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330

  时方明双手捧着手机跑到陆离面前,一脸求表扬的表情。

  说来也巧,他只是有些渴了起来到冰箱拿瓶水,眼睛都不舍得完全睁开,梦游状态的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一瓶水又往房间走。

  结果无意间扫了一眼,正好看见了沙发缝隙里陆离的手机正在亮着。

  手机被设置成了静音模式,也不震动,如果不是刻意寻找,掉在缝隙里真的很难被发现。

  偏偏时方明就是和别人不一样,眯缝着眼都能看到陆离的手机亮。

  瞬间随意全无,睁大眼睛赤着脚跑到沙发前拿起陆离那部被遗忘的手机。

  上面有三十五条未读信息,和二十通未接电话,上一通未接电话就是在他拿到手机之后挂掉的。

  “哇哦~还是之前的那个号码哦~”

  此刻的时方明精神好的不能再好露出一丝坏笑想要查看一下信息内容的时候,电话又打过来了。

  时方明马上就开始找陆离,快速找了房间和书房都没有人,他又狂奔到院子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他冒冒失失捧着手机出现在陆离面前的场景了。

  “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

  陆离犀利的眼神看时方明,那眼神里有一种难以琢磨,语气让时方明一下凉透了脊梁骨。

  “对…对不起,我只是怕电话挂了…”

  时方明抿抿嘴巴,一副犯了错的小孩子模样。

  看他那么无辜,陆离也实在不忍心再责怪他,就当他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吧…

  “无需管它,挂了就挂了。”

  陆离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袖,淡定道了一句。

  “可是…可是…可是我已经帮你接通了。”

  时方明把手机硬塞到陆离的手里,然后一溜烟的就跑回了屋里,如果他还在陆离的面前继续晃悠的话,恐怕小命不保。

  看着时方明赤着脚往后跑的背影,里面充满了求生欲。

  “你…”

  陆离看看手里的手机,像是接过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拿着也不是,丢掉也不是。

  难得他会想现在这样手足无措。

  “陆离!”

  原本他想挂掉,可无意间点到了免提,电话那头传来林予初的声音,似乎听起来还有些委屈的语气掺杂在里面。

  听到林予初声音的那一瞬间,陆离收回了即将按在结束通话按钮上的手指。

  用淡淡的语气回答了两个字:“是我。”

  “我给你发信息你怎么不回我啊!打电话你也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

  电话那边的林予初用抱怨的语气跟陆离说着。

  她上班路上在刷八卦,手机突然弹出来一条新闻,标题让林予初看傻了眼:突发事件!林荫大道今晨七点钟发生卡车失控,已造成三死十七伤。

  看着新闻标题林予初马上就点了进去,新闻上的图片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是依旧可以看得出现场惨不忍睹。

  新闻报道,其中两名死者身份已经确认,另外一名死者身份系一青年男子,身份不详。

  林荫大道…陆离住的地方…不就是林荫大道吗?

  林予初马上就拨通了陆离的电话,打得通,可就是没人接。

  发信息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新闻报道系一名青年男子…

  不会是陆离的,一定不会是他的。

  可陆离没接通电话,林予初的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她已经从公交车上下来,如果陆离再不接电话她就打算打车去陆离家找他了。

  谁知,刚下了公交车电话就接通了。

  “我…没事。”

  陆离的语气顿了一下,回答道。

  “你没事干嘛不接我电话!没事干嘛不回我信息!我还以为你出车祸了!你再不接电话我都要去你家找你了!你知不知道!”

  林予初的情绪已经快要失控,公交车站等公交车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陆离也被她这一番话说的莫名其妙,什么车祸?什么出事?

  他明明在好好的喝茶啊…

  “我…”

  “你什么你!你别说了!你明明在家你还不接我的电话!你是不是嫌我烦!”

  陆离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林予初硬生生的又堵了回去,都快要带着一股哭腔在说话了。

  “不是…我没…”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知道你是安全的就行了,下次有人打你电话请你不要不接了,我以后再也不烦你了!”

  又要开口解释自己只是没有看到手机,林予初又把陆离的话给怼了回去,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接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就是“嘟嘟嘟”的声音,林予初把电话给挂断了…

  陆离一脸懵逼的看看手机:这是什么情况?

