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鼓楼仙嫡
过天桥2018-11-19 10:353,569

  第十二章鼓楼仙嫡

  此刻的我们的宁大公子只感觉到,一阵鼻腔里一股热意直冲脑门。

  下一刻,只感到一汤滚烫的液体缓缓的从鼻子下面流了出来。

  “唔”

  只感到出了大糗,立刻用手捂住。

  而引起宁大少如此出糗的元凶却依旧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静缓的擦拭这自己眼前的琴弦。

  其实这也怪不得宁奕,毕竟今天已经如此之累,再加上体内水分的流失,所以就导致了如今这种状况。

  “糗!”

  “美!”

  本来宁大少来进来之前就是微微的从这女子身上扫过,并没有仔细观看,在回头在看的时刻,却发生了此刻的变化。

  只见一位女子端坐在窗前,身若杨柳,背似百结,直,细,美,温。

  婀娜,窈窕,温柔优雅,而又风姿绰约。

  淡黄色的长摇裙摆随着椅子散落下来,直直的落在了地面之上,一席长发绫罗的散落在肩下,又盘上一个凌云髻显得优雅而大方。

  在前者还在使劲的捂住自己的口鼻的时候,那女子却抿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公子你这一进来,就在小女子的闺房里瞎看,恐怕是不合礼数吧。”房内淡淡的响起一道空灵的声音。

  声音里带着淡雅和慵懒,还透着一丝微微的的戏虐。

  “咳咳咳”

  后者听后不禁,掐着嗓子,脸色涨红着,深咳了几下,说不出话来。

  “怎么?公子莫非嗓子不舒服。”

  后者听闻,不禁咳的更狠了。

  “今天我则是咋回事啊,以前不这样啊?”

  在定了心神后,深吸了口气,将鼻腔中的燥热强行压了下去。

  “姑娘,在下并无窥视之意,只是在下一进入这闺房之中,就被这房中装饰所吸引,就仔细的观察了几眼,并无其他意思,还望姑娘原谅。”

  “哦?”

  “不知公子在小女这闺房发现了什么,如果公子能说的让我满意,那么小女子就原谅公子,如果不能那就请出去吧。”

  淡雅的声音继续响起。

  宁奕听后不禁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大姐可是你叫我上来的啊。”

  但是也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一下,

  “不得不说姑娘这闺房中的布局绝对玄妙!”后者还暗暗的拍了个不大不小的马屁。

  “这一进门有着轻纱屏风而且那淡淡的檀木香,那床上的刻印浮雕温玉床和那杏黄色的双层梳妆台定是哪千年紫檀所制。”

  接着侃侃而谈。

  “这种种设计实在是精致而淡雅,虽说十分简洁但是透着一股高贵和典雅,而且这房中所透出的淡淡香气可知,姑娘您心中十分的喜欢紫薇花。”

  “而这花正如姑娘你一样,美丽而又淡雅。”

  “只是姑娘你这房中在下有一样东西在下看不懂?”宁奕实话实说道。

  “哦?”

  “什么事,还是宁公子不知道的?”

  戏虐的声音又是想起。

  “就是姑娘手中的和这案台上的古琴,在下实在是看不懂。”

  “咯咯。”女子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公子您可真会说话,既然如此那么公子就请坐吧。”

  但是这女子似乎不愿意谈及这古琴,又是轻抚了这琴,而是说着一摆手,一张古色檀木雕花椅子向着宁奕飞过来。

  椅子到了宁奕的身边,稳稳地落下。

  宁奕的心头满是疑惑,从一进屋就开始想,这女子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其本身可还没有自恋到这如此这般,似神人般女子把自己叫上来是看上了自己。

  而且着女子的境界也实在看不透,就刚刚那一手最初步的估计也是化境以上的。

  深吸了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还就不信这一个“弱女子”能把我怎样。”

  看着落到面前的椅子,也干脆不想了,渐渐的放下了拘束,四平八稳的坐在了椅子上。

  “公子真是好心态,也不怕小女把公子给祸害了。”女子接着说道。

  “来啊!我还巴不得呢?”这话宁奕自然也只敢在心里说说,定然不敢说不来。

  说罢,女子缓缓地转过身来,宁奕竟呆呆的痴了。

  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

  神若灵脂媚神情,魂似轻灵柔弱风。

  凝眼望去,最最摄人心魄的却是眸子里透着一股淡雅,一股慵懒。

  更给整个人的气质有上升了一个台阶。

  绝美般的女子!

  如同仙嫡般的女子!

  谁都不会想到这风花雪月之地,竟然还有着一位如此这般的人物,这让人如何相信。但是看着眼前之人,却又不得不相信。

  呆呆的看着这面前画中似的人物,眼睛都直了。

  不觉一股热气有块喷发出来,宁奕也察觉到了立刻赶紧捂住,生怕在出糗。

  “噗!”

