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343

  果不其然。

  中午吃午饭的休息时间,袁一心真的送了一部新手机给林予初。

  “这…”

  “拿着吧!买手机的钱算在总裁的账上了。”

  晚上袁一心把林予初手机摔坏的事情告诉了叶书禹,他这才想起来,昨晚林予初和自己提了这个事情。

  所以他吩咐袁一心,安排一个人去给林予初买部手机,越快送到她的手里越好。

  袁一心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立马就安排人去买了,这不,手机已经在林予初手上了。

  “我才不要他的东西,这个月的工资我不要了,手机算我自己买的。”

  本来袁一心以为林予初会很感动的收下,结果没想到她反倒不开心,还一脸的不情愿。

  “你们两个…吵架了?”

  袁一心小心翼翼试探性的问。

  “一心姐,我大学拿了驾照之后他送了我一辆车,只不过我从来都没有开过。今天我说要开着那辆车来上班他不让,反正买车的钱是他的,他不给就不给,想收回去就收回去。这手机要是用他的钱,他哪天一个不开心,说不定也要收回去呢!一部手机我还是买得起的!”

  在任何一种感情里,爱与被爱都是两种天壤地别的对待。

  袁一心听了冷冷笑笑,自己把最好的十年青春都给了叶书禹,可他却不肯把心里一点点的位置留给自己。

  可再看看林予初,叶书禹明明把所有的细心和疼爱都给了她一人,她却依旧不满意…

  爱的人,只能一味付出,等一个不确定的结果。

  被爱的人,什么都不需要做,还能有恃无恐的各种挑剔。

  只要站在林予初的身旁,袁一心觉得自己身上的光芒就彻底消失了。

  因为林予初的身边有叶书禹,而她只能远远的望着。

  “予初,总裁对你真的很好很好了,我认识他十年,除了你,他对别人连笑容都很少。”

  袁一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林予初说这些,她明明应该挑唆林予初和叶书禹之间的关系,给自己创造机会不是么…

  可她没有,依旧替叶书禹说话。

  “之前我们去国外出差,不管去哪里,不管再忙,不管时间再晚,他总是能想着给你买你喜欢的东西。我觉得,他对你的感情,和对待别人的不一样。”

  袁一心和林予初虽然早在十年前她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的时候就见过,但并不是很熟悉,可这番话听起来,更像是多年的老友说出来的话。

  她想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叶书禹喜欢她,只可惜林予初没有听懂。

  “可能是因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原因吧!之前他还在读书的时候,每天也都会从学校里给我带玩具零食,可能成了习惯。”

  林予初拿出手机放在手里捯饬着,或许她不是听不懂,是她根本没有用心去理解袁一心的话。

  袁一心侧脸看着林予初,眼神里充满了羡慕。

  她心想,要是叶书禹对自己,能有对林予初十分之一的好,她也就知足了。

  听到这句话,林予初停止了摆弄手机的手指,和袁一心两个人四目相对,脸上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她可能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你笑什么?”

  袁一心问。

  “没…没什么…”

  林予初的笑耐人寻味。

  “老爷,阿明在家是不是惹您生气,给您添麻烦了?”

  时勉端来一盘水果拼盘放到陆离的跟前,眼神不敢直视陆离,目光有些躲避。

  他怕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儿子惹到了眼前这尊大佛。

  停顿了一会儿,陆离脸上毫无表情的回答了两个字:“没有。”

  没有?

  明明时方明那小子每天都是凌晨带着一身酒气才回来,不给自己准备合口味的三餐,还总是想着对自己动手动脚…

  陆离竟然说了一句没有?

  不知道他是想给时方明一次机会,还是懒得开口多说话。

  可同样是叫自己老爷,时勉叫出来和时方明叫出来就是不一样,时方明叫起来就是不好听。

  “老爷!老爷!”

  说曹操曹操就到,时方明咋咋呼呼的跑过来,嘴里喊着陆离。

  “干什么呢你!这样成何体统!”

