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桂花糕只有一份了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351

  “您…不让我叫您老爷,那我应该叫您什么?”

  餐桌上,陆离正在低头吃着早饭,时方明小心试探的语气问陆离,他还在纠结称呼的问题。

  陆离没有搭理他,过了一会儿吃过饭,放下筷子,道了一句:“食不言寝不语,你父亲是没有教过你吗?”

  “哦,那我以后不说了就是。”

  时方明的表情一脸委屈,话也说的不情不愿。

  关于父亲的嘱咐他只记住了唯一一个:无论看到陆离在做什么事情,都不要问,不问原因,不问理由。

  不过他倒也没有那么惊讶,因为在他十几岁见过陆离的时候,每次都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比如第一次见碎了的盘子到他手里还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但是,我到底要怎么称呼您啊?”

  时方明穷追不舍。

  “你觉得你想怎么称呼?”

  陆离反问时方明,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了一份报纸。

  “不叫老爷难道叫少爷?这也太奇怪了吧!”

  “叔叔…是不是太老了点…您看起来也没那么大…”

  “欧巴!我叫您欧巴怎么样?现在流行这样叫!欧巴江南style~”

  说着说着,时方明身体开始律动,嘴里还唱了起来…

  “不可理喻。”

  陆离摇摇头,虽然不知道欧巴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可眉宇之间透露着的都是对时方明的嫌弃。

  “那我…叫您,大哥?可我爸和我爷爷都叫您老爷…不太合适吧…”

  “小哥哥!小哥哥怎么样?现在也流行这样叫!”

  时方明的这些新鲜词汇一套又一套,陆离实在是理解不了。

  “你愿意叫老爷,就叫老爷吧!”

  听了那么多,反倒觉得还不如就让这小子叫自己老爷听着舒服。

  上过一次咖啡的当,谁知道他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陆离这次不听他忽悠了。

  “行,老爷!”

  时方明立马从餐桌前的椅子上跳起来,嬉皮笑脸的样子看着陆离。

  陆离再次摇摇头,他实在是对面前这个毛头小子无语。

  “今晚如果再出去喝酒,我就给你父亲打电话。”

  走进书房之前,陆离还不忘提醒时方明出去喝酒的事情,他不希望明早再看见这个小子早上才鬼鬼祟祟的进家门。

  “老爷,您不能这样!老爷!”

  时方明话音刚刚落下,陆离把书房的门“啪”的一声关了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十天后的早上,是林予初二十一周岁的生日。

  早上推开房间门,叶书禹的手里捧着一条布灵布灵的钻石项链,在门口为林予初唱着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初儿。”

  叶书禹把礼物递给林予初,这是他一个月前参与设计为林予初专门定制的项链,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只属于林予初一个人。

  “快乐快乐!你快乐我快乐,大家都快乐。”

  今天的林予初精神很好,接过叶书禹的礼物笑嘻嘻的说道。

  小的时候她真的很盼望过生日,因为生日有礼物,还能吃蛋糕许愿望,可越长大越懂事越发的觉得不想过生日了。

  林予初觉得,她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母亲是因为生她才会去世的。

  比起这一天用来庆祝自己降生,她更愿意用这一天来祭奠母亲。

  只是,叶书禹的好意她也不能拒绝,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叶家爸妈和叶书禹是她最亲的人了。

  把礼物收起来,林予初放到梳妆柜的抽屉里,一共三个抽屉,装的满满的全是叶书禹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这个礼物放进去,第三个抽屉也塞满了。

  十八岁刚读大学的时候叶书禹送了一辆车,现在还在车库放着没开过。

  当时林予初就和叶书禹说过了,生日带她出去吃顿饭就好,不用买这些贵重的礼物。

  可是到了第二年,礼物依旧如约而至,反正说也没用,又没法拒绝,林予初只能把它们放在抽屉里收藏着。

  初秋的天气,风抚过面孔少了一份炎热,多了一份清凉。

  有人说,秋天的风是从往年吹来的,它能够带走人所有的不开心,送来一份幸福。

  叶书禹被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叫到了书房,就连周末休息的两天他也这么忙。

  想到母亲在二十一年前的今天用她的生命赋予了自己生命,林予初的心头涌上了一丝伤感。

  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喜欢吃上两块桂花糕,似乎吃点甜的东西,心情就没有那么苦了。

  想来也很久没有吃过那家甜品了,林予初穿了一件外套,带上耳机出了门。

  今天的陆离穿的格外正式,平时一向喜欢休闲为主的他,今天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装。

  “哇塞!老爷,你穿这身衣服也太帅了吧!你今天是要去相亲吗?”

