,开始慢慢的结痂。

  又过了一会痂体开始变硬,再到后来痂体竟开始慢慢的脱落。这一切都是在宁奕潜意识之中作用这,其本身可不知道自己竟然发生了如此神奇的事情。

  要是让他知道了,定然会十分无语。

  本来就感到自己的皮肤就跟女子一样白皙,没有一点男子之气,好不容易有了点伤疤,这下可好,在痂体脱落后,露出了更加光滑的皮肤。

  不,甚至不不能说是白皙,甚至都可以说是粉嫩!

  这让他如何能忍受。

  果然,过了大概一两个时辰。

  “我靠!”

  声音直接响了起来,在宁奕睁开眼后的第一句就是这个。

  “这这这。”

  看着自己身上,不禁有更加无语。

  “诶!这是咋回事?”

  “我不是浑身是伤吗?!”

  “咋变成这样了?!”

  显然宁大少还不能理解眼前的景象。

  低着头看着放在自己双腿间的无极四象,好像迷迷糊糊的想起来点什么。

  直接大跳起来“我靠!”

  “这也玩意也太神奇了吧!”

  “也不知道这无极四象在功法中处于什么等级,肯定不会是玄级功法,该不会是天级吧。”

  这个想法一出来,宁奕也不禁被这念头吓了一跳。

  “天级,乖乖,应该是不会的吧。那可是传说中的功法啊。自己的运气该不会怎么逆天吧。”

  随即又摇了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放到了一边。

  闭上眼打量着现在自己的身体,感到自己的身体比以前有上升了一个大大的层次,现在只感到浑身拥有用不完的力量。

  而且更加的收放自如。现在宁奕敢说自己现在绝对是化气境下的第一人,就算是化气境的高手现在自己配合黑棍也能斗个几十招。

  “我的猜测果然没有错,只要坚持的刻苦训练,一定会有用的。我现在有种预感照着这种训练程度,自己在过不了两天,就一定可以达到化气境,而且还是那种完美的自我突破的化气境。”

  一想到自己即将达到化气境再加上无极四象的奥妙,是想谁能在这化气境中抗衡自己,想到这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

  “哈哈,张家、孔家、李家和刘家,过几天小爷就让你们知道小爷我的厉害!”

  在床上躺了一会,宁奕却发现自己竟然全无睡意,哪怕一丁点!

  索性便起身穿上了衣服想要到外边去转转。

  “福伯我出去转转啊!”

  看到宁奕的出现,福伯的老眼却是一愣,因为自己已经准备好去给宁奕疗伤了,但是却看着宁奕正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这如何不能让他震惊。

  “奕儿?!你是怎么好的?!”

  宁奕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我也不太清楚。”

  “我好像是睡着,醒来就好了。”

  虽然惊奇,福伯还是一脸不信,有摸了摸宁奕的浑身上下,在确定身上没事后才放其离开。

  “放心吧!福伯,那几大世家根本就不知道我的样子。”

  虽然福伯只是一个下人,但是宁奕可完全没有把福伯当成一个下人,反而是打心眼里尊重这位为自己家奉献了一生的老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人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人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