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 妖异的花朵
草草千里2018-12-03 03:003,725

  大鹏辞别了子瑜,就用跟子瑜学的法术骑马下了山。

  等到真的出去了,大鹏才知道戏法竟然很实用,要是能跟自己学的真功夫还有身体里奇异的功力结合到一起,就有可能会出现奇迹。

  这回大鹏下山可是快了,这匹千里驹不仅不用紧着打马扬鞭的往前赶路,而且还不用喂草喂料,只给它指个方向就行。

  这样一来,也使得大鹏在赶路的过程中能观赏到沿途的景色。

  大千世界实在太神奇了,真是光怪陆离、千奇百怪什么都有,而到了集市,做买做卖,跑马走卒,各色人种更是齐全。

  “小伙子,请留步。”

  想不到这里还有同行。

  虽然大鹏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郎中,但看他的穿着打扮和问话的语气,就能断定他也是道中人,并不是冒充的,要不也不能这样。

  “老仙是。”

  “不知道你来自那个门派,师傅是谁。”

  “师傅就是……”说道这里,大鹏就想起自己临下山的时候师傅给自己说的话,这回出去,无论人问你师傅是谁都不能说。

  “老仙,我还有急事,有事以后再说。”

  “能说说是什么事吗。”

  “就是一个小山村里要面临灭顶之灾,师傅叫我过去看看。”

  “你叫大鹏吧,你师傅怎么样了,现在住在那里。”

  “挺好的,就住在那里。”

  看这个也有点半仙的郎中,既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就一定知道师傅是谁,怎么还问师傅现在住在那里呢。

  既然他这样问自己,自己也就的这样答复他才行。

  大鹏说完这句话,扬鞭催马就要走。

  虽然大鹏没有跟师傅出去过,但他却知道,自己的师傅在江湖上对头一定不少,就像那回师傅受伤就是一个例子。

  而那个对头,师傅始终都没有告诉自己叫什么名字,要这样想,能伤到师傅的人,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再看看眼前的郎中,他不但会武功,而且功夫自己还看着有些高深莫测,对于自己来说,还是躲着点好。

  再说了,自己在这里跟他打起来,还有点犯不上,毕竟自己出来的主要任务并不是给他们打架的。

  而那个郎中看大鹏说了这样的话就要走,于是也没有说别的,而是用手对着他骑的那匹马一指。

  就是叫他这一指,只见那匹马立时就变回了原型,还飞到了郎中的手里。

  他这里马没了,可是他还骑在马上往前跑呢,看到这样的情形,大鹏就赶紧的一个前滚翻,到了前面的一棵大树那里,又用脚一点大树,就又漂移到了老头的跟前。

  “你也是道中人,这样耽误同行的功夫好吗。”

  说着,就要抢回自己当马骑的白蜡杆子齐眉棍。

  “年轻人火气大了不好。”

  大鹏看他这样,心说,我管你好不好呢,还是把自己的脚力给拿回来再说。

  “好小子,想不到你还真有几下子,没有叫你师傅白吹了,可是你想知道我是谁吗。”

  “不想,就是想拿回我的东西再说。”

  “小伙子气性大了不好,也就是我老人家现在的心情好,要不就你这样的,我还真不惯着你。”

  听这个老道这样一说,大鹏也来了气,有这样的吗,到了这里不说别的,先把自己的东西给抢了过去,还同自己讲什么心情。

  你心情不好,我的心里还不好呢,不过这样的事情却没法跟他理论,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抢回白蜡杆子跑路才是主要的。

  但要想抢回来并不容易,没想到这个郎中的功夫这样好。

  叫大鹏有点不明白的却是,他的功夫怎么好像跟师傅教自己的一样,能是同门吗。

  要是同门的话,也不能来到这里对自己这样吧。

  先别管那事,还是问问再说。

  “我知道你是谁了。”

  “你还能看出来我是谁。”

  “我看你的功夫跟我的一样,不过就是有点……不说了,说了怕你在这里呆不住。”

  “难道你师傅跟你说了我什么。”

  听他这样一说,大鹏又有了新的发现,没想到,自己本来不是问的这样的事,他却跟自己说了这个,既然这样,我也跟他开玩吧。

  “没有,但我却知道你跟我是同门。”

  “没想到你还真是看了出来。”

  “你真是同门,要是这样的话,目前正有个好买卖。”

  “什么好买卖。”

  “就是把我这匹马给卖了呀。”

  “不长进的东西,我们出来就是给人家治病的,能用这个糊弄人吗。”

  听这个老道这样一说,大鹏就猜到了,他从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只要是没干过就好说。

  “我说的是,把这个卖给坑害黎民百姓的官府,得了钱在救济穷人,从前我师傅就是这样干的。”

  “我也没有听说呀,想不到你师傅还干过这样的事情。”

  “你以为呢,说起来我师傅就是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无名大侠,可要比你这样的混混强多了。”

  “谁是混混,其实我也能这样干,你说说这个怎么卖给官府吧。”

  “你把它给变成一匹马,就这样,我们牵着去衙役那里,这个可是千里马,问问他们要不要。”