  林予初挂了电话气冲冲的把手机丢进包里,这才发现身边人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

  她用包遮住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也太丢脸了吧…

  灰溜溜的从公交车站溜走,林予初打了一个车往公司出发,反正今天肯定是要迟到了。

  她已经做好被部门经理骂的狗血淋头的准备了…

  只是,她和陆离并没有那么多的交集,自己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呢…

  看到消息之后的林予初确实慌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字:陆离。

  那种感觉,好像世界瞬间都空白了一样。

  上了出租车,林予初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不自觉的就从眼中滑落。

  这种难过,来自心底,说不出道不明。

  不对不对,这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自己为什么要哭真的莫名其妙。

  从包里拿出纸巾,林予初边擦自己的眼泪嘴角边上扬起来笑。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看到又哭又笑的林予初,一脸的诧异,心想,这姑娘该不会是脑子不正常吧?

  “说谁脑子不正常呢!我正常着呢!我演员,练习一下演技不行啊!”

  司机师傅的心里话传到了林予初的耳朵里,她凶巴巴的对人家吼道,还带着一股鼻塞的哭腔。

  说完她还手里拿着的纸巾擦过眼泪还不忘拧拧鼻涕,丝毫没有形象可言。

  司机一脸纳闷,他明明没有说话啊…只不过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好吧好吧,这年头的牛人一个比一个多,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读心术吧!

  一路上,司机也没有跟林予初多说话,林予初戴上耳机打开音乐也不愿意听这些嘈杂的声音。

  林予初挂了电话之后,陆离看着手机愣了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刚才林予初说过的话不断的在陆离脑子里回荡,这姑娘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百思不得其解,陆离一副想不通的样子进了屋,他有强迫症,这个事情不搞的明明白白,一头雾水他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就像之前有一次,还是时勉小的时候,问了陆离一个脑筋急转弯。

  问: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这几个数字,谁最勤快,谁又最懒惰。

  陆离冥思苦想了大半夜也没有想出答案,后来实在忍不住,夜里时勉睡的正香,被陆离从床上拉起来,非要问个究竟。

  原本时勉淘气不说,以为总算是有个问题能够难倒无所不能的老爷的,最后在他不回答不准睡觉的情况下,他投降了。

  告诉陆离,一最懒惰,而最勤快。

  陆离问他为什么,他回答一不做二不休。

  听到答案之后陆离的呼吸突然顺畅了,原来答案如此简单,他竟然就没有想到…

  其实他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漠,很多时候他只是总把自己伪装的像一块冰不让别人靠近,因为他怕了…

  「本市最新消息,今晨七点钟,我市林荫大道发生一起大型卡车失控车祸案,目前已造成三人死亡十七人受伤,目前司机排除酒驾毒驾,具体情况警方正在调查当中。」

  进了屋陆离还没有开口,客厅里的新闻频道就播出了一则新闻。

  瞬间,陆离好像是明白了林予初那通莫名其妙电话的来源。

  难怪她的嘴里说着,以为自己不接电话是出车祸了…

  又难怪今天早上他出去散步的时候听到救护车的声音来来回回。

  她…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六百年来,除了时家的人,陆离从来不愿意跟别的外人多接触。

  他只相信时家的人才会是为自己好,才会是真正会关心自己,会守护自己的人。

  除了时家的人,他不愿意把他自己的信任交给别的任何一个人。

  可似乎,从他第一次和林予初见面的时候这个原则就打破了。

  他把车子交给了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女人开,那一刻如果不是信任,他又怎会轻而易举的把钥匙交到别人的手里。

  他还带着她去了母亲的墓地,那是连时家人都没有资格跟着他一起去的地方。

  而且最奇怪的是,他向来不喜欢有女人在身边,接二连三的这几次他竟然没有对林予初反感?

  这才是最不科学的地方。

  “老…老爷…”

  时方明啃着面包从厨房里出来,看到陆离表情都有些石化了。

  “哎!我好像记得…我的牛奶忘记拿了…”

  时方明扭头就想跑,可他忘了,他家的老爷可不是普通人。

  “给我回来。”

  只不过这次陆离并不打算用特殊的方法对待他。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八成是喜欢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