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遗宝黑棍
过天桥2018-11-19 10:354,081

  第六章遗宝黑棍

  目光慢慢注视着离开的老爹,心中不禁有些奇怪,不知道老爹又发什么神经。

  但是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感觉很不爽。

  结果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结果。

  “我这是瞎想啥呢?”反应过来后,不禁摇了摇头。

  “既然也没有突破的头绪,还不如出去溜达溜达吧”。

  所以宁奕放弃了继续修炼的想法,径直出了宁府。

  与上次不同是,这次宁奕并没有在街上闲逛,而是直接走到了炎城之中最大的交易市场“隆市”。

  “隆”自取其热闹之意。

  来到这里只见到熙熙攘攘,满是大小的店铺,叫卖声此起彼伏,各种商品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在一片街道纵横交错着,每一条街道都是如此,热闹非凡。

  虽然是早就听过这里,不过却是第一次来。

  宁奕看到这繁华的景象,不禁的有些吃惊。

  在街上转了一圈,更加感其繁荣。

  “神威武器店”抬头望着上面的牌子。

  “正好,我还却一把趁手的兵刃,不如进去看看。”说罢便走了进去。

  只见到武器店的柜台上,摆满了各种精致的武器,有各式各样的刀、剑、枪,各种暗器等种种武器。

  在其中挑选的客人也不少。

  店小二见到宁奕,看着宁奕身着华丽和不凡的气质,心中笃定宁奕绝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

  便快步的迎了上去,走到跟前热情道“客官,本店什么武器都有,您看您需要点什么。”

  “没事我先随便转转,你先忙去吧。”在回绝小二后宁奕便在店里转了起来。

  随意的看了看,也拿起几把在手里试了试。

  不禁摇了摇头,然后又将其放到原位。

  苦笑道“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想来把趁手的兵器,怎么就真么难?”

  就在其叹息之间,惊鸿一瞥 ,就在那角落里,在那被一部分杂物遮盖的最不起眼的地方。

  却埋着一件东西。

  似,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般,当看见这东西后,就像是不同使唤了一般,径直的朝着那东西走去。

  一步步的终于是近了,却看见是一个棍子一般大小长短的东西。

  颤颤的蹲了下去,手将附近的杂物拨开。

  然后用袖子用力的将其中附着的斑斑锈迹给使劲的擦干,用力,而又执着。

  慢慢的将这棒子般的东西举起,而这时后者也露出了傻笑。

  店小二看到了这一幕,愣愣地瞪大了眼睛,然后立刻快步走了过来。

  “客官!小心!这可不是普通的东西,砸下来可是要出人命的!”小二惊慌道。

  这时宁奕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这黑棒,轻轻的在手里扔起又接住的,然后带着笑意的看向了已经震惊的店小二!

  “客官可真是神力啊!”

  “只是您有所不知,这件兵器在这店里呆了好长时间,好长时间,甚至,但是就这件东西,将炎城所有的高手都请了过来,还是没有一人可以拿起更别提施展运用了。”

  “但是因为其重量实在是太重所以旁人根本拿不动。所以就一直扔在了哪里。”小二带这丝丝敬畏的看了宁奕一眼。

  “客官不满您说,着东西留在这里也没啥用处,再加上着黑棍与客官有缘,如果客官想要我可以跟客官便宜些。”最后小二说了后者心中最好的想法,直接到了心坎里!

  在走出这武器店后,把玩着手中的棍子,感觉这棍子越用越顺手,甚至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既视感。

  这让宁奕很舒服,很新奇。

  “回去在好好研究研究!”宁奕激动的说道。

  说罢就将这东西放到了乾坤袋之中。

  乾坤袋,收纳东西之物。

  有大小之分,也有袋子,戒指之别。

  宁奕身上的这个就是乾坤袋,虽然这个袋容量非常的小,可这在市面上拍卖那也是无价之宝。

  这还是当初宁奕求了好久,路远才给他的。

  又在这隆市之中溜达了一会,并没有其他想要的东西,只感到肚子咕咕叫。

  于是就走进了一家客栈,随便上了两样菜,正在吃东西时。

  “诶,听说了吗?咱们的城主大人,好像是受了什么重伤,说是什么要去帝都疗伤。”坐在邻座的一位说道,此话一出,而与之一起的人反驳道“不会吧,城主大人武功高强,怎么会受伤呢?”

  刚刚那人也反驳道“这谁说的准,说不定是在外边的罪了什么人。”

  宁奕就在旁边听着,微微的一笑并没有说话,心里想着,“我刚刚还跟你们的城主大人说话聊天呢。”

  “再说了别说在这下下的炎城之中,就是整个天峰王国,恐怕也没有人能伤到自家的老子吧。”摇了摇头在心中默想着。

  不禁笑了。

  张府之中,管家福全跌跌撞撞的跑到张长雄的身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老爷,嗯老爷嗯,好消息,好消息”福全涨红着脸喘着粗气道。

  “刚刚的到消息说是在城主宁路远说要出去好长一段时间。”

  听罢,张长雄一拍座子立刻起身问道“消息属实吗!?”

  “秉老爷,应该是属实的,根据我们的密探传来的消息说是,其去帝都乃是治愈旧伤,如若不去可能会身陨之险!”

  福全厉声“而且老爷,我已经查到了打伤三少爷的人。”

  “是谁!?”转头厉声问道。

  “此人正是宁路远的儿子宁奕。”

  “真是没想!哈哈,上天竟然给了我如此的机会,本想到还要等到碧落宗的高手来了才能动手,没想到啊。”

  说着眼神流出一丝狠辣。

  “宁路远、宁奕这一次就让你们父子死无葬身之地!”

