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怎么会想到她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396

  有一次他在家里开生日派对,他有一个女同学不知道情况坐了上去,叶书禹硬生生的把人家从家里赶了出去。

  赶出去的时候嘴里还不忘说着,这个秋千是我妹妹的,除了她,谁都不可以坐。

  那个时候,他的心里是真的把林予初当做亲生妹妹一样宠着疼着。

  初秋的天气白昼温差很大,白天热的要命,到了晚上温度下降之后就有些凉嗖嗖的感觉了。

  林予初出来的时候没穿外套,一阵风吹来,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叶书禹这才察觉旁边坐了一个人,他都不知道林予初是什么时候来的。

  看见她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蜷缩着身体,衣服又穿的这么少,叶书禹二话没说,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林予初的身上。

  即便他在生气,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关心她。

  “禹哥哥…对不起嘛,我刚才不应该对你发脾气的…”

  林予初只有犯了错的时候才会用这种撒娇的口吻称呼叶书禹,白天给叶书禹打电话的时候怕挨骂,她也是叫的禹哥哥。

  平时她喜欢称呼叶书禹的乳名睿睿,只不过叶书禹不喜欢这个名字,不让她叫。

  他不喜欢她叫自己哥哥,因为他对她的心思已经不再是当妹妹看这么简单。他还是喜欢林予初直接叫自己的名字,显得他们两个之间更平等,更接近。

  叶书禹没有说话,坐在秋千上板着一张脸。

  “禹哥哥…让你担心了是我不好嘛!”

  林予初拉着叶书禹的胳膊不停的摇晃。

  叶书禹的内心说着,哼,才没有这么容易原谅你呢!

  这句话被林予初听的一清二楚:“那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嘛!”

  “你长大了,不听话了,我看以后再也不用我管了!”

  “要管要管要管!你不管我谁管我啊,我还要你管我一辈子呢!”

  只要是面对林予初啊,即便再生气的事情,他都抵不住她的五句撒娇卖萌的话就绷不住了。

  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叶书禹这辈子是败给林予初了。

  “当真要我管你一辈子?”

  叶书禹问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光。

  “嗯!你是不是不乐意啊?不乐意也不行!就算以后娶了嫂子也不能例外!”

  林予初像个粘人的小妖精,双手紧紧的抱着叶书禹的胳膊不肯松手。

  叶书禹嘴角上扬微微一笑,眼睛都弯成了一条桥,伸出另外一只手摸摸林予初的脑袋,一脸宠溺的说了一句:“傻丫头!”

  心里想着,只要你愿意让我管,我就为了你终生不娶。

  这句话里充满了叶书禹满满的爱意,可林予初听到之后也没有察觉到异样。

  反倒是很开心的看着叶书禹问:“你笑了,那是不是就说明你原谅我啦?”

  “你赢了!行了吧!哪次舍得真的跟你生气啊,毕竟…”

  “那我就放心了!咱们回家吧!这风凉嗖嗖的,我都快被冻僵了!”

  叶书禹到了嘴边的话又止住了,林予初已经松开他的胳膊跑了很远,叶书禹默默的把没说完的话说完:毕竟你是我心尖儿上的人啊…

  可惜,他和林予初之间的距离,她已经听不见了。

  “等我!咱们一起回家!”

  叶书禹拔起脚步,追赶林予初的步伐,脸上露出了笑容。

  就算不在一起,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下去,他愿意就这样守着林予初一辈子。

  另一边,时方明正在院里等陆离回来。

  蓬松的头发,宽松的T恤配上一个大裤衩,脚上还一双人字拖,双眼无神恍惚的坐着,看这样子多半是废了。

  他今天已经从家里出来看了无数次了,就等着陆离回来,都快望眼欲穿望穿秋水了…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那辆熟悉的车子终于被他等到了!

  时方明一下子跳了起来,刚才放空的眼睛一下子变得炯炯有神。

  “老爷!老爷!”

  时方明欢呼雀跃。

  陆离把车子停稳,从车上下来,脸上略显疲惫。

  “老爷!您可总算是回来了,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您了!”

  时方明嘴上说着关心陆离的话,身体却很诚实的围着车子转了一圈。

  谢天谢地,车子总算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车子回来会面目全非最坏的打算,确认车子没事他就放心了!