  时方明正啃着苹果,看着陆离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时候简直惊呆了,目光直接被陆离吸引了。

  着装修身挺拔,两条笔直的腿修长而下,冷毅的侧脸让时方明这个男人都多看了两眼。

  “和你有关系吗?”

  陆离的眸子微微颤动的一下,六个冷冰冰的字丢给了时方明。

  “夸你一下也不行啊…”

  时方明撅着嘴巴,觉得好像自己无论说什么话都不对,这个老爷总是臭着一张脸。

  不过说来这个事情也真的不怪陆离,他倒是也想和正常人一样拥有七情六欲,可谁让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六百年了…

  “把车钥匙给我,我要出去一趟。”

  “您要自己开车出去啊?”

  时方明把车钥匙握在手里,他还真没有听父亲说过,家里这位老爷还能开车。

  “要不还是我送您吧!您一个人开车出去我不放心。”

  陆离叹了一口气,一个眼神车钥匙就从时方明的手里到了陆离的手上。

  “废话可真多。”

  拿到钥匙,陆离转身要离开,时方明马上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您有驾照吗?没有驾照违法开车是犯法的!”

  “您知道怎么停车?怎么倒车?怎么看后视镜吗?”

  “您要去哪儿?要不还是我送您去吧!我怕您一个人不行啊!您要有个好歹,我没法跟我爸交代啊!”

  “您…”

  也许时方明总是讨不到陆离欢心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的话太多。

  他像一只苍蝇一样嗡嗡嗡的在陆离耳边飞来飞去,在他们时家这么多代人当中,他是话最多的那一个。

  “你不想我把你的嘴巴封上,让你一天都没办法开口说话吧?”

  陆离实在是被他的话多烦得受不了了,转身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时方明说道。

  时方明听到,立马用手捂住了嘴巴,一天不说话会把他憋死的。

  陆离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启动车子单手打着方向盘离开了。

  时方明站在原地,看着那辆黑色的路虎揽胜离自己越来越远,他真心疼车子回来就面目全非了…

  这车本来就是陆离的,只不过他不怎么开一直停在车库里,时方明回国之后一直开着陆离的车出去跟朋友喝酒,已经把人家的车当做了自己的。

  他双手合十,祈祷着老天爷,能够保佑这辆车子回来的时候完好无损。

  陆离的车子开的很稳,毕竟是这么多年的老司机了。

  刚开始有驾照这个东西的时候,出于无聊打发时间他就去考了一个,每个科目只学了半个小时,都是一把就过了。

  当时陆离的教练都有些怀疑人生了,竟然还有一个驾校老板出重金要聘请陆离去当教练…

  陆离驾驶的车子行驶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红绿灯路口,最终在一家甜品店的门口缓慢的停了下来。

  这家甜品店叫秋记甜品,做甜点的手艺是经过百年传承下来的,陆离每一年的今天,都会到这里来一趟。

  因为今天是他母亲的祭日。

  他一直铭记在心,母亲生前最爱吃的点心就是桂花糕,所以每年他都会带一份桂花糕去她的墓地去看望她。

  今年也不例外。

  把车子停好,陆离从车上下来。

  “老板,来份桂花糕。”

  “老板,来份桂花糕。”

  陆离和一个女生并肩走进了秋记甜品,进了甜品店,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同样的话。

  只字不差,就连说出来的语气都有些神似。

  一个冷若冰霜里夹杂着思愁,一个有气无力中带着悲伤。

  听到这话,陆离冷漠的眼神看了看旁边站着一个这个女生,但是很快就收了回去。

  “呦!林小姐,你可是好久都没来啦!”

  从里面笑嘻嘻走出来的这个人就是秋记甜品的老板,个子不高,微微有些驼背。

  秋记甜品所有的点心都是出自他一个人之手,每天都是限量供应,卖完了就只能等明天了。

  “是啊老板,好久不见。”

  林予初摘下耳机,跟甜品店的老板打着招呼,丝毫没有在意站在身边的陆离。

  “如果没听错的话,两位是不是都要一份桂花糕?”

  老板瞅了瞅陆离,又看了看林予初问。

  “是。”

  “是。”

  两个人又异口同声的回答。

  “那真不好意思两位,桂花糕只有一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