  时方明站起来,伸手指着时方明。

  “我来给老爷送东西,他的手机落在车里关机了,我给他拿回来充满电了,现在已经开机了。”

  时方明一脸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帮陆离做了一件大事,毕竟手机是这么重要的东西。

  然而,他的算盘又打错了。

  这个时代的人是都把手机看的比命都重要,可偏偏对陆离来说可有可无。

  他的脸上毫无波澜。

  “下次身上不要喷香水,闻着恶心。”

  非但没换来陆离的表扬,又迎头来了一顿吐槽,时方明的心里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

  他明明只是想用香味掩饰掉自己的酒气,结果这个难搞的人,不喜欢酒味就罢了,连这最流行的古龙水味都嫌弃。

  时方明皱着个眉头:我太难了!做时家的人难,做陆离的守护者更难!

  真是欲哭无泪,欲诉无门啊…

  下午林予初下班回家,鬼鬼祟祟的进了门,叶书禹正在厨房为林予初准备晚餐,做了一桌子的菜毫无察觉。

  林予初拿起叶书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解开密码,果然还是1314。

  她翻翻通讯录,找到昨天下午自己拨过来的那个号码,那个就是陆离的联系方式。

  下午在公司她已经预谋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到叶书禹的手机上找号码,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

  “初儿,你回来了。”

  叶书禹烧好了最后一个银耳莲子羹端过来,这是林予初最喜欢吃的甜品。

  林予初嘟着个嘴巴没有说话,一脸傲娇的样子。

  “快来尝尝我亲手为你做的银耳莲子羹味道有没有妈做的好。”

  “干妈做的银耳莲子羹是这个世界上味道最好的,谁做的都不如干妈做的好吃。”

  林予初口中的干妈就是叶书禹的妈妈许淑华,就是因为吃了她的银耳莲子羹,她才爱上了这道甜品。

  “那你起码尝一下啊!吃过饭我陪你出去练练车。”

  平时在公司雷厉风行高高在上的叶书禹,也只有在林予初的跟前才会用这种哄孩子的语气说话。

  “真哒?你同意我开车啦?”

  林予初一脸欣喜,马上露出了笑,她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同意了!小公主想干什么都行!”

  叶书禹对林予初一脸宠溺。

  林予初激动的跳起来,搂着叶书禹的脖子:“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转向灯!转向灯!左转向灯!”

  上了林予初开的车,叶书禹就抓紧的拉手,腿不断的在发抖。

  “转向灯我知道的。”

  林予初淡定的回答。

  “别变道!别变道!看后视镜后面有车!有车!”

  叶书禹的嘴巴不断的说话在掩饰自己的紧张。

  “后面有车我知道的。”

  林予初的回答依旧淡定。

  就这样,吃过晚饭叶书禹陪着林予初在路上惊心胆颤的练了一个多小时的车。

  林予初把车子停在家门口的时候叶书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他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相反,林予初的状态倒是不错,开心的哼着小曲儿跳着就进了家门。

  “睿睿,下次我开车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话这么多啊!你这样子我容易紧张。”

  林予初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看着叶书禹说道。

  “不许这样叫我!”

  叶书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乳名,他觉得听起来像个女孩子。

  “睿睿!睿睿!睿睿!除非你答应我,以后我开车你不说话,要不然我就一直这样叫你!睿睿!睿睿!”

  “好好好好好!你是小公主,你赢了!我保证以后坐你开车再也不说话了!”

  林予初对着叶书禹做了一个挑眉的表情,得意洋洋的上了楼。

  回到房间,她放空的躺在床上,拿起手机找到刚才在叶书禹手机上拍的那个手机号。

  她想给陆离打电话。

  从拍到他的手机号开始,她就有些迫不及待了,一直忍到现在。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从心底里觉得陆离不一样,对他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好奇心。

  把陆离的手机号拨在手机上,林予初的表情中透露着纠结。

  到底要不要打他的电话?

  他会不会在忙?

  冒昧的把电话打过去是不是不太礼貌?

  林予初的心里矛盾着,想打却又不敢打。

  要不…打吧!为了他把自己送回家表示一下感谢嘛!这是应该的!

  一番心里斗争,最后林予初拨通了陆离的手机号。

  电话拨过去,响了很久都没人接。

  陆离的手机被遗忘在客厅的茶几上无人问津。

  直到电话自动挂断,也没有人接通电话。

  林予初的心里有些失落,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这么没有了…

  躺在床上看着手机,林予初小声的嘟囔着:“为什么不接电话…”

  一直过了很久,久到林予初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都睡着了,昨晚没睡好她实在是太困了,一直到最后合上眼睛她都没等到陆离回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