  听大鹏这样一说,那个郎中却不走了,而是站在这里略带估疑的看着大鹏。

  “你的这个功夫跟谁学的。”

  “我师傅呀。”

  “你师傅会这样的功夫吗。”

  看老道的样子,大鹏就知道,看来他跟师傅还真是同门。

  “怎么不会,就是学了不露,还谁也不知道罢了。”

  “这回我知道了,原来当年真是他偷走了师傅的奇幻功法,怪不得那回我叫他给打了呢。”

  听他这样说,大鹏就想,这个郎中就是打自己师傅的人,怪不得师傅就是不给自己说这个人是谁,这回才知道打师傅的人就是他。

  既然是跟自己师傅动手的仇人,还等什么。

  还不行,看他的样子,自己也打不过他呀,这可怎么办呢。

  有了,刚才自己不是想把他给扔进官府里,自己跑吗,这回就在糊弄官家几个钱,叫他永远在里面呆着。

  “大鹏,你说这事行吗。”

  “怎么不行,我们到了那里,就按正常的行市,在便宜一点卖给他们,还跟他们说你卖了钱给穷人分,不过马是我的,卖了钱,我的先拿一些才行。”

  “想不到你小子还有这样的好心眼,要是这样,就听你的,回头给我几个。”

  像这样的马,到了衙役里还能不好卖吗,更何况他们去的时候一说这事,还跟了不少想捡钱的人。

  其实这些跟来的人并不是穷苦百姓,就是老道牵着这匹千里马去的时候,顺便喊去的。

  到了这里,老道一说这样的事情,衙役也以为老道得了疯病,可是既然想卖,就叫这里的太爷看看再说吧。

  再说了,这匹马却是真正的千里马呀,更何况要的价格并不贵。

  当这里的太爷出来一看这匹千里马还真行,再看看这里还有这些人等着拿钱,于是,就叫人把马给迁到了后堂,同时也付给了郎中钱。

  大鹏看到了银子,过去就给揣起几块大的。

  “你不是说给穷苦百姓分吗。”

  到了这个时候,还有衙役在这里看着,大鹏也不敢说是自己的马的事了,要是说了,以后自己不又推不清了吗。

  “师傅,您弄来了的马,我们怎么也得留几个才行吧。”

  让大鹏这一句话,还真是叫这个郎中没法在说别的了,于是,就借了衙役里的银剪子,一块块的剪开给这里的人分了。

  看这里分的差不多了,而跟着分的衙役连摸带偷的也有一些的时候,大鹏却摸到了后堂。

  到了那里,拿起弓箭就对那匹马射了过去。

  这一箭过去,就见千里马和大鹏是踪影皆无。

  正在后堂看千里马的县官,一看马没有了,就知道坏了,自己这是叫人家给骗了。

  “来人,赶紧把那个妖郎中给抓起来。”

  ……

  当大鹏骑着千里马到了小山村,小山村的人看见了这样的高头大马就都围了过来,他们在这里哪见过这样的马呀。

  “小伙子,这匹马在那买的,多少钱。”

  “你们都不认得的我了,我就是当年从这里走出去的大鹏,你们还好吗。”

  听大鹏这样一说,这些人还真都愣在了这里,想不到,当年的一个半大小子,现在却变成了一个衣锦回乡的少爷。

  看来跟老道出去这几年真是发了,要不也不能这样。

  见到在外面发财回来的大鹏,这些人也是很高兴的,于是,就跟大鹏一起到了他原来的家。

  到了这里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家已经来这里收购东西的人给占用了,不过这样也好。

  像房子没人住并不好,有人在这里住,也就能完好的保存下来。

  “这座房子虽然是我的,但今后只要是来了能帮乡亲们办好事的,在这里住就行,我还什么都不要。”

  既然这个地方都快要没有了,这样的好话,大鹏可是会说了,说了就能叫乡亲们说自己好。

  说完,就把自己骑来的马往墙边一放。

  谁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高头骏马竟然变成了一根木棍。

  真是太神奇了,而这个也是超出了他们的世界观的,这一下,大鹏就成了他们心目中的神仙。

  不过,大鹏到了这里却没有给他们说这里即将要发生的大事。

  而这个也是在大鹏下山之前师傅给他说的,所以,他来到这里就进山采药了,回来就卖给在自己家里收购药材的商人。

  在干这个的时候,也跟收购商高老板唠了一些有关收购的事项。

  大鹏知道,主要的方面,收购商是不会跟自己说实话的,可是大致的情况却能叫自己知道。

  来到这里几天以后,石砬子上的万年青竟然真的开出了妖艳、发光的花朵。

  这花朵,给大鹏的感觉不仅很是妖冶奇特,还从骨子里面发射出接连不断的死光,而这样的光照到人的身上,身上的元气就急速的减少。

  不仅这样,这里的牛羊也是乱窜,鸡鸭乱飞,好像就是要大祸临头的感觉。

  看到这样的情况,大鹏就知道到时候了,于是就高喊了起来,“大家快跑呀,这里要天塌地陷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