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心疼他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314

  偷看被发现了,林予初一脸的尴尬,只能假笑的回答:“我…我没看你,我就是看看后视镜,看后视镜而已。”

  那一瞬间林予初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丢人真是丢到家了,不过这人也真是奇怪明明是闭着眼睛的,怎么知道自己在看他…

  郊区的路上车子很少,林予初可以放心大胆的开车了。

  四十分钟的行程过去了,陆离的状态也在不断的恢复,现在看起来脸色好多了,刚才惨白的样子可是把林予初吓坏了。

  他睁开紧闭的双目,侧脸看了看身体坐的笔直在开车的林予初:“靠边停吧!我来开。”

  这紧绷的身体看上去就很不自然,怕是再这样开下去,还不到目的地她的腿就该抽筋了。

  “不用,你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这不是开的挺好的!”

  林予初沾沾自喜的笑着对陆离说道,她还觉得自己挺厉害的,第一次上路就能把车子开的这么远。

  看来以后可以多尝试自己开车出来溜两圈了,这样以后叶书禹没空的时候她也可以自己开车出来了。

  陆离把副驾驶的座位调正,她愿意开就让她开吧,正好自己四肢还没有恢复力气,也不见得会比她开的好。

  “你一个小姑娘,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开着我的车子跟我走了这么远,你就不害怕吗?”

  陆离说话的语气依旧冷的没有任何温度。

  “不害怕啊!”林予初的回答利落干脆,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其实平时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很高,可看到陆离的第一眼她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女人有的时候最相信的就是第六感,而林予初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是坏人。

  “你别说话了,你再休息一会儿吧!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会对你的安全负责任的。”

  呵,林予初的话天真的让陆离觉得有些可笑,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冷笑,上扬了一下又很快收起。

  这个女人连自己的安全都不顾,就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了这么远,竟然还说对他的安全负责。

  两人没有再交流,陆离一向不愿多讲话,林予初虽然话多,可开着车也不敢马虎。

  车子行驶了一个半小时,总算是看到了陆离说的目的地,原本陆离开车只要四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的被林予初开了一个来回的时间。

  把车子靠边停了下来,林予初先下车环视一周,从大门口看进去这应该是一个陵园。

  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陆离的身体像是被刚才那阵疼痛掏空一样,全身都没有力气。

  下车他想自己逞强,一个没站稳林予初用自己的小身板把他支撑住了:“小心,还是我扶着你吧!来!”

  林予初把陆离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他,陆离诧异,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姑娘。

  他们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对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呢…

  “带上桂花糕…”

  林予初听话的把放在车座后面的桂花糕拿了下来:“走吧!”

  就这样,林予初扶着陆离走进了陵园,这里有很多墓碑,看上去起码有一百多个的样子。

  林予初就看了看,什么也没问,她已经猜到了,他今天来一定是祭奠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

  终于,走到最上面的一排墓地,陆离停下了脚步。

  这是陆离的母亲,墓碑上没有生卒年月日,只有几个字在上面:慈母陆安氏之墓。

  “那你在这儿…我下去等你…”

  林予初想着应该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自己待在这也不合适,便开口说道。

  陆离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下去的时候林予初还忍不住回头看了陆离两眼,她有些不放心。

  手机也被摔坏了,不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出来这么久了,叶书禹打不通自己的电话应该会着急吧!

  从底下看着上面那个身躯庞大的男人形单影只落寞的背影,林予初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心疼他…

  陆离一直在母亲的墓地前待了很久,他想多陪一陪她。

  墓地很安静,空气里的风声听的清清楚楚,时不时的传来阵阵的鸟叫声。

  很早之前陆离就把这一大片地方都买了下来,后来修建成了墓地,之前有一位算命的大师说过,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

  陆离的母亲生前喜欢热闹,所以陆离把母亲和家人都一起安葬在了这里,让他们的灵魂能有一个最好的栖息地。

  安葬他母亲的旁边空着一块地方,那是陆离留给自己的。

  如果有一天,他总算盼到了可以结束这不死之身的日子,他希望安葬在母亲的身旁。

  从小,虽然出身名门,可因为父亲早早就去世了,母亲孤身一人带着他受尽了冷眼和非议。

  直到现在六百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的脑海里依旧清清楚楚的记得和母亲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有多不容易…

  起身,陆离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对于心痛这件事情,他已经当做了家常便饭,或许只有心脏的疼痛感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走吧!”

