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坑的谁
草草千里2018-11-29 07:003,504

  大鹏正在这里愁着怎么跑呢,却不想那边又来了一个敲锣的。

  坏了,子瑜怎么没跑呀,到了这个时候还往他们的枪口上撞。

  先前叫大鹏能稳得住的原因,就是他们来到这里只是抓到了自己,而却叫子瑜给跑了,要是连子瑜一起给抓了进去,大鹏可是受不了的。

  大鹏正担心这事呢,却不料这时的子瑜却自己送上门来了,到了班头的跟前就对他说道。

  “这位班头,你还叫你的人抓我,你看看他们能听你的吗。”

  子瑜说着,就用手往那里一指,就见那里有一个小酒馆,酒馆里还真坐着一个衙役在那里喝酒。

  “这小子不听我的话,回去我就叫这小子下岗,不过你来了什么都好说了。”

  班头一见到子瑜,虽然他也对那个衙役来气,可是却对子瑜堆起了横肉聚积的笑脸,一双小眼就这样色(sai)眯眯的盯着子瑜色(se)忙忙的看。

  看这小子这样,大鹏恨不得立时过去给这小子几拳头,但自己却戴着链子动不了手。

  可班头却对大鹏的样子视而不见,说了这句话以后,看子瑜没有反应,就贱特特走了过去,嘴里还说着:“小娘子,有什么委屈跟我说,这里……啊!”

  却没想到,就在他往子瑜跟前走的时候,大鹏却在后面用白蜡杆子对他的后秋狠狠的対了一下。

  就这一下,虽然还没有叫他从此瘫痪,却叫他跪在子瑜的面前半天没有起来。

  “这是谁打的,是谁。”

  “班头这里不就我一个吗,是你一个没站稳才这样的,你在看看那里。”

  就这样,叫子瑜在这里给他指了几指,跟着他来的几个衙役竟然做都在一起喝起了酒。

  一个两个行,这回可是都这样干了,还是在自己下了命令以后一起聚集在这样干的,他们要是都这样,自己这个班头以后还怎么当。

  这可是合伙对自己的命令阳奉阴违呀,不对,在他们的背后一定有人指使,要不他们也不敢公然这样干。

  想到这里,班头也真是坐不住了,起来就奔着那个方向去了。

  可是,就在他刚刚一动身的时候,却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这下可好,竟然掉进了水坑里。

  “救命,救命呀。”

  “把钥匙给我,我就救你,不给,你也知道是什么下场。”

  “我给,我给,这回拉我上来吧。”

  那知道,当子瑜这里给大鹏打开了锁链的钥匙以后,这个班头竟然发现自己还在旱地上,还那里都没有水,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子瑜的当。

  “班头,你怎么了。”

  当班头看见这几个衙役的时候,又来了气。

  “你们几个刚才聚到那里喝酒去了,到了现在才死回来。”

  叫他这样一骂,还真的把他们几个给骂的不知道怎么的好了,因为他们刚刚真的叫一个姑娘给让进酒馆喝酒了,只不过谁也没有跟谁在一起。

  “我们也没有在一起喝酒呀。”

  “还说没喝,没喝脸怎么红了,赶紧抓住他们两个妖人。”

  这时的班头真是急眼了,因为自己刚刚不仅叫那个姑娘给糊弄了,而他们几个竟然真的聚集到一起喝起了酒,看来真是有点拿自己这个豆包不当干粮了。

  对于这样的手下,就是我不行了,你们谁也好不了,回去就把你们的那些事给揭发出去。

  而那几个衙役,一看班头发了火,也有些害怕,又听班头叫他们过去抓两个妖人,就对着大鹏和子瑜扑了过来。

  在这里背起包袱跟子瑜要跑的大鹏,一看他们扑了过来,就把包袱往一边一扔,拿着白蜡杆子齐眉棍就跟他们打了起来。

  别看大鹏现在的武功比从前强了很多,自己丹田里的那股气息也跟元气有了接触,可是对付这几个衙役却并不轻松。

  毕竟他们也是经过训练过的人,而他手里有白蜡杆子,可是他们的手里却有水火棍。

  虽然能跟他们打个势均力敌,可是大鹏却担心那边的子瑜。

  现在的大鹏,对于别的什么都不在乎,就是怕子瑜有什么不好。

  本来大鹏是想,只要是自己跑出他们的视线就用白蜡杆子变马,跟子瑜骑上跑,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却没办法跑了。

  再看看子瑜。

  这个子瑜,就是有点小家子气,到了这样的时候,怎么还不舍得扔包袱呢。

  有了这回事,可得记住了,下回在出去的时候,一定买个拉箱才行,道具装进里面一拉就走了,还能用这样的费劲吗。

  “子瑜,你用水淹他们不行吗。”

  “刚才叫你一打给忘了,可是这个包袱怎么整呀。”

  “那破玩意不要不行吗。”

  “这个可是钱来的,能扔吗,把这些东西给扔了还过不过了,你有钱吗。”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在说别的也没用了,只能随子瑜的才行。