  这女子看着宁奕的样子不禁的笑了。

  后者也只能继续的捂着,不敢再看向前面的女子。

  只是不知道,不管怎么捂,之前那淡淡的血迹有怎么能捂的住,只不过后者呆呆的不知道罢了。

  此刻如同凝固了一般,过了一会。

  女子微微的张开了檀口。

  “公子是不是很是疑惑,不知道小女子把公子叫上来是为了什么事?”

  宁奕看了她一眼,又感到一阵一样,又赶紧的把头别了过去。

  “太他娘折磨忍了,这个姐是咋长的?咋就怎么美?”宁奕在心中嘀咕着。

  “确实不知,敢问姑娘,叫小子来是有何事。”

  “公子名叫宁奕,乃是这炎城之中城主的独子。”

  绝美的面庞上,有带着丝丝戏虐取代了之前的那一股慵懒,像是有什么事情引起了的她的注意力一般,眼眸中有带着摄人的光彩。

  “公子说小女子说的对吗?”

  此话一出,后者的神态直接就是变了。

  不爽!

  很不爽!

  虽然刚刚就知道她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没想到连自己的背景都调查清楚了,心中定然是非常不爽。

  宁大少的小脾气就是这样,你可以正大光明的来,但是绝不来能偷偷摸摸的。

  “小子只认为向来都是隐藏的很好,敢问姑娘是如何知道的。”宁奕带着生冷的语气说着。

  这女子似乎没有听出宁奕语气的变化接着,又微微一笑。

  “最近城主离开,而四大家族联合起来,要攻破城主府,另立城主呢。”

  “我想现在公子应该是很苦恼,面对强敌现在却还没有想出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女子又看了一眼宁奕。

  “不知姑娘到底想到表达什么,请直说何必怎么拐弯抹角的。”更加生冷的说道。

  “咯咯,公子,你还急了,我可以告诉你,这次的局面你应付不了。”

  “别说是你,就是你爹在这也不一定能应付,所以我劝公子你还是放弃吧,免得丢了性命,反倒是可惜。”女子“好心”劝导。

  “哦。”

  “是嘛?”

  “我倒要看看了,是什么样的就局面我宁奕破不了?”

  “如果姑娘今天就只是要说这些,那么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宁奕这就告辞了。”宁奕已经站起身来,冲着这女子说道,转身就要离去。

  “难道公子不想知道,那张家的身后究竟有什么力量吗。”在宁奕扭身想要离去的时候,并没有挽留,在即将迈步走出去的时候,女子淡雅的声音从宁奕背后响起。

  闻声,后者的脚步戛然而止,停在了房门口处,而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听到这女子的话后,抬起的一只脚就这在空中愣住了。

  迈出也不是,落下了不是。

  就怎么直直的在空中晾着,略显尴尬。

  “咋办?”

  宁奕犯难的在心中想着,自然是非常想知道这个情报,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于重要。甚至关系到整个事件的结果。

  必须重视起来。

  就这么晾了半天,里面的声音也没有在响起来。

  终于,下定了决心,“虽然脸是个好东西,但是该不要的时候还真不能要。”想到边缓缓的将脚放了下了。

  又快步的跑了回去。

  “嘻嘻,刚刚小弟就是去看看门外有没有人。”

  “姐姐经过小弟的仔细勘察,外边并没有偷窥,请姐姐放心。”宁奕谄媚直接道,这是这摸样倒是十分的萌贱。

  “面子啥的都不重要,现在也不是逞能的时候,如果真的被几大世家攻破了城主府那才丢人呢。”

  “虽然这女子看不清来意,管他呢,反正自己啥也没有,能图啥。”宁奕心里想着。

  这女子听了这话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心想这是个什么样的极品,你好歹也找个有点技术的借口啊,什么理由都敢说。

  再说了这了如果没有我的命令,打死他们也不敢上这里来啊。

  这女子的嘴角微微的一斜,露出一丝笑意戏虐。

  “姐姐,小女子可不敢当,刚刚宁公子不是还特硬气吗?现在怎么叫上姐姐了。”

  宁奕苦笑一声然后又是卖萌道“姐姐,刚刚是小弟我错了,姐姐就原谅我吧。”

  女子看着好笑,又无奈。

  “那好吧,姐姐就原谅你这一次。”

  宁奕生怕这女子在说出什么刁难的话,赶紧道“姐姐刚刚说的张家背后的人,不知道是?”

  带着一丝期许和疑惑的向着女子说道。

  “看你怎么急。”

  女子轻嗔了宁奕一眼,让后者又是一阵痴。

  “那么姐姐就告诉你把,你可别被吓着啊。”女子对着宁奕说道。

  回过神来。

  “没事姐姐,您尽请说,小弟我没什么优点,就是胆子大,我还没有听到什么事能吓到我,姐姐你就请说吧。”宁奕拍着胸部冲着女子说道。、

  这女子也收起了慵懒,面色肃然的从口中一字一字的蹦出了三个字:

  “碧!落!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人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人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