  陆离把车钥匙扔给时方明,视若无睹的径直走过他,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忽略他的存在。

  “老爷!您吃饭没呐?要不要给您准备晚饭啊?您…”

  陆离的手指微微一挥,时方明的嘴巴还在动着,之前不管他说什么都发不出声音。

  时方明太吵,今天的陆离只想安静,留时方明一个人在原地抓狂,不说话他会憋死的。

  回到家陆离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他放空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脑子里竟然呈现出林予初的影子…为什么会觉得她这么熟悉呢……明明他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而已……

  陆离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看来自己是魔怔了,怎么会想到她…

  这一夜,陆离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同样,林予初这一夜也没合眼。

  两个人的相遇到底是偶然,还是冥冥之中上天已经注定的。

  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又是从何而来,没有人能够告诉他们答案。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一个身穿墨蓝色毛衣的背影在厨房里忙碌着,后背有些佝偻,浓密的黑发中也掺杂着几根银丝。

  门口有人蹑手蹑脚的推门而入,是时方明。

  昨晚陆离回来之后,凌晨他又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

  掐着时间,陆离一般都是早上七点半准时起床,七点钟到家,半个小时洗个澡去去身上的酒味,时间刚刚好。

  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厨房的背影警惕了起来,手里拿着菜刀,皱着眉头,眼神里充满了防备。

  他在厨房的玻璃移门后面探出头往门口看去,瞳孔突然放大,手里拿着的菜刀也放了下来,他放下了戒备心。

  “阿明!”

  听到这个声音,时方明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

  心想这下完蛋了…

  时方明身体僵硬,很不情愿的转了个身,转身的时候他紧闭着双眼,心里默念: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

  只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转过身,这不就是那个自己熟悉的那张面孔么…

  “爸…您…您怎么回来啦?”

  时方明的脸上五官都快要扭曲了,只能强颜欢笑掩饰自己的害怕和尴尬。

  这个提着菜刀,怒目而视时方明的男人就是时方明的父亲时勉。

  前段时间他因为公司的事情去国外出差,把陆离交给了回国没多久的时方明。

  临走之前他特别叮嘱了时方明许多事情,那小子还特别敷衍的都答应了,进门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时勉就知道这小子一样没做好。

  现在竟然夜不归宿的从外面溜回来,时勉看的气不打一处来。

  “给我过来!”

  时勉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生怕吵醒了楼上还在睡觉的陆离。

  “有…有什么事儿吗?没有的话…我就先上楼了…”

  时方明眼里露怯,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面前这位虽然是他的父亲,但是他每次都可以因为陆离把自己骂的体无完肤,六亲不认…

  他害怕…

  “我看你能往哪里跑!”

  时方明还没转过身,时勉就到他跟前揪住了他的耳朵。

  “疼疼疼疼疼!您轻点儿!轻点儿!”

  “给我闭上你的嘴巴小点声!”

  揪着时方明走了没两步,时勉就停了下来,这么浓的酒气是从哪里来的…

  “你是不是喝酒了?”

  时勉怒视着时方明问。

  “喝…喝了…喝了一点点儿…”

  时方明怯怯的回答道。

  临走之前,时勉特意交代时方明不要喝酒。

  因为陆离讨厌酒气,这件事情他再三叮嘱,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真敢去喝。

  “我打死你!临走前我怎么交代你的?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时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真的恨不得抽上时方明两个耳光。

  话音刚落,陆离起来了。

  一身黑色的休闲装,从楼梯往下看,正好看见时勉揪着时方明的耳朵。

  “老爷,您醒了!是不是吵到您了?”

  “没有。”

  陆离掀了掀眼皮,淡道两个字。

  “给我滚回房间去,把你身上这一身的酒气洗干净再给我滚出来!”

  时勉对时方明说话的态度,简直和陆离说话时的态度判若两人。

  “好好好!我滚!我滚!我马上就滚!”

  时方明等的就是这句话,麻麻溜溜的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只要让他不听父亲念紧箍咒,让他怎样都行。

  “你用厨房了?”

  陆离到了客厅,面色凝重,嗅了嗅空气中似乎有些奇怪的味道…

  “我在给您准备早饭…”

  说到这时勉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

  “我的荷包蛋!”

  他立马转身跑进厨房,锅里已经起了火,荷包蛋已经变成了煤炭面目全非…

  刚才只顾着骂时方明,他忘记厨房的火还没关,要不是陆离提起的及时,恐怕厨房都要着火了。

  陆离无奈摇摇头,轻叹一口气,摇摇头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