  “福全你马上派人盯好宁府的一举一动,如果宁路远出城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福全听了应声道:“是,老爷。”

  回到宁府后,直接走向厅堂看到路远正端坐在厅堂之上,好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你小子,终于来了!”见到宁奕,路远立刻道。

  不禁一阵错愕,“咋了,老爹?”在印象中老爹是从来不会这般的呀?

  路远也意识到了刚刚却是有点激动了,于是干咳了两声“奕儿啊明天爹就走了,你可要把整个宁府打理好啊。”

  宁奕也有些疑惑今天老爹这是怎么了,但是还是笑呵呵的应声答是

  “对了,老爹,今天我在外边偶然听到说你要起帝都疗伤。”

  “这不会是真的吧?”带着询问看向了路远。

  路远不禁的哈哈大笑“废话当然是假的了,我去帝都就是去见见老朋友而已,哈哈哈。”

  看着正扭身出去的路远,宁奕心中虽然有疑问,不过也没有多想。

  到了晚上,夜色以已经深沉。

  后者正在自己的房间中,盘坐在蒲团之上,慢慢的从乾坤袋里拿出那黑色的棍子,轻轻抚摸着,摸着上边斑斑的锈迹。

  这东西不过八尺有余,只有手腕般粗细,握在手中轻也不轻,重也不重,万分留有质感。根本不存在那店小二所说,沉的可怕的地步,这倒是让宁奕感到很是诧异。

  “为什么在武器店里,看见这棍子为何有一种心灵相契的感觉?很熟悉,但是又很陌生?”

  然而就在宁奕思考的之时,突然的,手中的棍子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

  本来上面那些细小锈迹开始慢慢的脱落,“为什么我的手怎么热?”宁奕疑问?

  “我去!怎么越来越热了?”之间其身上都是汗,甚至衣服在这一会的时间里都湿透了一般。

  双手有不听使唤的,向上向下搓着这黑棍,不自觉,本能一般。

  又过了一会,待到那锈迹完全的落光。

  只是现在宁奕却没有发现,本来那锈迹在脱落后,就这么落到了地面上,但是有过了一会,那暗红色的锈迹,就像是蒸发了一样,完全消失不见,闪着精光。

  看着手中的棍子不禁目瞪口呆,看着棍子通体黝黑,似一块乌玉一般,一种厚重感荡然的散发开来。

  宁奕心随着手中的棍子而激荡,甚至在微微的颤抖,其频率也是越来越快。

  能深刻的感受到这棍子在雀跃一般,像个孩子。

  通灵!

  终于这东西在手里如睡着了一般,似个玩累的孩子。

  感受着其在手里越来越顺手,“我靠,这回算是捡到宝了。”其震惊激动的喊着。

  但是站起身来,看着自己浑身湿透,很是难受,赶紧收起了棍子,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去冲洗了。

  神威武器店,一位中年人,正端坐在店内,而对面站着一位店小二摸样的人,如今却战战兢兢的站着这中年人面前。

  一道厚重又带着不怒自威的声音响了起来“卖了?!”

  这人不禁的吧嗓门提高了一倍。

  “小子看着,哪位客官挺喜欢而且他直接将那黑棒举起所以小子就。” 店小二怯生的回答,最后还诺诺的看了面前这人一眼。

  “什么!”

  这人突然万分激动,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说啥!那个小子能拿动!”

  “快!快!快给我说说那个人长什么样。”中年人急切道。

  店小二见状松了一口气“你一位特别精神,阳光帅气的一位少年,小子一看此人绝不是凡人。”

  “什么!你是说你一位少年?!那大概多大岁数!?”一把将这店小二的衣领抓了起来。

  店小二怯怯道“大概。大概十四五岁吧。”

  听完后,这中年人就这么立在了原地好久。

  过了好一会才说“从现在开始,你给我留意着他。”

  “如果他再来一点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听到没!”

  小二诺诺的点头。

  就在店小二踏脚离开的时候。

  “你那个黑棒买了多少?”中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店小二一听,有些不自然的转过身,颤颤的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中年人低声的喃喃道“两千灵石,也可以说的过去。”

  而店小二听了差点昏倒,在扶助身形后怯怯的道“老,老爷,是二十灵石。”

  “什么!”

  中年人又立马拍桌子站起来,愤怒道“你,你小子这是要气死我啊!”

  店小二“啊”的一声大喊出来,冤枉道“老爷你没事吧,我看那个黑棒子那么重,平时在店里也碍事,所以想着能买个两个灵石就不得了了。”

  “而且我是看他特别喜欢才要的二十灵石。”小二委屈的辩解。

  “你现在马上给我滚!立刻!马上!”中年人,直接投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在平复着心情。

  看着快要喷火的老爷,店小二直接撒开腿就往外跑。

  终于过了许久许久, “这都是命啊。”中年人感叹了一声,长出了口气。

  “这说不定也不是坏事!”

  “老爷真是好计策啊,老奴佩服啊!”

  路远得意的嘿嘿一笑,对着福伯道“福伯我这一去,不管炎城之中结果如何一定要保住奕儿的安全。”

  “但是也要切记不到紧要关头不可出手。”路远严肃郑重道。

  “放下吧老爷,少爷机灵着呢,我对少爷是一百个放心。”

  “就几个世家的人还奈何不了少爷!”自信满满的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人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人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