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我太难了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335

  平时下棋他都会尽自己的全力跟陆离搏一把,知道比不过陆离还是会试一试,今天明显的他有些心不在焉。

  下棋是陆离教他的,可他已经连续犯了好几个最低级的错误,陆离看不下去便开口了。

  “没…没有。”

  时勉的精神恍惚了一下,听到陆离的声音回过神来。

  没有?这句话说出来恐怕时勉自己都不相信。

  “是因为早上那丫头?”

  陆离拿起一颗棋子,夹在中指和食指之间,悬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在棋盘上。

  他连这都猜到了。

  “您…和她…”

  嘴上说着没有心事,可听到陆离的这句话时勉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

  “萍水相逢,并无瓜葛。”

  话语间,陆离手中棋子落下,一脸恬不为意满不在乎的回答。

  “你又输了。”

  五盘棋,时勉五盘皆输。

  “今天就到这吧,等你哪天状态好了咱们再战。”

  陆离起身,面向窗外。

  今晚的夜色真美,月亮格外的皎白明亮,只是秋季的夜景再美,让人心里不免也有一种沧桑和凄凉…

  整整六百年的时间,最难熬的时间自己是怎么度过的陆离也已经渐渐的忘却了。

  任凭煎熬的事情再怎么模糊,他心里的疑问依旧存在,他有多想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的答案,多想听听她给自己的一个解释…

  答案是什么?解释是什么?恐怕是个未解之谜,再也等不到一个回应了。

  “我不是要故意窥探您的隐私,只是…有些担心您…”

  时勉听了陆离的回答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他知道,他们的老爷从来不会说谎。

  “你不用解释。”

  陆离用一句简单的话打断了时勉后面想说的。

  很多话即使时勉不说出来,他也明白。

  他知道,时家的每一个人对待自己都是全心全意的,每一个人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他好。

  “时间不早,你回去吧,有外面那个臭小子在这儿陪我就好。”

  自从时方明回国之后,时勉陪在陆离身边的时间大大减少,这是陆离特别对他强调的。

  这么些年,他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自己的身上,现在年纪一天一天的大了,也该多花点时间在家人的身上了。

  虽然说守护自己是他身为时家子孙后代的责任,但是不应该成为他们的全部,他们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对了,你父亲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两人从书房走出来,陆离不经意间问了一句。

  “一切都好,老两口现在到处旅游,就是经常会挂念您,时常来电话问候。”

  “让他无需牵挂,告诉他我一切安好,他也该享享清福了。”

  对于时家的每一个人来陆离都很关心,可能他自己察觉不到,但事实确实如此。

  人非草木,便是没了七情六欲,也依旧留有人的温度存在。

  面对相伴陪在自己身边几十年,为自己处理好所有事情的人,又怎么能做到漠不关己呢…

  “干妈!干爸!我们回来啦!”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还没进门呢,林予初就开始吆喝。

  “是不是初儿回来了?我好像听到初儿的声音了?”

  桌前正收拾着碗筷的女人叫许淑华,是叶书禹的母亲,林予初口中的干妈。

  她微胖,皮肤很白,一头干练的短发,脸上没有过多的修饰,身着一身素色的麻布衣,看上去很亲和,很随性。

  “干妈!”

  林予初进了门鞋都没换就往许淑华的身上扑过去,搂着她的脖子开始撒娇。

  看来许淑华对待林予初是真真的好,要不然林予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抱着她。

  感觉真的像是亲身母女一般,那种亲切是骨子里流出来的。

  “哎呦!我就说听见我们小公主的声音了!快让干妈看看!我们的小公主又变漂亮了!”

  许淑华捧着林予初的小脸,眉眼之间尽是笑意,乐呵的嘴都合不拢。

  这样温馨的场面,貌似叶书禹是多余的一个,他和林予初一起进的门,但是完全被当做摆设一样忽略了。

  “你看,干妈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梅干菜扣肉,闻闻香不香!”

  许淑华端起桌子上她亲自下厨做的菜,林予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嗯~真的是太香了!”

  是记忆中那个想吃的味道没错了,这个味道只有许淑华做出来才最正宗。

  “我怎么看着你瘦了呀?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还是睿睿没照顾好你,没给你做饭吃?”

  叶书禹听到这话真是生无可恋,这真的是亲妈没错了。

  好不容易想起自己的存在,还是在关心别人的时候…

  “哎!睿睿呢?我得问问他怎么把我的宝贝给虐待瘦了!”

