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所有的思绪豁然开朗:“佛的眼泪。”
丁丫2018-12-24 13:102,317

  梁禾是今天的值班老师。

  美院的画室不晚上不关门,但到十点会有老师来巡查,做一个登记。他的导师陈静韬最近扔给他一个课题,让他研究“佛的眼泪”。陈静韬的研究范围和训练手法一向以出其意料著称,梁禾报名的时候也知道,没想到实际应付起来,还得花些功夫。到他这个阶段,画实物已经很容易,要画得像,他可以给你画的如同拍照一般真实。但是这是不对的,或者说不是他追求的,绘画的表达是对内心的解读,是作者的折射,或者是世界的折射,你的作品就是另外一个你自己。这些他都明白,但是自觉火候还欠缺。他研究了一些佛经,但字字认识,却不得要领;请教过学中文的陆夏兰,明白些,但好像又更糊涂。

  想到这些,梁禾心里有些焦躁,索性扔了笔,到画室巡逻一圈。

  于是他看到了秋云。

  画室里只剩三五个人,分的很散。秋云坐在后面一个靠窗的角落里。她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看上去有些单薄。她的脸干净,是那种很白的干净,像一张纸,被黑色毛衣衬得甚至有些惨白。她神情很投入,没有什么表情,但看上去很严肃。很明显,她在画画,也很正常,画室不应该就是画画吗。可这空旷的画室中,梁禾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角落,黑色,却泛着微光。

  不知想到什么,秋云停下来,转头看向窗外。

  梁禾也看出去。

  静谧地天空中,悬着一轮明月。

  今晚的月亮真圆。月亮周边一丝云彩也没有,天空中就这么个孤零零的月亮。唯吾独尊,又独孤求败。亮得很圆满,又很寂寞。

  他忽然想起某个时间,他也曾问:“如果力量够大,速度够快,是不是就可以脱离地球的引力,飞向太空?”

  “是的,”那人微笑,指了指远方, “牛顿很早就说过,人是可以飞到月亮上去。”

  “月亮上有什么?”

  “有啊……有……”

  有什么呢?

  零星的片段向他扑来,他倒记不真切答案中有什么了。只记得很多笑声、很多快乐,然后很多人来、很多横幅,然后很多口号、很多喧嚣,再然后,很多被撕碎的书籍碎片纷纷扬扬地从天上撒下来,像一场大雪,他伸手去接,只剩半张牛顿的脸。

  那些事啊……他心里泛起一声苦笑。倏然发现思绪依然飘了很远,收回来,秋云已然转换了视角,回到了创作。

  那个耍小聪明、仗着自己有天赋而偷懒、不求上进的秋云,无组织纪律、自由散漫的但又有点古灵精怪的秋云,是眼前这位沉浸投入的少女吗?

  他站着瞧了一会儿,忍不住,悄无声息地走近她,停在一步之遥。

  他看到了整幅画。

  夜空是黑色的,也是蓝色的,或者说是介于蓝与黑的一种颜色。画幅中只有一个明亮的圆点, 向外一圈一圈地辐射着光线。乍一看都是明亮的光,可光圈和光圈的交接处,巧妙地用了极淡的反色。画面的最下面,是一些怪异的影影绰绰,像草木、像鬼神、像人家,又什么都不像。黑白的对比,反色的对比,让整个画面尤为突出。

  他凝视着那副画,心跳在逐渐加速。

  就在当下,秋云似乎有所感应,她转身过来,脸上还未来得及改变表情。

  月光映在她脸庞上。

  梁禾加速的心跳忽然一停——她的右眼,挂着一颗晶莹的泪。

  所有的思绪豁然开朗:“佛的眼泪。”

  秋云不知道梁禾在后面,更不知道他在后面站了很久。

  她在右下角写下了自己的落款,不知为何,就这么一转头,就看到了后面的人。可她的情绪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眼角的泪,在瞳孔睁大的一瞬间迫不及待地顺着脸庞流下。

  她有些慌乱,慌忙擦掉泪藏起情绪,又更慌乱的想把自己的画收起来,慌乱之中,她不知道哪个更着急需要藏起来,只听见画笔和画板“砰砰砰”接连掉到了地上。

  好像一不小心做错事的孩子,或者百密一疏泄露了秘密。

  她蹲下去捡。

  有人帮先她捡起来一支笔。

  “谢谢。”

  “不客气。”

  梁禾把笔地给她。

  “谢谢”

  “画很不错。”

  “谢谢。”她仍旧低着头说。

  梁禾不捡了,看着秋云把东西都收拾好。

  “喜欢月亮?”

  “嗯?”

  梁禾看向窗外:“今晚月色很美。”

  “是的。”

  秋云忽然问:“梁老师您看日文吗?”

  “看。怎么了?”他回头。

  秋云瞧着他的脸,平常而真诚,没有戏谑,也没有异样。

  她笑了下,面容逐渐恢复,说了另外的话题:“没什么。我从小就喜欢夜晚,如果明月高悬,我就喜欢看着月亮。我爷爷说眼睛见了月光,明亮。”

  “你爷爷的说法还真多。”

  秋云又笑了下,月光给她笼了一层温柔的光。

  “今我所说,犹月行空,清净无碍,譬明眼人。”梁禾记起下午看到的一句佛经,怕太难懂,换了白话文说:“古文中,把月亮比作很美好的东西,明亮清净,就像人明亮的眼睛。”

  “我知道,‘今我所说,犹月行空,清净无碍,譬明眼人’。”秋云脱口而出。

  梁禾转头看她,目光中是赤裸的疑问和惊讶,秋云忙补充:“这也是我爷爷说的。”

  秋云撒了谎,这句话不是她爷爷说的,正是梁禾说的——若干年后的梁禾曾在秋云她们班的课堂上,分析过一幅画,用了这四句来形容画中的场景。她记忆深刻,查了原文出自佛经。

  可是现在,也可以用来形容梁禾。

  他也笑了,像是随口而说:“又是你爷爷。”

  月光下,秋云看到他眼窝的投影、山根的投影,还有睫毛的投影。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可神肯定不知道,有了光,便有了影子,世界的美丽多了一倍。

  俩人站了会儿,没人提刚刚的泪,梁禾没问,秋云也没解释。

  仿佛从来没看见,从来不存在。

  “下下周有个美国学校的交流,有空吗?”梁禾说。

  “都在学校,怎么了?”

  “你英语不错,有空来帮忙。”

  “具体是?”

  “翻译吧,备用翻译。随时等召唤。”

  ------------------

  求收藏啊,求留言啊~~~~~~

继续阅读:21-这个侧脸,秋云可以记很久很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