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邪功
草草千里2018-11-28 06:002,454

  这时的大鹏,还真是叫胡扫荡给打的不轻,而大鹏打胡扫荡的时候,还尽是打的石头。

  虽然跟胡扫荡的对垒叫大鹏吃了大亏,可是他竟然就这样硬挺着,还像没事人一样的跟胡扫荡打,打的胡扫荡看到大鹏的样子就有些害怕。

  不管那事,行不行的,在按子瑜给自己说的试一次,给这小子反着来怎么样。

  这样干还真好使,仅仅几下就把胡扫荡给干趴下了。

  “小子,你不是有本事吗,看看你的歪门邪道能不能顶得住我威猛小哥的力度,这才叫真正的功夫。”

  不好,叫这小子打的这几个地方又疼了起来,不行,在怎么样也不能在他的面前表露出来,还得等这小子先服了软才行。

  “大鹏,怎么样。”

  这个子瑜,怎么在这时候又跑回来了,行呀,不管怎么样,反正自己已经把这小子给消趴下了。

  “就这小子这熊样的,还想跟我玩,不是自己找死吗。”

  “别再装了,我都看见了,要不是我暗暗对他下手,他还得在挺一会,现在没事了,胡扫荡已经跑了,我知道,这回胡扫荡真叫你给打的不轻,就他这样的,很可能是第一回吃这样的亏,可他也太狠了,对你下手这样狠。”

  “我说的呢,怎么这回打的时候,他身前的石头突然就没有,原来是你弄的,不过这小子是怎么跑的,我怎么没看见呢。”

  “别说了,来,怎么样,我扶你回去。”

  “包袱还在那里,你没先回去呀。”

  “你在这里,我能走吗,疼不疼了,来,扶着我,这回回去我就教你。”

  “你学的这个是什么邪功。”

  “胡说,这那是什么邪功,不过想学这个,必须有特殊体质的人才行,我看你也有这样的体质。”

  “师傅也没说这事呀。”

  “其实我爸爸根本就不会这样的功夫,就是听有人说我有这方面的天赋,才教我练的,你不知道,我爸爸教我的也是皮毛,因为太深的,他也不会。”

  “胡扫荡的邪功又是跟谁学的。”

  “不知道,其实他学的要比我好,而他怕我原因,可能就是觉得我爸爸是这方面的强者,而我学的还好像要比他学的扎实,但这个并不像你说的什么邪功。”

  “还不是邪功,打人打不着,等真打到了,一看打的却是石头。”

  “看来你真是不知道,你听说过中真西假吗。”

  “没有,我就是听说过东邪西毒。”

  “呸,谁给你说武侠小说得了,这个可是真的,走,咱们边往回走我边给你讲讲里面的实际故事,也就是她的来历。”

  想不到,这个还有故事,既然是故事,那自己就当故事听吧。

  “都说中土的功夫天下无敌,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生生相克的,虽然西部的功夫,不像中原练武功那样费劲,但却需要特殊的体质。”

  “想不到欧洲还这么厉害。”

  “不对,我说的西部跟欧洲并没有关系,而我说的中真,就是中原地带的真功夫,到了南方跟中原还不一样,他们讲究柔,用的是以巧破千斤,中原往西,就是西部,也叫西方,说起来都是一个国家,这回明白了吧。”

  “听你这样一说,我们现在呆的地方,就是中西的结合部,是吧。”

  “是这样,据说,当年中原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年轻武师到了这里,结果却叫一个大姑娘给截住了,不为别的,就是要跟他比试武功。”

  “虽然那个武师看她是个小女子,不愿跟她比试,可当姑娘说,她要是比输了,就嫁给他的时候,这位武师就动了心,不为别的,因为这个姑娘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自己要真能赢了姑娘,就白捡了一个现成的老婆。”

  子瑜正在这里给大鹏讲故事呢,大鹏那里又疼了起来,这一疼竟然还叫他有些隐忍不住了。

  “疼死我了。”

  “那里疼,我给你揉揉,别介淤血。”

  当大鹏看子瑜一听自己说疼,就要给自己揉揉,也就是叫她的这个举动,却叫大鹏感觉自己突然好了很多,于是便趁她不注意亲了一下,并借机搂到了怀里。

  “哥哥,坏死了,再这样,不你玩了。”

  虽然子瑜这样说,可手却没有松开大鹏,也没往外挣,就怕他真的摔了。

  他们在这里这样,在远处的看着他们的胡扫荡却是在那里两眼冒火,但却一点招都没有。

  同样受伤坐在那里的胡扫荡,虽然听不见他们两个说的什么,但他们两个的一举一动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特别是大鹏对子瑜做的一些在他看来很是过分的动作,更是叫他忍受不了。

  当大鹏趁子瑜不注意,过去又亲了子瑜一口的时候,这回的子瑜不但没有了惊厥,看着还是一种很享受的样子,更是叫胡扫荡比吐血还要难受的事情。

  “这是你小子该做的事吗,这个应该是我的专利,大鹏,我一定要打的你四六不懂才行,不行,叫你脑残都不解气,因为子瑜就是我的,我的,你知道吗。”

  对于胡扫荡来说,这就是夺妻之恨,是可忍孰不可忍,可是,不管胡扫荡在那里如何发疯,他却不敢到他们跟前去。

  不为别的,在胡扫荡的眼里,大鹏这小子还是人吗,跟自己都打的那样了,竟然还像没事的人一样,到了现在,还跟子瑜相拥的往家里走去。

  而子瑜也太不要脸了,本来是一个有夫之妇的人,怎么还能跟这样的男人干这个呢。

  不但这样,还叫她的男人就在一边看着。

  对了,自己这样不行,还得在子瑜的爸爸那里打主意才行,只要是他同意了,自己也就成了官的,要是大鹏在想对子瑜这样,哼哼。

  正跟大鹏相互搀扶着往回走的子瑜好像突然感觉了什么,于是就对大鹏说。

  “不好,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不管什么样,回去千万不能给他露我们出去耍把戏的事。”

  “就怕胡扫荡这个犊子跟师傅乱说。”

  “这回他不敢,他要是真的说了这事,他自己不救我的事情也得露出来,再说了,叫你给打的这样,他暂时还能回去吗。”

  “那我怎么办。”

  “就说在山里跟胡扫荡打架打的,要是这样,我们就从山里回去,来,这回我就试着用刚刚学的大挪移带你走。”

  “你不会借风行事吗。”

  “那个对两人不管用,就是玩个戏法或者一个人急了短时的用还行,不过这回我看看能不能叫这个东西变成一匹大马,好驮着我们两走。”

  子瑜说着,就从包袱里拽出一根魔棍,对着吹了一口气。

  想不到还真是变了,可变是变了,却没有变成马,而是变成了小毛驴。

  这头毛驴也太小了,驮个包袱都踉跄,就别说驮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