  叶书禹心里OS:我太难了。

  “您还记得您有个儿子呢?”

  叶书禹走到餐桌前,单手搭在林予初的肩膀上,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许淑华。

  “你给我说说,我初儿宝贝搬去你那里的时候你怎么跟我说的,你是不是说一定好好照顾我初儿的!”

  说着说着,许淑华就开始动起手来了,一个巴掌一个巴掌的落在叶书禹的肩膀上。

  “我初儿都瘦了!我也是傻,怎么会放心把初儿交给你这个整天加班的人!不靠谱!”

  这是来自叶书禹亲妈实名的吐槽和嫌弃,不给他留一点面子,更不留一点余地。

  叶书禹被打着往后退,林予初的脸上得意洋洋,用不着自己出手,干妈就帮她出气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林予初和许淑华两个女人就把叶书禹给折磨的够呛,要是以后另外再找一个女朋友,那他可真的是天天要被打压了。

  往后推着,叶书禹没看后面,一下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身体上。

  这个面容严肃,戴着眼镜,黑发中掺杂着几根银丝有些微胖的男人,就是叶书禹的父亲叶柏青。

  “爸!你看,妈和初儿都在欺负我!”

  叶书禹躲在叶柏青的身后,指着林予初和许淑华委屈巴巴的跟叶柏青告状。

  娘不疼了,爹总不能也不爱啊!

  前两天他才帮老爸摆平了叶氏集团的小困难,他总不会卸磨杀驴,站到对立面吧!

  “啪”叶柏青一巴掌打到了叶书禹的头上,把叶书禹打的有些蒙圈了:“一定是你又欺负初儿了,不然你妈怎么可能打你!”

  本来还信誓旦旦的以为老爸会站在自己的这边,可没想到剧情反转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叶书禹真是欲哭无泪,明明是回来吃饭的,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回来一会儿功夫,已经挨了两顿打了。

  真是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说不出啊!

  “夫人,人都到齐了,可以准备吃饭了,您吩咐给睿睿炖的参鸡汤已经炖好了。”

  厨房里出来一个年纪较大的女人,她是叶家的保姆,从小看着叶书禹和林予初长大的人,叶书禹和林予初都亲切的称呼她为艾姨。

  许淑华啊就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对自己的儿子凶巴巴,背地里又担心他工作辛苦,让艾姨给他煲了一个参鸡汤补补身体。

  “谢谢艾姨!艾姨辛苦了!艾姨最好了!”

  林予初搂着艾姨的手臂,头靠在艾姨的肩膀上撒娇。

  “你啊!就会说话哄艾姨开心!”

  艾姨用手刮了一下林予初的鼻子,这个小姑娘从小就嘴甜,一直都讨人喜欢。

  “行了!都准备吃饭吧!一会饭菜该凉了。”

  叶柏青放下手中刚拿起的报纸,自从林予初毕业之后,他们好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

  他们有时间的时候叶书禹说工作忙,叶书禹有空带林予初回家的时候,他们可能又有事情了。

  空闲的时间总是错开,近在咫尺的亲人见面比远在千里之外还要不容易。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不断的穿出欢声笑语。

  外面一轮圆月高高悬挂在空中,凝望满天大大小小的,忽闪忽明的星星。

  这样的夜晚,配上房间内温馨的一家人,似乎秋天的凉意也变得温和起来。

  相比林予初的身边被幸福包围,陆离的身边多了几分凄凉。

  他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抬头看着夜空,形单影只顾影自怜…

  一阵秋风吹来不由得让人打了个冷颤。

  记得以前这样的夜晚母亲总是会给他披上一件外套,嘱咐他当心着凉。

  那个时候的陆离年少气盛,还嫌母亲啰嗦,如今再想要人送上一件温暖的衣服,如此简单的事情却变成了奢望…

  凉意来袭,陆离合上阳台上的落地窗,点上一盏安神香,拉上窗帘后的房间一片漆黑。

  他睡觉,从不喜有光。

  但凡有一点光亮他都难以入眠。

  甚至那段时间,他害怕看到光亮,总是把自己笼罩在黑夜里。

  只有在黑夜里他才能够静下来不去胡思乱想,只有在黑夜才能够给他带来安全感…

  伴随着安神香清香的味道,陆离合上了双眼,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干妈,那我们先回去了。”

  从叶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吃过饭一家人坐在一起聊了聊家常,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