  林予初坐在最底下的石阶上,等陆离等的都快要打瞌睡了。

  她的手机刚才摔坏了,想联系叶书禹报个平安也没有办法。

  “那个…你能借我手机用一下吗?我手机刚才摔坏了,想打个电话…”

  一直忍着没有打扰陆离,眼看太阳就快要下山了,叶书禹在家一定会担心的。

  陆离严肃的脸回答林予初:“手机应该在车上。”

  “哦。”

  林予初的话一向很多,可在这个男人面前却少的可怜。

  陆离恢复体力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林予初紧跟在后面一路小跑,刚才没什么感觉,现在感觉这里阴嗖嗖的,背后直冒凉气。

  走到车跟前,林予初还想往驾驶室跑,陆离伸手一把抓住了她外套上的帽子。

  难道这女人开车还没开够?

  “干什么?”

  林予初眨巴着两颗大大的眼睛,一脸疑问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陆离没有说话,头往副驾驶的位置微微一摇,脸上毫无波澜。

  “哦!不让我开了是吧!那你可以吗?”

  陆离修长的胳膊依旧提着林予初的帽子,看着她一脸质疑自己的表情。

  “要不还是我开吧?我怕你…”

  还没等林予初的话说完,陆离拎着林予初的帽子把她拎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又做了一个刚才同样的姿势示意林予初坐进去。

  “个子高了不起啊…要是没有我给你开车…能来么你…”

  林予初刚才小声在嘴里嘟囔的样子真的是像极了时方明,陆离摇摇头,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

  在他看来,适合留在他身边的性格应该是沉稳话少的人。

  而不是像家里的时方明和现在坐在副驾驶上的女子,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那个…手机借我一下…”

  陆离上车,系上安全带,林予初伸出双手跟陆离借手机。

  她怕再不给叶书禹打电话,叶书禹可能就要报警找她了。

  林予初的话音落下,陆离又解开了安全带,身体突然探向林予初,林予初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两个眼睛噗嗤噗嗤的眨着。

  和陆离之间的距离靠的这么近,林予初有些不知所措,双颊绯红,两眼四处乱飘,双手紧紧的抱着安全带。

  刚想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双唇张张合合,偏不发出声音,不知道到底该说话还是不该说话。

  “你…你…你要干什么…”

  鼓起勇气开口,说的也磕磕绊绊的,干脆又闭上了,耳根也渐渐染上樱红色,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了。

  “给你找手机。”

  陆离话音落下,打开了副驾驶前面的储物盒,从里面掏出手机递到林予初的手上。

  林予初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这是她第一次面对男人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谢…谢。”

  她的眼神不敢直视陆离,有些闪躲的跟陆离说道。

  陆离没有回应,冷着一张脸开始出发。

  叶书禹的手机号…最后一位数是什么来着?是七?还是一?

  好像是七吧?

  叶书禹的手机号已经十几年没有换过了,到今天林予初还是记不住他的号码。

  内心开始挣扎,到底是几…

  要不两个都试试吧!

  林予初先是拨打了尾号是七的号码,响了两声就有人接通了,是一个听上去是很凶的女人,讲着一口外地方言:“找辣一个?”

  她刚说完这句话,林予初就赶紧的把电话给挂了,连句不好意思都没说,这肯定不是叶书禹的手机号码。

  她用余光扫了一下坐在旁边的陆离,看他面无表情,应该是没有发现吧…

  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林予初又拨打了那个尾号是一的号码,响了许久都没人接。

  难道…也不是这个号码吗?

  林予初挠挠头,正在绞尽脑汁想的时候刚才那个号码又把电话打回来了:“喂,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低沉的男声,是林予初熟悉的那个声音。

  “禹哥哥,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