  不过,子瑜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拿出水壶对着这里的地上就泼了,也就是叫她这样一泼,地上马上就出现了一条大河。

  这几个衙役一看见这样的河就害怕了,但这时的班头却能稳得住。

  “你们别怕,这个是假的。”

  就在他喊这条河是假的时候,却不料想,几个开饭店里的店家却跑了出来,拽住那几个衙役不放,叫他们给钱。

  这回这里可真是乱了。

  “你怎么给我要钱呀,那个小娘们不是说给了吗。”

  “可是她就是给了酒钱,还有菜钱呢。”

  他们在那里撕扯,这里跟大鹏一起抬起包袱就跑的子瑜却对他们喊道。

  “喝酒找提瓶的要钱,当领导的也不能出来就差这几个小钱吧,没事,你们就对他们要,再不行就给闹到大堂上去,看看他们给不给钱。”

  见子瑜这样对他们喊,大鹏这里也就给胡扫荡下了蛆。

  “你们不是想找胡扫荡吗,我告诉你们,现在的胡扫荡从不在这里摆场,都是到有钱的太太小姐家里去,你们要是去了那里,一抓一个准。”

  对于别人还好说,对于胡扫荡这样的,就的这样干才行。

  这回他们终于跑了出来。

  出来了在看白蜡杆子的时候,已经劈裂了,再也变不了马叫他们骑了。

  大鹏看子瑜一见白蜡杆子废了,又在那里可惜,就劝她,“毕竟这个就是个道具,回去以后还能做。”

  “就是在做,这回不还得自己走回去吗。”

  “我背你回去。”

  “包袱呢。”

  “你扛着,这样不就又能省一个人的劲吗。”

  “剩你个头,这回没办法了,就得我们俩抬着了。”

  这回可真把子瑜给累坏了,虽然大鹏要一个人背着,可是子瑜却说什么也不让,非得两个人抬着不行。

  “你累了,就在家里歇歇,我没事,一夜就歇了过来。”

  “不累也的歇着。”

  “昨天没赚着钱,怎么的今天出去还能混几个钱吧,这可是师傅说的。”

  “你看看包袱里的钱够不够。”

  真是没有想到,昨天出去了一趟,虽然耍戏法没有挣来钱,竟然叫子瑜把那几个衙役的钱给摸了来。

  “我连班头的钱包都给弄来了。”

  “那里还有两块石头呢。”

  “要哪个干什么,这回看看他们怎么跟酒店的人缠吧,酒店的人可不像我们这样好欺负,只要是他真拿出石头来,酒店的人就的拉他们进公堂。”

  大鹏和子瑜在这里说着说着,就又拐到了胡扫荡的身上。

  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是由胡扫荡引起的,要是没有胡扫荡,他们能摊上这样的事情吗。

  而这回叫他们跑了没事,还是他们住的地方,根本就不归那个府管,就是知道他们住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对他们怎么样。

  “说来说去就是那个胡扫荡的事,依我看,要真是他们能管到这里,那个胡扫荡也不敢坑知府。”

  “我看不见的,就是知府真的能管到这里,抓了胡扫荡也不会放过我们。”

  “这个胡扫荡真是缺了大德。”

  他们这里骂胡扫荡,可是,现在的胡扫荡那里还憋着一肚子委屈呢。

  真是老天不公,先前叫自己戴了绿帽子还没法说,现在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竟然又叫他们给跑了。

  那个绿帽子要是叫外人知道了。

  不知道对于自己来说也是奇耻大辱,而坑这小子的事要是叫人给传了出去,自己就是无能。

  现在的大鹏和子瑜还以为自己真是赚了知府的钱,然后又把大鹏给扔了进去,他们那里知道,自己扔这小子是有意的,可是却没有赚着钱。

  就像知府那样人的钱是好赚的,别看给上司的小三几万几十万的脂粉钱是毛毛雨,可是别的却不行。

  不过,既然子瑜知道了自己有钱的事情,这回就得用这个晃她才行,看看她动不动心。

  要早知道这样,当初自己就不请那个老道了,现在看,这个钱真是白花了,还落得去一回叫他给教训一顿。

  子瑜爸爸那个老棒子,怎么就不嘎呗嘎呗的死了呢。

  他们这样的来气,都是在私下里的,等气完了还得该怎么样怎么样,谁也不能憋在气里不出来。

  就像大鹏和子瑜似的,在家里歇够了,骂完了,又的出去了,毕竟这个已经是他们赖以糊口的买卖了,不出去不行。

  这回再出去可是轻车熟路了,同时还知道了小的地方没有大地方好赚钱,不为别的,就是那里的有钱人多。

  当他们到了一个城市的边上,就在一个宽阔的地方摆起了场子。

  就在这个时候,大鹏突然发现好像胡扫荡也来到了这里。

  走过去一看,没有,莫非自己看错了不成,原来是一个有钱的人站在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